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共和国 | 中国在以哈战争中扮演何种角色

作者:高正朴(台湾国防大学中共军事研究所博士生)
2023.10.19
404共和国 | 中国在以哈战争中扮演何种角色 2023年3月1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办主任王毅在北京主持沙特和伊朗对话闭幕式。沙特国务大臣兼国家安全顾问艾班、伊朗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沙姆哈尼出席。
路透社图片

近期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又再度于边境发生冲突,巴勒斯坦极端组织哈马斯向以色列发射上千枚火箭,并派出轻装部队突袭以巴边境的村庄,及一处和平音乐节,造成的死伤不计其数,而以色列为报复哈马斯,随即也封锁哈马斯据点加沙,并实施空袭与地面轰炸,总理内坦尼亚胡也表明,要彻底剿灭哈马斯以绝后患,同时也动员三十万后备军人,准备对加沙进行扫荡。

但在这场冲突中,中国的动作却不是支持盟友以色列,反而回过头指责以色列不应过度压迫巴勒斯坦,如同一年前乌俄战争爆发时一样,认为西方势力不应过度介入乌克兰,同时间以色列的情报部门也在被俘虏的哈马斯成员身上,搜到中国军队的制式武器,加上中国近期积极介入中东事务的动作,让人不禁怀疑这起哈马斯袭击以色列的事件,是否有中国的势力介入其中?而中国执行这些背后的动机和目的又是什么?

中国与以色列的外交关系

要探讨这些问题,我们就得回过头看中国和以色列近80年来的外交关系,以色列于1948年依照联合国第181号决议建国,当时仍处在国共内战的中国共产党,随即在“人民日报”和“冀中导报”中报导这件事,“冀中导报”指出:“定名为‘以色列’的新犹太国家,于5月14日宣告成立。两千年来没有祖国而到处流浪受著侮辱与屠杀的犹太人民,他们要求建立犹太国家的愿望,开始实现了。”

当时“人民日报”也以《犹太人结束二千年流浪生活 近东成立以色列国 苏波南捷美诸国均正式承认》为题,大篇幅报导这件事,并在文中指出:“以色列建国使得所谓‘联合国托管’以主宰巴勒斯坦的阴谋遭受挫败”,等于承认以色列的政权,以色列也在1953年正式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也是中东第一个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

即使双方在1950年代都已经互相承认,却都为了自身的外交利益考量,并未正式建交,其交流也因国际情势没太多互动。当第一届亚非会议在万隆召开时,以色列由于和阿拉伯国家对立而被拒于门外,虽然会议后以色列外交部致电中国,打算建立正式的外交关系,但中国外交部却暂时不打算与以色列建交,并表示支持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与反对联合国181号决议的国家。

虽然双方的正式外交关系很冷淡,可私下的交流却完全没停止过,这些私下交流中就包含军事技术的转售,例如中国的歼十战机据传就是得到以色列的技术支援才得以完成,直到1992年正式建交前,中国和以色列之间并不存在正式的外交关系,但在正式建交后,双方的互动却是开始与日俱增,并随著经贸关係的往来而逐步加深,直到2023年为止,中国已成为以色列第二大贸易伙伴。以色列和中国双方在1990年代后的关系逐渐正常化,但在巴勒斯坦的问题上却始终存在分歧,尤其在近几年中国因国家战略调整,将邓小平时代的“韬光养晦”策略,逐步调整成习近平时代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其最终目标是要建立以中国为核心的区域霸权。为达成此目的,需联合一切反美反西方力量,这当中包含哈马斯与塔利班等极端伊斯兰保守主义份子。

中国的联合反美势力战略

在习近平时代“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主轴下,首先必须排除可能的阻碍者。站在中国的立场看来,为了预防西方势力的封锁战略,向亚洲内陆发展就成为一个战略上可行的选项,“一带一路”即是在这样的战略思维下诞生出的结盟式策略。此项策略的核心除了集结反美势力外,另外也希望在战略意图曝光而被围堵、制裁时,能形成独立于以美为首之外的经贸体系。

同时这样的战略思维也影响到中国对中东地区的外交策略,在中东地区,过去因大国之间的博弈而成为各方势力角逐的区域,到了近代也因为国家长期处于赤贫而成为极端主义孳生的温床,并在近几年与伊斯兰复兴主义相结合,掀起一股反美、反西方帝国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浪潮。在中国共产党的统一战线原则指导下,联合这些反美反西方帝国主义势力,就成为最重要的战略目标。

过去中国因与苏联对抗的关系,会协助转运军火给中亚地区的穆斯林游击队和圣战组织。在苏联入侵阿富汗的战争中,美国中情局就藉由中国提供武器给盖达组织和北方联盟等游击队,直到双方反目,中国依然持续与这些圣战组织维持良好的关系,例如在美国退出阿富汗后,成功夺取政权的塔利班随即派人与中国进行接触,以寻求中国的资金投资与武器支援。

在反美统一战线的战略指导下,对中国来说另一个需要处理的问题即是伊斯兰世界的派系争端。在今年初于北京,代表什叶派的伊朗与代表逊尼派的沙特阿拉伯在北京当局的斡旋下,宣布双方恢复外交关係,这条新闻出来时也引起国际上一阵讨论,毕竟这显示出北京当局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已经能与美国相提并论,同时也代表中国在此一地区具有一定的话语权。

因此循著前述的脉络看下来,无论是一带一路或与恐怖主义组织交好,乃至于促进伊朗和沙特阿拉伯和解,都是在达成“反美反帝”的战略目标,最终大方向仍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在这条路线上排除亲美势力和政权则是确保大后方安全的必要措施,所以我们也就不意外,为何在塔利班和哈马斯或真主党手上会看到中国军队的制式武器,毕竟对中国来说,这些极端组织就是对抗美国与西方势力的盟友。

中国在以哈战争中的角色

最后回到一个重点,为何中国在这次的以哈战争中没有共同谴责哈马斯?依笔者拙见,主要原因出自于北京当局对以色列的看法。虽然过去以色列协助中国的经济建设,也暗中支援中国的军事技术,但在意识形态上却不是属于反美反帝阵营,在中国当局开始吹起反美号角的当下,以色列的立场就成为北京当局
随时想处理的政治问题。

可即便以色列的立场一如既往是以国家战略为考量下进行,但在北京当局一切以意识形态做主导的前提下,以色列当局的态度就显得摇摆不定,对北京当局来说并不是一个可以值得信赖的盟友,再加上以色列的犹太人在美国拥有良好的政商关係,在许多美国重要决策上有著主导地位,以北京当局的角度来说,以色列是未来北京与美国争夺全球霸主地位时,最有可能在中东地区构成威胁的因子。

目前塔利班已经臣服,巴基斯坦也和中国结成牢不可破的同盟,伊朗和沙特阿拉伯的冲突也得到解决,剩下唯一的问题就是以色列。这根肉中刺虽然暂时没有太大的影响,但势必得削弱它的影响力,甚至让它从世界地图上消失,这也直接反应在前几日中国对以哈战争的表态上,中国先是要求双方停火,后又批评以色列“在加沙的行动超出自卫范围”。

除了官方对以色列的批判外,近期在中国的各类型社交平台,尤其是抖音上,有为数众多批判以色列与反犹主义的影片和评论,甚至出现中国网友支持哈马斯和反美恐怖组织的意见出现。依照我们过往对中国网路控制的理解,中国官方可透过后台直接控制增减这些影片和评论能否自由流通,也可直接删除下架与官方意见相左的内容。从这些情形我们也能推论:中国官方并不在乎以色列。

这场冲突最后会如何落幕,目前还看不出端倪,但可以确定在幕后游走的黑手随时准备让冲突进一步扩大,毕竟只有搅乱现有秩序,才有可能获取最大的利益。

(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