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被训诫的李文亮医生如何度过生命最后一程?

2022.10.06 13:07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纽约时报:被训诫的李文亮医生如何度过生命最后一程? 人们悼念李文亮医生
法新社图片

《纽约时报》最新的一项视觉调查披露了李文亮之死的新细节。中国的李文亮医生因在新冠病毒传播早期发出警报并在面临审查时发声而成为人民英雄。

纽约时报的视觉调查团队审阅了李文亮的医疗记录,并独家采访了一位目击了抢救过程的医生,揭示了关于李文亮病情和死亡的重要新细节,从而填补了大众认知中的一些空白。

这位医生提供了李文亮生命最后几个小时的第一手叙述,描述了使用过和讨论过的抢救措施。由于他担心被中国政府报复,时报的报道中仅称他为B医生。

纽约时报还获得了武汉市中心医院的部分内部文件和李文亮的病情资料,其中一些证实了B医生的说法。

纽约时报说,没有发现任何证据显示李文亮的治疗质量受到连累。但这些文件,连同B医生的叙述和专家的分析,揭示了更多有关他的病情和治疗过程的重要细节。

2020年初,新冠病毒在中国武汉市迅速传播, 1月12日,李文亮因发烧、肺部感染等症状入院。据为时报审阅病历的几位医生说,到第三天,李文亮已告病重,需要给予氧气支持。

李文亮住院一周多后,他的医生写道,病人情绪低落,并诊断出他处于“抑郁状态”,这一细节此前未曾被报道。病例没有将他的情绪状况归咎于任何具体因素,但指出李文亮食欲不振,晚上无法入睡。

而在诊断出“抑郁状态”的几周前,由于在微信群中提醒朋友有新病毒正在城市中传播,李文亮受到警方的训诫。他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当眼科医生,医院领导要求他写一封自我批评。时报获得了这封自我批评的内容。

尽管受到官方警告,李文亮仍在2020年1月27日接受了中国一家报纸的匿名采访,描述了他如何因试图发出警报而受到训诫。最终,他在社交媒体上公开了自己的身份,瞬间成为了民间英雄。他在病床上接受了更多采访,并表示希望尽快康复,加入抗击疫情的医务人员队伍。

但在2月5日,李文亮的病情严重恶化,肺炎加重,呼吸非常困难。

2月6日晚上7点20分左右,李文亮心脏骤停。

根据病历,医生对李文亮的抢救持续了七个半小时以上,但他的心脏一直没有重新跳动。

B医生在晚上9点左右抵达李文亮的重症监护病房,大约是在李文亮心脏骤停两小时后。据B医生说,医院领导层要求医疗团队使用人工肺,因为他们想向公众表明医院进行了不遗余力的抢救。

但在场的几位医生认为,在那个时候上人工肺已经太迟了,无法发挥任何作用。纽约时报采访的六名医生都持相同意见。B医生还说,考虑到人工肺的侵入性,这时候让李医生接受人工肺是“对尸体的一种亵渎”。

B医生在午夜左右离开了病房。他离开之后,人工肺最终是否被使用了,尚不得而知。

当晚的医嘱中也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实施过这种操作。

但不知为何,病程记录显示使用了人工肺。这是唯一一次病程记录和医嘱出现不一致。

当晚,有关李文亮病情相互矛盾的信息——有些是由官方媒体发布的,后来又被删除了——引发了混乱。晚上10点40分,官媒《生命时报》称,李医生于晚上9点30分去世。

当医院最终宣布李文亮去世时,已是第二天,也就是2月7日,将近凌晨4点。医院说他死于凌晨2点58分。政府的调查引述了该时刻的心电图“呈直线反应”。

但纽约时报的调查发现,病情资料中有一份前一天晚上9点10分左右的心脏彩超报告,显示他的心脏在那时已经停止跳动。

“我觉得李文亮医生在2月6号9点钟我见到他的时候,他就已经死掉了,”B医生说。他还说:“按照正常流程的话已经是可以宣告死亡了。”

“拖了这么久时间才宣布,医院确实没有把我们当人看,”他说。纽约时报的报道说,对B医生来说,向公众讲述原委是为了尊重他所知道的事实,这也正是当初李文亮所做的事。

时报多次试图联系李文亮的医疗团队,但没有人同意回答问题。武汉市中心医院新闻办公室告诉时报,他们不接受国际媒体的采访,负责调查李文亮之死的中国最高监察机关国家监委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中国驻美国大使馆也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责编:梒青)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