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局阻止多名维权人士祭奠赵紫阳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逝世五周年忌日,亲友及社会各界人士近二百人前往拜祭。北京当局出动多名便衣现场严密戒备,有致祭的人试图拉起横幅即被便衣公安带走,事前被监控的多名维权人士,都被禁止前往拜祭。(姬励思报道)
2010-01-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访民在灵堂内肃穆悼念。(照片由到现场拜祭的访民提供)
访民在灵堂内肃穆悼念。(照片由到现场拜祭的访民提供)   


周日从上午八点起,陆续有亲友及各地来的访民等,前往位于富强胡同的赵家吊唁,他们在赵紫阳的遗像前,献上鲜花,深深鞠躬,又在册上签名留言。

赵紫阳的女儿王雁南对本台粤语组表示,今年是五周年的日子,来拜祭的人较往年多,由于住所的面积狭小,只能分批让大家进入。她对前来拜祭的人表示感谢,又对当局的阻挠行动表示遗憾。她说:我们还没有空统计签名册的人数,但我想有近两百人,他们来是表达纪念。不能来的我感到很遗憾,应该让他们来,这没道理。

成功进入赵家拜祭的北京访民李桂芬表示,当局在赵家周围严密戒备,动用多名便衣及街道办的人员监视现场,两名访民试图拉起横幅时,随即被便衣带走。她说:有警察开著几辆警车,但便衣特别多,还有戴著红袖章的老太太,当时有人拿著东西,想要打开,警察就拥过去。他们争执了一轮,警察就把他们推上车。

李桂芬说,来访者穿过厅廊便进入了小小的内院,内院的东厢房,是赵紫阳生前的书房,在他漫长的软禁时期,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那儿度过。赵紫阳逝世后,家人就在这里常设灵堂供奉。想到赵紫阳晚年被限制在这个小小的房间,令人心伤。

访民在内院等候进入灵堂。(照片由到现场拜祭的访民提供)
访民在内院等候进入灵堂。(照片由到现场拜祭的访民提供)   


与此同时,亦有很多人被阻挠,最终无法成行。天安门母亲代表丁子霖、张先玲、徐珏等都被禁止前往。

丁子霖表示,国保于周六就到她住所外站岗,禁止她往赵家拜祭。她对此表示强烈的抗议,指当局可以粗暴的阻挠他们拜祭赵紫阳,但却阻挡不了天安门母亲的心声。她说;他们都不敢提赵紫阳的名字,就说是五周年,希望今年你不要去。就是警察可以用警力阻止我们去拜祭,也可以用暴力不让天安门母亲的鲜花,出现在灵堂,但他阻挡不住我们的心声。

此外,赵紫阳秘书鲍彤、一直呼吁为赵紫阳平反的北京维权人士王金平、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北京异见人士李海、网络作家不锈钢老鼠等,亦分别被软禁及监控,禁止前往拜祭。

1989年学生的民主运动期间,当时出任总书记的赵紫阳亲自前往天安门广场,试图说服学生放弃绝食抗争,因此被视为同情学生运动,他在1989年6月被撤职,其后一直被软禁。2005年1月17日于北京病逝,终年85岁。赵紫阳的家人每年在他的忌日,都会设置灵堂,供亲友祭奠悼念。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