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蔡霞:非暴力抗爭與中國政治的和平轉型

2024.01.25
評論 | 蔡霞:非暴力抗爭與中國政治的和平轉型 被中共殺害的林昭、遇羅克、劉曉波等,天安門廣場上的大學生們,有哪一位是採取了暴力行動的,沒有!但是,他們都被極權統治當局奪去了生命。
網絡截圖

AP24001103108134.jpg“非暴力抗爭”的創立者是領導印度贏得民族獨立的聖雄甘地。“非暴力原則”基於這一理論:“用正義的手段,才能實現正義”。經過100多年許多國家民衆的努力,“非暴力抗爭”的原則已經被國際社會普遍接受,聯合國將10月2日定爲“國際非暴力日”。

美國學者吉恩.夏普畢生投入非暴力抗爭研究,被譽爲“全球茉莉花革命的理論推手”,“非暴力抗爭理論大師”,他整理了非暴力抗爭的198種方式,對許多國家民衆的啓發影響很大,從前蘇聯東歐國家轉型到“茉莉花革命”和“阿拉伯之春”,都被視爲非暴力抗爭創造性的實踐和典範。

同樣,非暴力抗爭正在成爲中國民衆反對極權統治最基本最重要的抗爭方式,並且日益顯現出巨大的社會影響力。比如彭立發先生在北京四通橋上的英勇無畏;比如南京傳媒大學的李康夢無言而堅定舉起第一張白紙,迅速蔓延至全中國各地,短短几天傳遍全世界…...

筆者以爲,非暴力抗爭不僅是我們當下反對極權國家的最主要抗爭方式,而且對中國未來能不能和平實現中國政治轉型並取得民主的鞏固具有極爲重要的意義和作用。非暴力原則是我們必須堅持的基本理念

首先,堅持非暴力抗爭不僅是反抗極權統治的現實選擇,而且是推進中國政治和平轉型的基本原則。

“非暴力抗爭”是普通民衆都可以加入的日常生活中可行的基本方式,它具有現實性、廣泛性;非暴力抗爭的具體形式有多種多樣,對民衆來說容易接受、容易運用、容易傳開,而對極權統治者來說具有突發性、不可預測性而難於事先防禦。因此,非暴力抗爭越來越深入人心深入民間。我們今天開展非暴力抗爭的目標是結束中共極權統治,爭得人權保障、爭得公民權利。在這個目標下,推進民間各種力量的團結聯合不僅必要而且也不那麼難。

但是,如果用今天、明天、後天,來比喻中國政治轉型的整個歷史過程的話,那麼,非暴力原則是我們在整個推進中國政治轉型過程中最重要的基本原則。

非暴力抗爭是我們今天的唯一選擇,這不僅是因爲我們沒有槍,也不僅因爲這是道德理念的要求,它還是我們爲着走向明天——推動憲政民主過程的需要,同樣是我們的後天——在和平化解民主轉型中各種複雜問題的基礎上,最終實現民主鞏固的需要。

因爲,專制極權的崩塌不等於憲政民主的自然實現。明天,我們還面臨着專制國家垮臺後的清理廢墟垃圾,建設新的政治共同體的過程。這可能是比推翻極權統治更困難的一個過程。

當未來中國進入後中共時期,在中國這塊土地上,不同地區不同民族的人們就會有各種不同的想法,提出各自不同的要求,那時我們面對的矛盾分歧的複雜程度也許是空前的、超出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的,那時我們怎麼面對?怎麼化解,怎麼合作?或許和平理性地溝通協商合作,更有那時當下的現實緊迫性。

m0115-gt1p2 copy.png
圖爲1989年民運期間廣州《南方日報》(網絡截圖);專制極權的崩塌不等於憲政民主的自然實現。— 筆者



由此,站在明天的角度看今天,我們今天堅持的非暴力抗爭行動就既不是一個簡單的現實選擇,也不僅僅是抗爭的策略選擇;而是我們要始終一貫堅持的基本理念和行動原則。這就是說,爲我們自己、爲我們的兒女輩,孫子輩的根本利益而考慮,明天我們也必須堅持非暴力原則。

如果說今天我們堅持非暴力抗爭,是爲了反對“極權專制暴政”的話,那麼,明天我們堅持非暴力原則,是爲了反對“多數暴政”,爲每個人的人權保障、爲實現每個人的公民權利而努力。

如果我們在今天、明天的歷史進程中,始終堅持非暴力原則,始終堅持理性思考,學會以自由民主法治理念處理各種複雜的問題的話,那麼,我們就能爲後天民主的鞏固打下良好而堅實的基礎,使未來中國的憲政民主進程不至於再像100年前那樣,被一系列的事變而打斷。

其次,中國的政治轉型是一個極爲艱難的歷史過程。在這個過程中,我們需要始終堅持非暴力原則,但我們也會始終面對暴力問題。我們該當如何?換句話說,暴力現象將在中國政治轉型過程的各個階段上都會出現,我們將如何面對與處置?

今天我們談論堅持非暴力抗爭時,都知道印度的甘地、美國的馬丁路德金是非暴力抗爭的典範和英雄。然而,他們之所以能成爲典範成爲榜樣,在某種角度上說,是因爲他們反對的那個強勢力量,有人道文明的最後底線,並沒有殺害他們的生命。而反觀中共,被中共殺害的林昭、遇羅克、劉曉波等,1989年6.4天安門廣場上的大學生們,有哪一位是採取了暴力行動的,沒有!但是,他們都被極權統治當局奪去了生命。

所以我們知道,我們面對着毫無人道文明底線、世界上最野蠻最殘暴的邪惡力量。因此,當極權暴政的屠刀高高舉起時,堅持非暴力原則並不等於取消民衆反抗屠殺而展開的自衛行動權利。前些天貴州省苗族民衆的行動就是這樣的例子,我爲貴州省苗族民衆叫好。正因爲我們面對的是毫無底線的極權暴政,堅持非暴力抗爭的處境會更加嚴酷更加艱難,所以堅持非暴力抗爭需要更堅定的信念、更大的勇氣、更多的智慧、更長期的韌性的努力,要團結更多的人一起行動。

同時,中國政治轉型過程中的暴力現象,也將是客觀存在的。不可否認,許多人包括國際社會都擔心,有朝一日中共突然垮臺、突然出現權力真空,中國會不會亂?
從國際社會角度說,中國一旦社會秩序崩潰、中國難民突然大量湧向亞洲鄰國,湧向歐州美洲,那世界就不得安寧。

AP23345269534722.jpg
當統治崩潰時,長期積壓的仇恨一旦爆發,人們的復仇願望很自然轉化爲本能的暴力殺戳行爲,那時的中國民衆將又被捲入血腥動盪之中。(網絡截圖)



從國內看,中共幾十年的作惡,在全社會埋下了深深的仇恨。當統治崩潰時,長期積壓的仇恨一旦爆發,人們的復仇願望很自然轉化爲本能的暴力殺戳行爲,那時的中國民衆將又被捲入血腥動盪之中。因爲,中國沒有法治文化傳統、沒有全民性的宗教力量引導、沒有超越世俗政治的、具有全民信服力的結構性人物來有效引導人們的行爲。比如像西班牙轉型時的胡安卡洛斯國王、比如日本天皇式的人物等。由此,擔心中國會亂是很正常的。

但是,這絕不是維持極權政權繼續統治的理由!

相反,這正需要我們堅持非暴力原則,反對暴力殺戳。即努力運用法治力量,一方面將禍害人民的極權統治集團犯罪者訴諸於法律,依法審判、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另一方面我們更需要儘可能地團結極權體制內外一切希望中國和平轉型的人們,加強聯合和協作,努力維持經濟社會運轉的正常秩序,儘可能地減少暴力行爲,降低社會動盪程度,努力減少中國政治轉型的社會代價。只有這樣,我們纔可能贏得國際社會的切實支持,幫助中國人民有效地推進中國的政治轉型。

並且,當明天來到時,或許原來共同一致反抗極權統治的各種力量,面對多元化的訴求和利益關係時,會出現不同意見甚至矛盾衝突。我們更要理性地面對,任何時候都堅持民主協商,堅持非暴力原則,絕不試圖用暴力行動來解決問題。

第三,堅持非暴力原則需要我們提升自身素質。
和平推進中國政治轉型的艱鉅性和複雜性,要求我們自身要具備相當的文明素養。推進政治轉型的過程也是我們自我教育、自我反省、自我提高的過程。

最根本的是防止用極權思維反極權。從大陸到海外的中國人,從小到大接受的幾乎都是極權國家的學校教育,極權意識形態的灌輸貫穿於從幼兒園到大學教育的全過程。不可否認,極權意識形態和極權思維已經給每個人打上深深的烙印。因此,堅持非暴力抗爭,追求自由民主憲政的人們,首先需要自我消毒,不斷吐出從小被灌輸被洗腦的“狼奶”。比如極端思維、唯我正確、強調思想統一,容不得半點不同意見、成王敗寇、非黑即白、不擇手段、等等,等等。

比如,中共給人從小到大灌輸“仇恨”教育,用“仇恨”意識毒害人心,仇恨心理會使人極爲冷酷無情,難以培養起善良仁慈的共情能力與同理心,甚至由仇恨意識滋生反人道反人性的惡魔心理。例如面對9.13的反人類恐怖主義罪行,中國不少人竟然歡呼叫好。一旦仇恨意識支配心靈,或者遇事便易怒暴戾,動輒口出惡言,污穢性罵成了口頭禪,或者對不同意見者惡語相向;或者不討論觀點而專攻擊人身。這些情況,在海外的社交平臺上屢見不鮮。

再比如,極權統治者強化自秦以來的帝王大一統意識,確實有相當一部分人中毒甚深。這將在中國未來民主轉型過程中,難於理性平和地處理好不同族羣、不同文化傳統、不同宗教信仰和不同地方民衆各有不同願望訴求的問題。只有自覺清除“大一統”思想,充分尊重保護每個人的權利——首先是人有自由選擇的權利,才能清醒地做到不把自己的願望強加給別人,不被極權統治利用來傷害不同族羣的民衆,揭露他們以“維護國家統一”爲名義,實施變相種族滅絕、殘酷迫害不同族羣民衆的罪行和謊言。

最後,開闊我們的視野和心胸,吸收一切有益於推進中國政治轉型的思想營養和理論知識;真誠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人;學會妥協、學會接受、學會包容。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