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人不敢捐? | 十万个为什么

2018-10-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为什么中国人不敢捐?
为什么中国人不敢捐?
Photo: RFA

为什么中国人不敢捐?

近年来中国人的慈善捐赠热情高涨,2017年,中国人捐出750多亿元人民币。不过与国际社会相比,仍远远不够。盖洛普调查机构的《2016年全球公益参与》报告,根据受访者给公益机构的捐款,做志愿服务的时间,和帮助陌生人的意愿,给140个国家做了个“全球公益国家排行榜”。中国居然垫底!有没有搞错?中国怎么成了全世界“最小气”的国家?

是中国人没爱心吗?自古以来,儒家的“仁者爱人”,佛教的“慈悲为怀”已成炎黄子孙的文化基因,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是中国人捐不起吗?在美国《福布斯》杂志的2017全球富豪榜上,中国富豪总人数紧随美国,位居世界第二。而据瑞士信贷统计, 中国的中产阶级 1.9 亿人,居世界第一,平均拥有资产在5到50万美元之间。

从官办到民办:中国慈善业缘起

中国人有钱也就是这三十多年的事,低水平的捐赠记录显然是受了历史的拖累。1949年中共建政后,原有的社会互助机制灰飞烟灭,国家统管一切社会服务和福利,毛主席是唯一的“大救星”,怎能让慈善团体抢风头?再说了,那时大家都一般儿穷,谁又能帮得了谁?

直到改革开放拉开贫富差距,社会互助机制才重新从政策层面被提起。最早的慈善组织被称为“GONGO”,也就是“政府主管的非政府组织”,与国有垄断企业的性质十分相似,主要负责完成政府转移的行政任务。

1988 年9月,国务院通过《基金会管理办法》,现代公益的种子在中国大陆开始萌芽。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中国扶贫基金会,和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三大组织成立,扶贫济困,功不可没。比如青基会发起的“希望工程”,从1989年发起,25年获百亿人民币捐款。但是,先天的资源垄断化和管理官僚化,使这些基金会渐渐跟不上社会的发展。

2004年,《基金会管理条例》出台,首次提出鼓励非公募基金会发展,中国民间基金会终于登上历史舞台。

2008:中国民间公益元年

中国社会捐款的突破性增长是从2008年开始的。“5.12汶川大地震” 引发慈善捐助高潮,全国共接收社会捐款约750亿元人民币,17%的中国人参与募捐和志愿者活动,个人捐款首次超过企业捐赠。大灾中迸发出的巨大民间力量,使得2008年被称为“中国民间公益元年”。而中国红十字会等官办慈善组织的效率低下,在大灾面前一览无余。

中国网络作者刘先生:“与其说是民间慈善崛起,不如说是官方慈善的崩溃。中国官方慈善机构实际上也是官僚体系的一部分,官僚体系中的所有弊端他们都有,比如说贪腐腐败,所以这种崩溃是必然的。”

2008年以后,全国社会捐款总额基本稳定在五六百亿的体量。2016年全年共接收社会捐赠款827亿元,达到历史最高值。

被忌惮的民间组织

中国政府对民间组织,始终是有戒心的。2011年阿拉伯之春让他们忌惮民间组织在威权国家政治动荡中的作用。同时,他们也担心类似“帮助无家可归者”这样的公益口号引起人们对政府治理能力的怀疑。

习近平2012年上任以来,更收紧控制。那些为工厂工人,同性恋者以及受家暴或性侵妇女维权的人,都可能被警察敲门。中国民政部连番出招,打击所谓的 “非法社会组织”。

在“依法治国”的口号下,几部法律陆续出台,依法压缩中国公民社会的发展空间。2016年9月,中国首部《慈善法》出台,规定个人不能发起公开募捐,只能与有资格的慈善组织合作,募得的款物需由慈善组织管理。

北京公民徐祥:“就像一个山大王,只允许自己上街抢劫,拿着更大的权力用于自己合法的抢劫,老百姓拿一个碗上街要点钱,就被认为是非法。然后山大王讲了,你们要钱可以,必须由我支配。”

2017年1月,《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生效,境外NGO主管部门由民政部门变成了公安部门。据官方估计,约95%的在华非政府组织"从技术角度而言是非法的"。即使能成功注册的机构,在中国的活动也比从前大幅受限。

贪腐丑闻伤害爱心

有人说,政策是中国慈善业的第一生产力,中国政府一直不待见这一行,难怪慈善业做不大。此外,贪腐丑闻也破坏了公众对慈善业的信任,让人有钱也不敢捐。

2011年,一个“郭美美”让中国慈善业瞬间凉凉了。中国红十字会捐赠收入,从2010年的30亿元急速跳水,降到2011年的5.6亿元。有人将其归咎于慈善公益行业刚起步,法律、监管不完善,实际上,郭美美现象触及到社会治理体系的问题。

慈善微革命悄悄发生

爱心一再错付,老百姓痛定思痛,从抱怨转向行动,民间组织渐次发育。适逢社交媒体时代的降临,移动支付的兴起,平民化的互联网公益应运而生,一场慈善微革命悄悄发生。

2014年,漂洋过海而来的“冰桶挑战”首次为中国带来“人人公益”的风潮。新浪推出中国第一个互联网募捐平台“微公益”。2017年,三亿半买家通过阿里巴巴的“公益宝贝”捐赠两亿半人民币。平均每笔捐赠金额才4分钱,但捐赠次数高达近60亿次。   

各种形式的公益创新层出不穷,打破了传统边界,公益变得更有趣和轻量化了。人们通过走路、消费,在社交游戏中不知不觉就做了善事。

技术无法化解诚信危机

互联网提高了公益效率,但技术本身无法化解社会诚信危机这个漂浮在中国慈善业头上的魔咒。此起彼伏的“反转剧情”和“诈捐”质疑与互联网公益如影随形。罗一笑事件、童瑶事件之后,很多人对网上的苦难闭上了眼睛。“一元购画”,“同一天出生的你”在疯狂刷屏和筹款后最终被叫停,有关部门立案调查……在商家争做爆款营销的野心里,公益丢了初心。

爱心不该为社会福利买单

人们的爱心除了被营销,也被滥用。“轻松筹”,“水滴筹”、“淘宝众筹”这类通过网络平台发起的个人求助性募捐近年来越来越多。在中国,每天约有3万名大病患者及其亲属在众筹平台上发呼救。可实际上,社会福利,制度平等,责任缺失等问题怎么能靠民间的爱心来买单?谁又买得起这个单?

管理滞后富人有钱不敢捐

另外,由于中国的慈善业还不太专业,中国的富人也不敢捐。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就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喊话,“现在捐款我捐给你国家批的慈善机构里面去,那么你能够不能够给我公开财务?你(能不能)公开操作你捐赠的程序、救济的程序?”

有人说,在世界各国阶层裂痕加深,贫富鸿沟扩大的背景下,慈善是社会团结的粘合剂,是公民社会的空气与水。可是,背着历史包袱急速成长的中国的慈善业,一边受权力挤压,一边被金钱诱惑,威武能屈,富贵能淫,再加上管理滞后,无法让普通民众更有效地参与社会建设。中国人不想当自私自利的小市民,而想做有社会担当的大公民,可政府允许吗?

制作:李想 章丽
监制:张果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