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A獨家:紀念趙紫陽(鮑彤)


2015-01-17
Share
圖片:鮑彤接受訪問時手持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照片,要求政府平反六四,彌補過去的錯誤。(2009年4月27日法新社) 圖片:鮑彤接受訪問時手持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照片,要求政府平反六四,彌補過去的錯誤。(2009年4月27日法新社)
Photo:AFP

前些天我寫了幾個字,表達對趙紫陽先生的思念:“遺編在心,遺愛在人。在人在心,以念以存。”

“遺編”是指先生三十多盤錄音帶的文字記錄《改革歷程》。趙紫陽致力於中國社會的進步。人們爲同一目標而做的努力,無疑是對趙紫陽的繼承、合作和紀念。

二十六年來,趙紫陽一直是個非被磨滅不可的名字。因此,推動中國當代歷史真相在人們記憶中的發掘、保存和自由交流,都是對趙紫陽的紀念。

趙紫陽以持不同於鄧小平的意見而獲罪。人們有理由擔心:如不廢除以言定罪的制度,一切事情何從談起?徹底解決人們心中存在着的這個大問題,應該是對趙紫陽的永恆的紀念。

因言獲罪的中國悲劇,古已有之。進入當代,層出不窮。先在黨內,叫一切對“核心”有不同意見的黨員,一個個成爲布爾什維克鐵的紀律的犧牲品;後來擴大到黨外,叫一切拒絕接受黨的領導的非黨員,一個個成爲無產階級專政(又叫人民民主專政)的犧牲品。

趙紫陽不是第一個。胡耀邦也是犧牲品,其實彭德懷習仲勳早在文革前就是。不僅僅在黨內,黨外的章伯鈞,羅隆基,儲安平,同樣是。更不限於上層,老百姓中的林昭,王申酉,李九蓮,大家都是。事情也沒有停留在以往,眼前就有被關押的於世文和高瑜和浦志強和郭玉閃……

這張以言獲罪的名單有可能被延長下去,直到包括你我他,直到無窮大——如果中國實際上存在着的言者有罪的專制制度永世長存的話。“不讓悲劇重演”是毛澤東去世後黨內不斷有人提出的議題,但只許嘴上說說。

習仲勳不停留在更不滿足於說說而已。他經歷而且目睹一個個同僚因觸犯“核心”而獲罪的過程。在擔任人大常委常務副委員長期間,他得出結論:中國需要制定《保護不同意見法》。這是習仲勳獨特的遠見卓識。他所面對和總結的,不僅是1921年以來中共的教訓,而且是1949年以來整個國家的教訓,甚至是1903年以來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教訓——成千上萬人用鮮血凝成的教訓。這是從普列哈諾夫直到趙紫陽所渴望解決但都無“力”解決的問題。習仲勳用智慧,提出了一勞永逸的,簡易可行的,用不着傷筋動骨,不需要任何投資,而一定能夠使國家臻於長治久安之境的方案:制定《保護不同意見法》。

《保護不同意見法》與其說是紀念趙紫陽所必須,不如說是中國每個人安居樂業所必須。除了桀、紂、幽、厲,再除了自願“入甕”的周興和來俊臣這五六個人以外,我實在想不出來,還有什麼人居然會自願以言獲罪。習仲勳的政治智慧應該能夠凝聚朝野共識。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