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A獨家:我爲神州悼子明(鮑彤)


2014-10-23
Share
m1004-vtp.jpg 資料圖片:中國異見學者陳子明

陳子明先生才六十出頭。他是憂民憂國憂死的。

他原學化學,成績優異,後來自願放棄專業,是爲了憂民憂國。

他因此而屢屢坐牢。坐牢的原因是屢屢被當作“反革命黑手”。而被當作“反革命黑手”的唯一根據,是因爲他拒絕放棄憂民憂國。

憂民憂國有罪,而且是大罪。因爲在神州這片土地上,是不準憂民憂國的。

神州有領袖,唯有領袖及其接班人,纔有資格領導一切,壟斷憂民憂國的專業使命。資格與壟斷,是打江山的戰利品,不容別人染指。

憂民憂國的使命,不屬於百姓。有志於憂民憂國的百姓,畢恭畢敬高呼“萬歲”就是了。不喊萬歲而去憂民憂國,要麼別有用心,妄圖取代領袖的領導;要麼對被領導下的現狀不滿,居然認爲尚有憂慮之必要。兩者都是大不敬,當然是“黑手”,理應“依法”監控管押。

子明先生的六十二年中,有三十九年是在這種“依法”監控中度過的。

這使我無法不想起領袖毛澤東回答羅稷南先生的一席話。毛承認,如果魯迅活到1957年反右派,要麼不再寫文章,要麼去坐解放後新中國的班房。

是的,魯迅的文章,不大可能是歌舞昇平的“風月談”,想必都是憂民憂國的“自由書”。神州已有毛神在,哪得自由信筆書!魯迅當然非坐牢不可。

法律面前老百姓人人平等。子明也逃不脫同樣的命運。這就是有中國特色的原版“依法治國”。

即使身處監丶控丶管丶押之中,陳子明先生不改初衷,堅持憂民憂國,理性地勤奮地觀察着,思考着,創作着,實踐着。他是我們大家學習的榜樣。

唉,要是他能自由自在,盡其所能……!

但是他不能!

這是神州的損失。

我爲神州哭子明。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