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习万万岁 教育忙突围|岁月岂能静好系列之二

2020-04-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image.jpg
image.jpg
Photo: RFA

补习万万岁 教育忙突围|岁月岂能静好系列之二

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给全中国按下了“暂停键”,教育却还在“快进”。教育部“停课不停学”的战疫应急之举,有意无意地被误读。原本就竞争激烈的补习战火延烧到线上,数十家在线教育App成为热门下载软件,在线教育股票暴涨。为什么再大的危机,也挡不住中国父母给娃补习?

“学习需求不会因为疫情而降低,甚至会增加,因为家长会有焦虑感,平台里面约课的量达到平时的200%左右。”

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给全中国按下了“暂停键”,教育却还在“快进”。教育部“停课不停学”的战疫应急之举,有意无意地被误读。原本就竞争激烈的补习战火延烧到线上,数十家在线教育App成为热门下载软件,在线教育股票暴涨。

为什么再大的危机,也挡不住中国父母给娃补习?

这一届的老母亲,已经不再相信“快乐童年”的鸡汤,而是奉”虎妈”为教母。据调查,93%的中国内地父母曾经或正在为子女补习慷慨解囊。近半家庭的教育支出占到整个家庭支出的40%。

巨大的智力投资将补习培训业催生成一个庞大而暴利的产业。据统计,中国1.9亿中小学生,从学前班到12年级的课外培训市场整体规模在过去十年间翻了近3倍,预测2020年将超5000亿元。贪婪的资本和焦虑的中产,不知是谁裹挟了谁?

全职妈妈刘莹:“我只有努力,尽自己最大努力做好每件事,考上好大学,来到北京,我的生活才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到我的孩子,我已经给她创造了这么好的平台,我希望她的未来比我要更优秀。。。”

些70、80后父母的自身经历决定了他们的路径。他们出生于物质匮乏却相对平等的计划经济时代,成长于改革开放,自己本没有背景,凭自身努力,通过传统教育路径,上大学,留在城市,跻身中产。他们是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受益者,也是这个“科举制”体系的既得利益者。

目前,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一边攀爬社会阶梯,一边养育下一代。然而时移事易,社会转型期的红利即将消耗殆尽,阶层固化趋势已难逆转,现在的社会通过读书和特长改变命运越来越难。父母的社会阶层和社会资源才是孩子真正的起跑线。中产父母怀着巨大的不安全感,把教育子女看成未来阶层斗争的最宏大的“军备竞赛”。(刘莹的孩子秀奖状)

为了不让孩子被“时代飞车”甩下来,教育成了中产家庭资源无限投放的无底洞。

全职妈妈刘莹:“英语一年得三万五,声乐一年得一万,舞蹈一年一万,篮球一年5000, 古筝一年五、六千块,一年共六万。”

这样推出来的中国学生跟别的国家相比到底有多厉害?2018年经合组织(OECD)举行的国际学生能力评估计划,也就是著名PISA考试结果显示,来自中国北京、上海、江苏与浙江的中学生在阅读、数学与科学三科考试中拿下所有第一。但有识之士指出,中国无论是教育制度还是教育价值观,本质上都还是分数教育。

澳大利亚中学教师张钰健:“中国的教育注重于学生对知识的记忆。知识的记忆只是第一层,在下面要求学生有交流的能力,独立思考的能力,批判的能力,以及创造创新的能力,这在中国教育里是不多见的。它把大部分的,可以说90%以上的教育时间培养学生的记忆能力。这和PIZA的结果是相联的。。。大部分的欧美国家把更多时间放在教育学的其他方面,如学生的独立思维、工作、应用能力上。”

不少中产父母并不是没有看到这一点,他们有心为孩子创造多样化、个性化的选择,也有实力用更高的价格购买更好的教育产品,但他们发现,现阶段中国狭窄的教育理念和固化的管理,无法满足自己的需求,这让他们更加焦虑。怀着对“彼岸的教育”的美好想象,他们将目光投向西方。

“有一个全球的视野, 能在国际舞台上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有的中产父母送孩子出国留学,是想避开过度竞争对孩子身心的伤害,有的是受够了填鸭式教育和洗脑教育。

目前正带孩子在英国访学的中国大学教师:“国内的教育,不自觉地就把你引入竞争中,国内教育一定是靠竞争来获得优势,来鼓励孩子成长的。但这边不是的,从来不鼓励班级内的同学相互竞争,它鼓励你发现自己。”

英国和中国的教育差异让这位访问学者有很多感慨。她一直纠结于这样一个问题:是该把孩子培养得适应中国环境,还是具有自己认可的可贵品质?孩子一天天长大,移民成了不能再拖的议题。

“孩子自己在成长,也有自己的判断,她上学的时候,有升旗仪式啊,有晨会上的慷慨激昂啊。孩子回来的时候跟我说,妈妈,他们都在撒谎!”

李刚在2009年孩子小学毕业时全家移民美国。孩子的教育是他移民的主要原原因。

原中部省会房地产商,2009年全家移民美国的李刚:“中国第一个就是洗脑教育,政治历史都是讲虚假的东西。第二,只注重考试。”

“回过头来看,孩子在美国接受了中学、高中教育,比在中国接受的教育不知好到哪里去。与中国孩子比,最大不同是他有自己的思想,接受的信息是全面的,而不是单方面的。通过这十年看,我们的移民是完全正确的。”

教育没有乌托邦。大量中产阶级家庭蜂拥而至,让留学这条赛道也拥挤不堪,就像这个挤得满满登登的新东方美本精英计划的讲座。

“杜克大学的学生,还有芝加哥(大学)的学生,都是从九年级就开始在我们这儿做规划了。很多家长说,我们冲三十,保五十。”

留学越来越低龄化,很多孩子到了高中甚至初中就出国了,而申请更是从小学就开始系统准备。因为欧美学校录取不完全看学业成绩,而是考察“完整的人”。为申请美国名校,从培养体育专长,做义工,参加夏校,考察学校,各种标准化的考试,申请文书和面试准备...

这是一个长达几年甚至十几年的,全面而细致的精英培养式过程,需要家长大量时间和金钱上的投入。

目前,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一大国际生源国。根据教育部数据,2006年到2018年,中国出国留学人数涨了超过400%,已达到66.21万,中国留学市场规模突破6000亿元人民币。

这些机构对于如何刺激家长的野心和焦虑,深谙其道。

”这些藤校,加上芝加哥(大学),加上麻省理工,它最喜欢的是在海外读高中的学生。橙色的是海高。”

“申请大藤,美高的优势真是太明显了。”

如果不能到海外上高中,至少要上蓝色中国国际学校。作为留学预备班的国际学校,过去被称为“贵族学校”,是极少数人的游戏。而现在,中国每年有54万出国家庭,主力是中产阶级。国际学校的数量,从 2002 年的 20 几家,到2018的 800多家。

有家长算过一笔账,从幼儿园开始到高中一直上国际学校的话,15年的花费在600万左右。在国外念4年本科,还得再加 200 万。

补习班,留学,国际学校...这些似乎踮起脚就能够得着的精英教育,榨干了很多新兴中产家庭。为了给孩子的未来多一个选择,中国家长真是拼了。不过,最好的教育,其实并不在他乡,而在父母的眼界里。教育的内涵远不止分数和名校,孩子的“成长”远比“达标”更为重要。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