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美国苏俄专家的矛头转向中共,中国民主大业可成(陈光诚)

2019-03-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陈光诚(AFP)
陈光诚(AFP)

2019年3月25日,美国天主教大学我所在的IPR研究所在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举办了有关欧洲与亚洲国家中立与和平的讨论会。除了有来自奥地利和美国哈佛的专家学者之外,台湾前副总统吕秀莲也在場。她谈了对中共“一个中国”政策和“台湾要努力实现中立,避免处于美国和中国这一头大象和一只狮子中间的危险境地”的看法。

今天我暂不评论吕秀莲的观点是否可行。我重点要说的是,从今天參加讨论的来自奥地利和美国哈佛以及智库的专家们的讨论内容来看,虽然他们有的是苏俄的专家,过去为美国集中力量拖垮苏联起了重要的作用,可是他们对源于苏俄的中共的邪恶与破坏性真的了解得很不够。坦率地说,其中有些人的思想还活在过去与苏联斗争的日子里,对集世界邪恶政权之恶于一身的中共还没有应有的敏感。

据我了解,虽然当年苏联的垮台,华府八百多名苏联专家都没有预料到,可他们对于共产专制政权之邪恶的认识是很到位的。因此,美国能够做到知己知彼,目标明确地对付苏联这个敌人。如今苏联解体了,这些专家在失去目标之后,似乎失去了方向,有的甚至认为美国已经可以高枕无忧了。他们对于集苏共、纳粹和黑手党之邪恶于一身的中共近二十多年来对人类的普世价值、世界文明、传统文化和国际秩序等等的严重破坏,太缺乏了解。当然,这也与中共的奸诈狡猾,善于伪装和专家们的天真轻信有关。

然而,无论如何有一点非常重要,那就是这些专家在美国的影响力非常巨大。如果我们能让他们看到中共的邪恶,把他们的注意力转移到中共身上,人类近期走向的目标就会更加明确。一旦他们了解到,如今中共的邪恶程度对美国的学术独立、媒体自由、传统价值的破坏远非当年的苏联能比;当他们认识到,中共才是当今世界上人类的最大公敌的时候,就会推动美国朝野各界集中精力对付中共。他们毕竟了解马列主义在前苏联造成的灾难,他们如果能把矛头转向苏联极权体制的继承者中共,不仅当年的英雄又有了用武之地,还能根除共产专制这一人类的毒瘤,中国的民主大业在此强劲潮流的推动下一举可成。

这使我联想到了三国时诸葛亮让刘备到东吴后,首先要去拜见乔国老的奥妙所在。做出重大决策的时候,谁的话最有份量?当然是自己人啦……

根据我的接触所知,很多当年的苏联专家都是很有正义感的人,与他们交流谈到中共所做所为之后,他们觉得中共的很多做法与苏联很像,也与纳粹很像。我觉得只要让他们知道现在中共所做的一系列反人类行为甚于苏联和纳粹,他们可以很容易地把原来对付苏联的经验稍作调整,用在中共身上。他们了解共产主义的邪恶,当然愿意这样做。只要我们如此推动,我相信一定有一批当年的苏联问题专家会有动力和使命感加入到挑战中共的行列中来。这将大大有助于进一步推动世界各国认识中共的邪恶,在全球形成反共浪潮。到那时,帮助中国人民结束独裁专制、建立民主宪政就成了他们自己的事情,而不是仅仅从帮助我们的角度思考了。

最后,我还想请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到美国天主教大学IPR研究所联系我,和我一起把中共蚕食美国、残害中国人民的信息送到他们的办公桌上。我们一起迈出眼前这世界性扭转历史走向的关键一步。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