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A獨家:我對中國有信心(鮑彤)


2015-03-21
Share
baotong-2012a.jpg 圖片:鮑彤(鮑樸提供)
Photo: RFA

沈大偉教授發表了一篇舉世矚目的好文章,把風行一時的“中國模式”之研究,推進到新的階段,使中國模式的“末日”成爲新的聚焦點。

這不是占卜。任何嚴肅的學者都不會預測“中國模式”死亡的日期。正如沈大偉教授在文中所說,“我們無從知道從現在開始到它結束前的路會是什麼樣子。”文章只是指出了某些“可能性”,例如“它的死亡很可能是長期的,混亂而暴力的。”

我贊成用“死亡”這個科學的概念,這是人人都懂的老百姓語言。有些信奉毛澤東的人可能會因此難受,不過毛本人在他神志還算清楚的時候,倒沒有諱言過黨和國家“死亡”的大結局。

沈大偉教授從多種大的社會矛盾的存在和發展中看出了“殘局”。我想就同樣的素材提出一個問題:現在的中國人,還有誰對中國模式依舊抱有信心?

中國模式是金字塔。被壓在塔底的窮苦大衆有信心嗎?

中國模式是不公平不公開的競爭模式。最大的受益者是因鄧小平南巡講話而先富起來的富豪。他們本來同樣一無所有,因不公平不公開的競爭而成了幸運兒。他們現在的“信心”,不在嘴上,而在腳下,他們正在用腳投票。這是他們內在的“信心”的真實而不做作的外部表現。

金字塔的中間有兩部分。一部分人渴望走新路,他們正在受到二十年來最嚴厲的打壓。打壓能增強他們走老路的信心嗎?

另一部分是負責自上而下“灌輸”( “灌輸”是列寧的發明)和實現黨的意志的人。沈大偉教授生動地描寫了他的直接觀察所得。我沒有這種幸運的機會,但也聽到了最新的流行語:“官不聊生”。既不能走尋租腐敗的老路,又不準探索公平公正公開的新路,請問應該何以爲生?

最後的問題是金字塔的頂層,這頂層有沒有信心?主旋律正在高奏三個自信進行曲,恐怕是自欺欺人。倒不是因爲它的發明者是中共中央馬恩列斯著作編譯局那位聲名狼藉的衣局長;也不是因爲它具有獨特的誇張的聲勢;只因爲當局的所作所爲泄漏了頂層內在的心理狀態。

富豪的信心不在嘴上,頂層的信心也不在三個自信中。在什麼地方呢?在他們的判斷和行動上。打壓不同意見的決策基礎,不是自信,只能是喪失自信。把藝術家柴靜女士志在淨化天空的作品封殺在“網絡維穩”之中,把歷史雜誌《炎黃春秋》的編者、作者、讀者和愛好者視爲敵對勢力而禁止聚談,可見草木皆兵到了無法理喻不可思議的程度。視憂國憂民的公民爲所謂敵對勢力,假若不是出於風燭殘年朝不保夕的恐懼,那就只能是精神病患者無法自拔的悲歌了。健康的人,不可能如此變態!

所以我說,三個自信是裝出來的。

茫茫中華,誰能告訴我,誰對中國模式有信心?

已故的習仲勳副委員長對中國有信心。是他建議制定《保護不同意見法》。他不愧爲中流砥柱。敢於保護不同意見,是大無畏精神的表現和昇華。他認定,堅定地依靠全體國民的理智和主動,爲各種不同意見的充分表達提供法律保障,是長治久安的基礎。

我因此受到教益。我也對中國有信心。

很可惜,今年兩會的全體代表及其主席團的袞袞諸公,好像把習老人的遺願不當一回事。難道又得浪擲一年?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