貴州退休警官受查南京前首富遭抓 習被指持續清洗刀把子及搜刮民間財富

2020-11-18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被指導致小河案主要責任人的原貴州省公安廳常務副廳長趙翔落馬,稱為最新被清洗的刀把子之一。(貴州省公安廳圖片 / 拍攝日期不詳)
被指導致小河案主要責任人的原貴州省公安廳常務副廳長趙翔落馬,稱為最新被清洗的刀把子之一。(貴州省公安廳圖片 / 拍攝日期不詳)

中國官方周二(17日)分別公布貴州省原公安廳副廳長趙翔接受紀委調查,及以涉嫌非法集資罪名抓捕南京前首富楊宗義。當局一日內同時公布兩項清洗行動引起公眾關注,法律界人士指出,這種清洗刀把子和掠奪民間財富的做法幾乎已成常態,而體制內外潛在的受害群體依然缺乏足夠警惕。(黃小山/程文 報道)

據貴州省紀委監察周二(17日)發布消息指,已退休兩年的原貴州省政協社會與法制委員會副主任趙翔、目前正接受省紀委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據多名律師指出,趙翔在貴州擔任警界高官多年,特別是任該省公安廳副廳長長達10年,其中,發生在2010年至2012年間、被中國律師們稱為刑辯第一案的「貴陽小河案」(又稱黎慶洪黑打案),趙翔也是其中的主要負責官員,並參與了對來自全國各地律師的打壓。

原人權律師劉士輝認為,像他這樣瘋狂鎮壓民眾和律師的刀把子也被清洗,是體制的常態,並且,相比周永康、王立軍等,趙翔並不算特別突出。但悲劇在於,即便是這樣的清洗層出不窮,也很難讓體制內的這些刀把子們警醒,並反思他們的命運。

劉士輝說:刀把子,周永康也是刀把子,貴州這個都不算大官。這個職位的話,容易得罪人,民間的不用說了,他們會拼命的鎮壓,然後拼命的製造敵人。對內部的清洗,也是由公安來操刀的呀,幹的就是髒活。就是在其位的時候,這個利益來得太大了,他們對這個利益是割捨不了的。落馬的話呢,他們是自認倒楣。整個中國的官場,它不具備反思能力,它也不需要去反思。

而法律界人士吳先生也指出,近年來,這種對體制內刀把子的清洗非常頻繁,從周永康案的辦案人員,到重慶警界從王立軍到繼任者的下場,都說明現在人人都不安全。

吳先生說:他這種人被落馬的多了,辦理周永康的案件的那些人呢?都弄了吧。就現在這個環境裡面誰安全?沒有。

而趙翔落馬後,多名當年參與該案的律師都一片唏噓。他們認為,也許,這時候趙翔可能特別希望當年被他打壓的律師們為其辯護。

另一方面,據江蘇揚州警方周二(17日)發布的通報稱,楊宗義和相關高管都已被採取強制刑事措施。官方披露的原因是楊宗義利用其控制的福信公司,以高額收業為誘餌,向社會不特定公眾吸收資金,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犯罪。

但僅僅是在去年的全國工商聯評中,福中集團位列全國500強企業第72名。而此前,楊宗義也被南京官方授予了多個官方身份,包括擔任南京市政協常委、江蘇省總商會副會長等職務。

對此,吳先生認為,最近官方頻繁對富商們下手,從馬雲的螞蟻金服被整肅,到孫大午和幾十名集團高管被抓,再到原南京首富楊宗義周二被抓,都顯示出習近平整肅、甚至是收割民營企業家的意圖。

吳先生說:已經有消息了,有公安局的公告啊。出來了就是甚麼非法集資啊,反正現在這些民營企業家有問題沒問題都掃一把再說。他原來沒走(出國)嘛,他也沒想到現在這種情況嘛。大部分人的判斷都是錯的嘛,1949年不是很多人沒跑,出國的還回來?這個很正常嘛。能夠先躲避災禍的人比較少嘛。經濟改革沒錯,但是,跟它整個政治是衝突的。該打土豪的打土豪,該聽話的聽話,包括馬雲啊,怎麼退出,習近平就是這麼搞嘛。

網上已傳出福中集團及旗下企業近乎停業、員工被剋扣工資、融資欠款期不兌付等問題。到今年年初,再有消息傳出楊宗義及其創辦的福中集團面臨資金鏈斷裂的危險,而其中實業+金融的模式,也被指已經觸礁。

但迄今為止,南京官方還沒有對此置評。本台記者多次致電福中集團,但電話都無法接通。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