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哪里去了?(曹长青)

人类进入虎年的2010之际,真是天人都唬脸,冷酷无情。自然界的暴风雪,席卷了大半个地球,到处冰天雪地,严冬已造成全球数百人死亡。政治界的暴风雪,则在独裁国家肆虐,既导致很多人死亡,更不断有人被判刑关押。
2010-01-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在伊朗,抗议专制、要求民主的示威民众,居然被毛拉们支持的内贾德政权的军警开枪镇压,报道说,有数十人被打死在街头。
 
在古巴,那些支持政府的恶棍们,公开骚扰、威胁那些被关押的政治犯的妻子、母亲、姐妹们。《华尔街日报》说,卡斯特罗赞美这些恶棍是“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来保卫革命成果的人民”。
 
在中国,胡温政权选在圣诞节那天,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重判了异议作家刘晓波,因他呼吁政治改革。
 
在西藏,深受康区藏人爱戴的高僧普布次仁仁波切被中共当局判处八年徒刑,因他对藏人的苦难发出不平之声。 藏人导演、纪录片《不再恐惧》的拍摄者当知项欠被判刑六年。这部已译成五种语言(包括中文)并在全球30多个国家播放的影片,采访记录了超过百位普通藏人的呼声,而触怒北京当局。
 
对自然界的暴风雪,有强调全球气候过暖的人竟说,这是过热导致的天气反常。对专制国家的政治严寒,人们则没有争议,因为很显然是因为独裁者的心太冷酷。但还有另外一种解释,说这和美国总统奥巴马的不冷不热、温吞水的对外政策有关。
 
最近,《华尔街日报》社论撰述主任麦古恩(William McGurn)在该报发表的专文,题目就是“在中国有(人权)呼喊的时候,美国总统到哪里去了?”批评奥巴马对这些独裁政权的肆虐,反应太迟钝,没有对专制者给予有力的反击。
 
麦古恩说,再加上奥巴马拒绝会见来美国访问的达赖喇嘛,却乐于跟美洲的小霸王、委内瑞拉强人总统查韦斯握手拍照,等于给国际上那些独裁者一个信号,美国总统是软弱的,他们可以按自己的想法干了。
 
这位评论家在文章中说,这方面,美国历史上有过负面和正面的教训。1975年,美国工会组织邀请抵达美国的苏联持不同政见者索尔仁尼琴到华盛顿参加晚宴,当时索氏已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其揭露共产铁幕的《古拉格群岛》也出版。一些共和党参议员穿针引线,希望当时的美国总统福特能够跟索尔仁尼琴会面,传递出对黑暗中的人权呼声的支持。但是,在著名政客、前国务卿基辛格的建议劝阻下,福特拒绝了。当时基辛格们的理由是,接见索尔仁尼琴,会惹怒莫斯科,影响美国跟苏联的关系。麦克恩说,“拒绝见索尔仁尼琴,使福特显得软弱,从很多方面来说,这个决定,给福特的对外政策定了性。”
 
当时就这个问题曾强烈批评福特总统的是里根,他后来做总统时,会见了很多异议人士,并公开称共产苏联是“邪恶的帝国”。麦克恩说,今天回过头来看,里根对那些热爱自由的异议人士发出声援的声音,使他在跟共产国家打交道时,增加了他作为美国总统的杠杆力量。
 
被视为里根传人的小布什总统,在这方面做得更为出色。他通过会见异议人士,向世界展示,美国站在哪一边。布什会见在平壤度过十年监狱逃到自由世界的北韩异议人士;会见在中国受迫害的异议人士和人权活动家;在缅甸民运20周年之际,他又特意在泰国会见一批缅甸异议人士;他还向被卡斯特罗关进监狱的古巴政治犯颁发“自由勋章”,更在2007年到布拉格,在由蹲过苏联古拉格、后去以色列做了副总理的萨兰斯基(Natan Sharansky)主持的“全球异议人士大会”上发表讲话,誓言美国要向世界推广民主的价值!
 
麦克恩最后感叹说,这些事实都说明,“美国总统会见那些被专制窒息的勇敢的灵魂,这种信号将穿透铁幕,强迫美国的敌手也得有敬意,并将被历史永久地记得。而奥巴马执政的头一年,极力要向世人证明,他不是布什。他成功了。但人们希望他不要同时发出这样的信号——他是新的福特。”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