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再有訪民撒傳單 駐京辦外塗鴉抗議(視頻)

在北京的各地訪民繼續以到天安門撒傳單以及向外媒記者反映情況的方法表達他們的訴求以及喚起輿論關注。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丁小的採訪報道

2008.11.28
圖片:上海訪民陳建潮前往天安門散發傳單被警察帶走(志願者) 圖片:上海訪民陳建潮前往天安門散發傳單被警察帶走(志願者)
志願者
視頻:上海訪民陳建潮前往天安門散發傳單被警察帶走(志願者) 視頻:廣東訪民在北京抗議冤案(志願者)



北京維權人士倪玉蘭涉嫌妨害公務一案原定週四開庭,因更換辯護人法院當天早上臨時通知延遲開庭。但西城區法院外一早已經聚集了六七家外國媒體以及數十名訪民。

倪玉蘭的丈夫董繼勤在法院外作了一個簡單的媒體發佈,反映妻子因長期維權被官方構陷的情況,他週五告訴本臺:“昨天來了六七家外國媒體,快到九點法院纔跟我們說昨天不開庭了,可能辭退律師由我爲他代理辯護打亂了法院的計劃。這是要給倪玉蘭判刑的案子,他們本月21號就把我家強拆了是毀滅證據,四月中他們是在我家演了一場鬧劇,藉故把倪玉蘭帶走,再說她在被關押期間用腳踢警察是妨害公務。”

圖片:天安門撒傳單的訪民陳建潮被警察帶走(志願者)
圖片:天安門撒傳單的訪民陳建潮被警察帶走(志願者)
志願者
當天在現場圍觀的有來自全國各地懷着各種冤屈的訪民,將法院門外變成了申訴曝光的平臺,紛紛向外媒記者遞交材料,其中一名被拆遷後無家可歸流落北京的河北殘廢軍人全先生告訴記者:“ 昨天可能有一百多人,全國各地的訪民,有四個國家的外媒記者在場,拍了我們的鏡頭,我們也遞了材料。採訪尾聲就有警察來驅趕了,還有一些便衣在攝像。 ”

與此同時,上海訪民陳建潮則選擇了再次前往天安門散發傳單的方式呼籲關注。一名志願者將過程拍攝併發上了網,從中可以看見這位訪民撒傳單後立即被警察帶走的過程。據悉陳建潮其後被帶到收容遣送站,等候截訪人員週五晚間帶回上海。週五下午陳建潮的手機已經關機經曾與他通話的志願者告訴本臺:“現在還在南站救濟站呢,晚上的火車回上海,估計要拘留他了,下午打電話的時候正給他做筆錄呢。  ”

奧運過後,很多被以維穩爲名在地方黑監獄關押多時的訪民,再次回到了北京。國家信訪辦門口總是排着長長的人龍。

圖片:廣東訪民在北京抗議冤案(志願者)
圖片:廣東訪民在北京抗議冤案(志願者)
志願者
也有一些地方政府在奧運期間允諾訪民解決長期反映的問題,以換取他們不往北京上訪,但奧運一過,隨即變卦。來自遼寧丹東的訪民唐女士對記者說:“昨天天安門的又有撒傳單的,政府得解決咱們的問題呀。他們來回推託,底下政府又把我們控住了,騙我們說給解決,一樣都沒解決呀!所以人們都跑回來人可多呢,沒關押的都來了,現在我身邊就有兩個。”

另一位來自丹東的侯先生說到北京上訪近十年,對國家信訪部門已失去希望,此次進京主要是尋找媒體和輿論的關注:“ 這次來北京給我一個感覺,對上信訪辦、法院這些地方沒啥用處。我的事情非常簡單,拿着一疊勝訴的判決書但法院不按着執行,這次主要想找新聞記者在網上發表一下。我五月到現在第四次來北京了,奧運期間,丹東市中級法院說給我研究,奧運過後去找說還按原來的半,要書面答覆沒有,他說你愛上哪告哪兒告去,逼着我這又來北京了。”

而日前也有訪民在代表地方政府以及執行截訪的各地駐京辦外塗鴉以行動宣泄不滿。海外博訊新聞網週五刊登系列日前拍攝的河北省政府駐京辦四周的照片,看見圍牆都被用油漆刷上了“有冤難伸”“打倒狗官”等抗議字句,其中用紅色噴上的“殺”字尤其刺眼,令人深思。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丁小的採訪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