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習萬萬歲 教育忙突圍|歲月豈能靜好系列之二

2020-04-28
Share
image.jpg
Photo: RFA

補習萬萬歲 教育忙突圍|歲月豈能靜好系列之二

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給全中國按下了“暫停鍵”,教育卻還在“快進”。教育部“停課不停學”的戰疫應急之舉,有意無意地被誤讀。原本就競爭激烈的補習戰火延燒到線上,數十家在線教育App成爲熱門下載軟件,在線教育股票暴漲。爲什麼再大的危機,也擋不住中國父母給娃補習?

“學習需求不會因爲疫情而降低,甚至會增加,因爲家長會有焦慮感,平臺裏面約課的量達到平時的200%左右。”

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給全中國按下了“暫停鍵”,教育卻還在“快進”。教育部“停課不停學”的戰疫應急之舉,有意無意地被誤讀。原本就競爭激烈的補習戰火延燒到線上,數十家在線教育App成爲熱門下載軟件,在線教育股票暴漲。

爲什麼再大的危機,也擋不住中國父母給娃補習?

這一屆的老母親,已經不再相信“快樂童年”的雞湯,而是奉”虎媽”爲教母。據調查,93%的中國內地父母曾經或正在爲子女補習慷慨解囊。近半家庭的教育支出佔到整個家庭支出的40%。

巨大的智力投資將補習培訓業催生成一個龐大而暴利的產業。據統計,中國1.9億中小學生,從學前班到12年級的課外培訓市場整體規模在過去十年間翻了近3倍,預測2020年將超5000億元。貪婪的資本和焦慮的中產,不知是誰裹挾了誰?

全職媽媽劉瑩:“我只有努力,儘自己最大努力做好每件事,考上好大學,來到北京,我的生活才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到我的孩子,我已經給她創造了這麼好的平臺,我希望她的未來比我要更優秀。。。”

些70、80後父母的自身經歷決定了他們的路徑。他們出生於物質匱乏卻相對平等的計劃經濟時代,成長於改革開放,自己本沒有背景,憑自身努力,通過傳統教育路徑,上大學,留在城市,躋身中產。他們是中國經濟高速增長的受益者,也是這個“科舉制”體系的既得利益者。

目前,他們中的絕大多數一邊攀爬社會階梯,一邊養育下一代。然而時移事易,社會轉型期的紅利即將消耗殆盡,階層固化趨勢已難逆轉,現在的社會通過讀書和特長改變命運越來越難。父母的社會階層和社會資源纔是孩子真正的起跑線。中產父母懷着巨大的不安全感,把教育子女看成未來階層鬥爭的最宏大的“軍備競賽”。(劉瑩的孩子秀獎狀)

爲了不讓孩子被“時代飛車”甩下來,教育成了中產家庭資源無限投放的無底洞。

全職媽媽劉瑩:“英語一年得三萬五,聲樂一年得一萬,舞蹈一年一萬,籃球一年5000, 古箏一年五、六千塊,一年共六萬。”

這樣推出來的中國學生跟別的國家相比到底有多厲害?2018年經合組織(OECD)舉行的國際學生能力評估計劃,也就是著名PISA考試結果顯示,來自中國北京、上海、江蘇與浙江的中學生在閱讀、數學與科學三科考試中拿下所有第一。但有識之士指出,中國無論是教育制度還是教育價值觀,本質上都還是分數教育。

澳大利亞中學教師張鈺健:“中國的教育注重於學生對知識的記憶。知識的記憶只是第一層,在下面要求學生有交流的能力,獨立思考的能力,批判的能力,以及創造創新的能力,這在中國教育裏是不多見的。它把大部分的,可以說90%以上的教育時間培養學生的記憶能力。這和PIZA的結果是相聯的。。。大部分的歐美國家把更多時間放在教育學的其他方面,如學生的獨立思維、工作、應用能力上。”

不少中產父母並不是沒有看到這一點,他們有心爲孩子創造多樣化、個性化的選擇,也有實力用更高的價格購買更好的教育產品,但他們發現,現階段中國狹窄的教育理念和固化的管理,無法滿足自己的需求,這讓他們更加焦慮。懷着對“彼岸的教育”的美好想象,他們將目光投向西方。

“有一個全球的視野, 能在國際舞臺上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有的中產父母送孩子出國留學,是想避開過度競爭對孩子身心的傷害,有的是受夠了填鴨式教育和洗腦教育。

目前正帶孩子在英國訪學的中國大學教師:“國內的教育,不自覺地就把你引入競爭中,國內教育一定是靠競爭來獲得優勢,來鼓勵孩子成長的。但這邊不是的,從來不鼓勵班級內的同學相互競爭,它鼓勵你發現自己。”

英國和中國的教育差異讓這位訪問學者有很多感慨。她一直糾結於這樣一個問題:是該把孩子培養得適應中國環境,還是具有自己認可的可貴品質?孩子一天天長大,移民成了不能再拖的議題。

“孩子自己在成長,也有自己的判斷,她上學的時候,有升旗儀式啊,有晨會上的慷慨激昂啊。孩子回來的時候跟我說,媽媽,他們都在撒謊!”

李剛在2009年孩子小學畢業時全家移民美國。孩子的教育是他移民的主要原原因。

原中部省會房地產商,2009年全家移民美國的李剛:“中國第一個就是洗腦教育,政治歷史都是講虛假的東西。第二,只注重考試。”

“回過頭來看,孩子在美國接受了中學、高中教育,比在中國接受的教育不知好到哪裏去。與中國孩子比,最大不同是他有自己的思想,接受的信息是全面的,而不是單方面的。通過這十年看,我們的移民是完全正確的。”

教育沒有烏托邦。大量中產階級家庭蜂擁而至,讓留學這條賽道也擁擠不堪,就像這個擠得滿滿登登的新東方美本精英計劃的講座。

“杜克大學的學生,還有芝加哥(大學)的學生,都是從九年級就開始在我們這兒做規劃了。很多家長說,我們衝三十,保五十。”

留學越來越低齡化,很多孩子到了高中甚至初中就出國了,而申請更是從小學就開始系統準備。因爲歐美學校錄取不完全看學業成績,而是考察“完整的人”。爲申請美國名校,從培養體育專長,做義工,參加夏校,考察學校,各種標準化的考試,申請文書和麪試準備...

這是一個長達幾年甚至十幾年的,全面而細緻的精英培養式過程,需要家長大量時間和金錢上的投入。

目前,中國已成爲全球第一大國際生源國。根據教育部數據,2006年到2018年,中國出國留學人數漲了超過400%,已達到66.21萬,中國留學市場規模突破6000億元人民幣。

這些機構對於如何刺激家長的野心和焦慮,深諳其道。

”這些藤校,加上芝加哥(大學),加上麻省理工,它最喜歡的是在海外讀高中的學生。橙色的是海高。”

“申請大藤,美高的優勢真是太明顯了。”

如果不能到海外上高中,至少要上藍色中國國際學校。作爲留學預備班的國際學校,過去被稱爲“貴族學校”,是極少數人的遊戲。而現在,中國每年有54萬出國家庭,主力是中產階級。國際學校的數量,從 2002 年的 20 幾家,到2018的 800多家。

有家長算過一筆賬,從幼兒園開始到高中一直上國際學校的話,15年的花費在600萬左右。在國外念4年本科,還得再加 200 萬。

補習班,留學,國際學校...這些似乎踮起腳就能夠得着的精英教育,榨乾了很多新興中產家庭。爲了給孩子的未來多一個選擇,中國家長真是拼了。不過,最好的教育,其實並不在他鄉,而在父母的眼界裏。教育的內涵遠不止分數和名校,孩子的“成長”遠比“達標”更爲重要。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