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再有访民撒传单 驻京办外涂鸦抗议(视频)

在北京的各地访民继续以到天安门撒传单以及向外媒记者反映情况的方法表达他们的诉求以及唤起舆论关注。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2008.11.2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图片:上海访民陈建潮前往天安门散发传单被警察带走(志愿者) 图片:上海访民陈建潮前往天安门散发传单被警察带走(志愿者)
志愿者
视频:上海访民陈建潮前往天安门散发传单被警察带走(志愿者) 视频:广东访民在北京抗议冤案(志愿者)



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涉嫌妨害公务一案原定周四开庭,因更换辩护人法院当天早上临时通知延迟开庭。但西城区法院外一早已经聚集了六七家外国媒体以及数十名访民。

倪玉兰的丈夫董继勤在法院外作了一个简单的媒体发布,反映妻子因长期维权被官方构陷的情况,他周五告诉本台:“昨天来了六七家外国媒体,快到九点法院才跟我们说昨天不开庭了,可能辞退律师由我为他代理辩护打乱了法院的计划。这是要给倪玉兰判刑的案子,他们本月21号就把我家强拆了是毁灭证据,四月中他们是在我家演了一场闹剧,借故把倪玉兰带走,再说她在被关押期间用脚踢警察是妨害公务。”

图片:天安门撒传单的访民陈建潮被警察带走(志愿者)
图片:天安门撒传单的访民陈建潮被警察带走(志愿者)
志愿者
当天在现场围观的有来自全国各地怀着各种冤屈的访民,将法院门外变成了申诉曝光的平台,纷纷向外媒记者递交材料,其中一名被拆迁后无家可归流落北京的河北残废军人全先生告诉记者:“ 昨天可能有一百多人,全国各地的访民,有四个国家的外媒记者在场,拍了我们的镜头,我们也递了材料。采访尾声就有警察来驱赶了,还有一些便衣在摄像。 ”

与此同时,上海访民陈建潮则选择了再次前往天安门散发传单的方式呼吁关注。一名志愿者将过程拍摄并发上了网,从中可以看见这位访民撒传单后立即被警察带走的过程。据悉陈建潮其后被带到收容遣送站,等候截访人员周五晚间带回上海。周五下午陈建潮的手机已经关机经曾与他通话的志愿者告诉本台:“现在还在南站救济站呢,晚上的火车回上海,估计要拘留他了,下午打电话的时候正给他做笔录呢。  ”

奥运过后,很多被以维稳为名在地方黑监狱关押多时的访民,再次回到了北京。国家信访办门口总是排着长长的人龙。

图片:广东访民在北京抗议冤案(志愿者)
图片:广东访民在北京抗议冤案(志愿者)
志愿者
也有一些地方政府在奥运期间允诺访民解决长期反映的问题,以换取他们不往北京上访,但奥运一过,随即变卦。来自辽宁丹东的访民唐女士对记者说:“昨天天安门的又有撒传单的,政府得解决咱们的问题呀。他们来回推托,底下政府又把我们控住了,骗我们说给解决,一样都没解决呀!所以人们都跑回来人可多呢,没关押的都来了,现在我身边就有两个。”

另一位来自丹东的侯先生说到北京上访近十年,对国家信访部门已失去希望,此次进京主要是寻找媒体和舆论的关注:“ 这次来北京给我一个感觉,对上信访办、法院这些地方没啥用处。我的事情非常简单,拿着一叠胜诉的判决书但法院不按着执行,这次主要想找新闻记者在网上发表一下。我五月到现在第四次来北京了,奥运期间,丹东市中级法院说给我研究,奥运过后去找说还按原来的半,要书面答复没有,他说你爱上哪告哪儿告去,逼着我这又来北京了。”

而日前也有访民在代表地方政府以及执行截访的各地驻京办外涂鸦以行动宣泄不满。海外博讯新闻网周五刊登系列日前拍摄的河北省政府驻京办四周的照片,看见围墙都被用油漆刷上了“有冤难伸”“打倒狗官”等抗议字句,其中用红色喷上的“杀”字尤其刺眼,令人深思。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