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父亲毁掉《深圳青年报》(曹长青)

整整25年前的1987年初,我所编辑的《深圳青年报》正式被政府关闭,全部编辑人员被遣散。虽然这只是一张地方报纸,但由于其版式的新颖(全国第一家使用电脑排版的报纸)和内容的独特性,所以拥有全国范围的订户。我当时是副总编辑,跟总编辑刘红军一起被撤职,并从此不被允许从事新闻工作。
2012-04-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深圳青年报》是当时中国最敢言的报纸之一,跟上海钦本立主办的《世界经济导报》被视为一南一北中国最开放的报纸。《深圳青年报》被关闭两年后,上海《世界经济导报》也在1989年的天安门事件时被当局查封,从此两张最开放的报纸都从中国的报业中消失了。

当时《深圳青年报》被关闭,导火索是发表了一篇劝邓小平退休的文章,当然还由于刊发过其它一些大胆抨击时政的文章等。但到底是谁把这个问题捅到了北京高层,中宣部为什么派人来整肃报纸,这些内情我们一点都不知道。

二十多年前我来到美国后,有一次见到六四后流亡海外的前中国社科院政治所长严家祺,才从他那里听说,是因为中共元老薄一波发脾气,要求追查处理《深圳青年报》,所以才导致最后报纸被关闭的结局。

最近,薄一波的儿子薄熙来被撤职查办,严家祺写了篇文章评论说,薄熙来在重庆搞“唱红歌”等,跟他父亲一样都是极左派,“也许是老父的多年教导,也许是遗传基因起作用,薄熙来和他父亲都是‘发飙’能手”。该文详细介绍了薄一波当年在一个会议上发飙,导致《深证青年报》被关闭的内幕。当时严家祺作为赵紫阳政治改革小组成员列席了那个会议,他提供的是第一手资料。

严家祺介绍说,当时是一个政治改革会议,薄一波代表顾问委员会参加。在会议主持人、当时的国务院总理赵紫阳还没到会之前的几分钟,与会的彭冲提到我们报纸发表了一篇劝邓小平退休的文章,反响比较大等等。结果薄一波一听就大发雷霆,说对这个问题一定要追查!并近乎失态地对在场的胡启立、田纪云说,“你们也五十六、七岁了吧?我们不死,你们也上不来”。吓得胡启立赶紧站起来表态:“我们希望老一代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健康长寿。”

薄一波不是中宣部长,也不负责报纸工作(他当时只是顾问委员会副主任),这个高层会议,也不是讨论报业等宣传问题,但是,就因为薄一波发了顿脾气,要求赵紫阳处理,中宣部就派人南下,把我们的报纸关掉了。

在中国那种制度下,一个小小的偶然性因素,就可能改变一切。如果当时赵紫阳准时到会,没有开会前大家闲聊的这几分钟,彭冲没有提到我们报纸,薄一波可能就没机会发飙,《深圳青年报》就可能再幸存两年(当时躲过去,89年也得被关闭)。中国的事情就这样戏剧性,或者说毫无制度性,政治老人一顿脾气,一张受读者欢迎的报纸就被关闭了。

我们报纸所以发表劝邓小平退休的文章,并非心血来潮,因为美国著名的60分钟电视节目主持人、(4月7日刚刚去世的)华莱士当时访问邓小平,问到他以前在接受意大利记者法拉奇采访时说过要退休,怎么现在还没退?什么时候退?邓小平回答,我是想退休,可是全党全国人民都不答应呵!那我们就在头版头条发一篇读者投书:我们答应小平同志退休呵。反对他老人家不行,赞成总可以吧。

文章发表后各界反映很好,包括深圳市委领导都赞扬我们思想解放。于是我写了篇《本报“我赞成小平同志退休”一文引起强烈反响》的报道,又是发在头版头条。共产党一直说人民是主人、它是公仆,那“主人”总可以议论一下“公仆”吧。但结果是“不可以”,尤其是用“头版头条”来议论国家最高领导人的去留问题,简直就像太岁头上动土了。用薄一波的话说,“这不允许,要追查!”

我们报纸当时致力于传播新思想、新观念,尤其重视发表对现政权有挑战精神的文章。不谦虚地说,它当年影响了不少年轻人。但极左政治老人的一句话,就掐死了这张报纸,阻止了一个传播一点不同声音的渠道,要把所有人的思想都憋死在党的传声筒里。

今天,薄一波极左的儿子薄熙来,不仅左疯到要唱红歌,甚至禁止重庆卫视插播商业广告,而是要播政府的宣传说教,真是子承父业。薄一波当年发左疯,封掉了《深圳青年报》;今天他儿子薄熙来也发左疯,结果封掉了他自己、他全家,还有一大批他的左派人马。以前共产党打倒哪个人,多是受到百姓同情,像这次整治薄熙来这么大快人心的,还真不多见。看来以后谁要发“左疯”也得要小心点了。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1)
Share

匿名游客

我相信你不是重庆人民,你只是为了以前的仇怨,薄的父亲我倒是不知他的处事风格,但是起码作为重庆市民来说我相信大多数都是支持他的,哪怕他对待一些问题是很极端,但是试问哪个政治家做得到他这种程度,他给重庆带来的变化是有目共睹的,你写东西前还是先了解了解他的贡献吧,你完全就是为了报私怨,还说什么大快人心,快NM啊~~

2012-04-14 10:45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