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港外望】中国玻璃心 强说美报纸辱华

2020-02-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最近,美国《华尔街日报》一篇题为「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的评论文章,又严重伤害了中国的玻璃心,引来中国外交部的猛烈抨击,声称这是一篇「辱华」文章,然后又蛮不讲理地,吊销《华尔街日报》三名驻中国大陆记者的记者证。

然而这篇被指「辱华」的文章,由始至终都找不到「辱华」的成分,内容可谓非常平实,只是指出中国由疫情到经济都面对的困难,以至借此质疑究竟美国是否已准备好应付难关。

然而对中国政府、以至遭国族主义绑架的中国人而言,中国政府说是辱华,就是辱华!谁胆敢指出中国患病,就是大逆不道,然后再自行用幻想力随意联想出「东亚病夫」的一幕,然后就认为伤害了中国人感情云云。

这实在是荒谬之极。俗话说「病向浅中医」,一个人如果被告知其面色很差、看似患病,应该是感谢别人的关心,然后再检查自己的问题,尽早医好疾病。这是正常人,也是正常国家的反应。然而对讳疾忌医的「中国」而言,被人指出自己患病,第一反应就是责骂对方「腹诽」,就是「别有用心」,就是「歧视」,然后就会认为别人「看不起」自己,以至自行幻想甚么帝国主义压迫、东亚病夫甚么的。真真有如鲁迅笔下的癞头阿Q。

一个人如果被告知患病会有这种过激反应,大家就会质疑,他是否患了精神病──病,是可以医治的;可是拒绝承认自己患病,就是绝症,因为结果只有一个,无药可医也。

 

(以上评论纯属主持人及嘉宾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