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陈光诚:中国民间报仇案:是报仇,更是战争

2019-04-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陕西汉中市南郑区新集镇三门村张扣扣。(Public Domain)
陕西汉中市南郑区新集镇三门村张扣扣。(Public Domain)

继杨佳、夏俊峰、贾敬龙、明经国之后,最近善良的人们又在呼吁中共对为母报仇的张扣扣“刀下留人”。我完全理解善良者的美好愿望,我也十分想要帮助张扣扣,可是对中共这样一个靠抢劫与欺骗得来、靠谎言与恐怖杀戮维系的政权,过去有太多人期待他放下屠刀,事实证明很难如愿。

首先,各主体要报仇,所面对的对象一旦是一个政权或者是国家机器,而不是其他个体或小群体,虽然也可以说是报仇,但我觉得用战争行为来形容更加恰当。

在独裁统治之下的法律,虽然名字也叫法律,却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法律——社会公器,而只是统治者的统治工具而已。其所捍卫的不是社会的公平正义,而是独裁利益集团的一党之私。它是以维护当权者的利益为重,完全不具备社会公器所具有的合法性和正当性的。

尽管中共有时为了某种需要,会在“依法”形式上装装样子,可是只要中共想要无视法律,事实上现行法律对他们是毫无约束力的。而我们如果要在一个从一开始就不是为了维护社会公正、公民权利而设计的所谓司法系统之下,去寻求得到社会公正、维护基本人权,这无异于缘木求鱼、钻冰取火,最终是无法实现的。

此前遭中共杀害的所有勇士在拿起武器反抗中共暴政之前,不都是拿着法律武器,按照所谓的“正确渠道”,在中共的掌股之中与中共政权进行了长时间的斗争吗?可是结果怎样?杨佳不幸发现:那些上海闸北政法大楼里的中共官僚,宁可花巨额公费大价钱一次一次地到北京与他胡搅蛮缠,却一再拒绝就他受到的伤害给他合理的赔偿。他穷尽了所有的途径,跑遍了所有的所谓“有关部门”,问题总是被踢来踢去,不能得到合理解决。接触得多了,他才发现,这些中共的官僚们比那些直接实施伤害的爪牙们更加可恶。没有他们的袒护、包庇和纵容,爪牙们又怎么敢如此胆大妄为无法无天?

当杨佳认识到他所面对的不仅仅是对他个人的伤害者,而是整个专政机器,而他要复仇就是要和整个中共专制体制作战的时候,走投无路之下,他做出了 “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的决定,并实施了。他,杨佳,以一人之力向专制暴政的国家机器进行挑战。因此,这一由于法律无用、不能保障公民权利,而不得不向国家机器进行的讨伐,已超出了向施害者复仇的范围,其性质根本上就是个体对国家机器的战争行为。

而中共也是动用了整个国家机器的各个系统来对付杨佳。先是战胜并俘虏了他,不给他任何说话的机会,也剥夺了他的律师辩护权。接着又毫无道理的将他的母亲王静梅抓捕,并关进精神病院直到杨佳被杀害。同时,中共的宣传部命令所有媒体删除对中共政权不利的信息,齐声诋毁丑化杨佳。这些抛弃法律、靠国家暴力“优势”解决问题的做法,都是战争状态才有的做法。

至于对敢于抗争的勇士们的杀害形式,无论是对杨佳、夏俊峰、贾敬龙等通过法院经具有很大迷惑性的所谓的“判决”、“执行”,还是像对待范华培那样的直接命令公安射杀,其实质就是要置对手于死地。尤其是范华培的被害,更像是装备太过悬殊的一场战争。

假如他们不是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而是早有先见之明,联手一起向中共暴政发起挑战,如此,我想谁都不难一下子就看出,那是古代叫“造反”或“起义”,现在叫“革命”的战争行为了。

当年的贺龙因遭受不公而拿起菜刀叫“革命”,为什么杨佳、贾敬龙、夏俊峰和范华培以及现在的张扣扣,也是因遭受了不公而拿起菜刀就是“报仇”而不是革命的呢?不同的只是贺龙拉起了队伍,加入了组织而已。

为母报仇的张扣扣的行为得到了90%绝对多数海内外华人的支持与同情,他们全都认为当年中共对张母被杀一案的判决极其不公。这90%的民意说明,人们不仅对杀父杀母之仇不共戴天的传统价值是认可的,还相当于间接地对中共司法系统办案的公正性作出了否定的公投。

当年的案件中不管是法院偏袒、徇私枉法,还是央视的偏报颠倒黑白,不公的痕迹、党的意图都一目了然。当年的凶手若不是仗着有关系而有恃无恐,就不敢杀死张母了。若当年的判决是公正的,能够及时惩治恶人,还张母公道,张扣扣为母报仇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因此可以说,是这个不公的社会制度,导致了这一切的发生。张扣扣为母报仇,体现了对母亲至爱的人性光辉。然而,他或许还未必像杨佳那样深刻认识到体制之恶、制度不公是使得恶人嚣张行凶杀死其母亲的前提条件。

当然,事实上在共产专制下遭受不公,产生要讨回公道的想法时,理论上就已经成为了这个专制政权的敌人了。一旦踏上维权路,你就会发现,导致社会不公的根源,就是这个邪恶的专制体制。随着深入的了解,社会制度性的不公导致的无处不在的腐败将彻底颠覆人们过去从中共的宣传中得到的认知,真正认识共产专制社会的黑暗现实。只要一个人拥有可能被这个政权或其裙带关系中的某人看上的东西,住宅,土地甚至是器官,就有可能成为掠夺的对象。因此,生活在专制之下的人们,最好提前做好自力救济的联手准备。

总之,对专制下的任何源于体制的不公、腐败和掠夺所造成的侵权、伤害而引起的人民的反抗行为,无论反抗的对象是针对整个体制还是体制的一部分,都超出了法律的范畴,用战争思维对其进行解读,其中很多不容易理解的关系,就变得十分清晰了。杨佳事件如此,范华培事件如此,明经国、张扣扣事件也是如此。

从报仇到战争——这是被侵权、被侮辱、被损害、被杀害者寻求公平正义必然的选择。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1)
Share

匿名游客

自费举报香港食物安全罪案274宗
正直市民遭香港当局打压致精神失常
——一位受害女童父亲的悲惨遭遇

Tac先生对女儿一直呵护有加。一天,三岁幼女食用香港某超市出售的食物后,持续高烧,送医院急救,方知是感染肠胃炎。后经化验,该食物内含有数十条虫。

此后,Tac先生又发现多间超市出售发霉、变质和过期食物。对香港执法部门漠视投诉,玩忽职守的行径,Tac先生极为愤慨,先后向主管当局、立法会议员发出数百封邮件,痛诉不安全食物之严重危害,跪求当局从善如流,重典治乱。然而,Tac先生的正义诉求,犹如石沉大海。

为防悲剧重演,Tac先生决定揭穿重重黑幕。透过对全港数百间大型超市的暗访取证,Tac先生耗资逾万元购买了数百种不同品种的过期食物作为证物交予当局,现场拍摄了数以千计的照片和影片,向当局提供了数十万字的食物投诉供词……

Tac先生调查发现,位于香港繁华商业中心区内某大型超市,在五个多月内,先后十一次售卖过期食物,而距离该超市不足五十米处,就是香港食物环境卫生署总部。更令人愤慨的是,Tac先生在铜锣湾某超市付款购买多件过期饮品作为证物后,遭多名店员抢夺毁证。Tac先生致电当局求助,当局拒不派员到场执法,致使涉嫌干犯罪行者得以逍遥法外。

在八个多月内,Tac先生排除各种阻力,先后举报了274宗超市涉嫌售卖过期食物的个案。而当局数以千计的执法人员又是如何监管和巡查的呢?官方资料显示:此前三十个月内,当局发现食物已超过食用期限的个案总数为4宗。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当局对商家罪行视而不见,对民众健康麻木不仁,是造成今日香港过期食物泛滥成灾、无良商家有恃无恐的根本原因。如果无人挺身举报,香港食物安全触目惊心的真相将永远被掩盖。Tac先生“不识时务”的举报触犯了当局大忌,恼羞成怒的当局展开了一系列疯狂的报复行动,必欲置之于死地而后快。为了继续粉饰太平,当局不断玩弄花样,刻意制造高压恐惧,处心积虑地阻挠Tac先生举报,以各种防不胜防的卑鄙伎俩,对Tac先生进行残酷的精神迫害,致其精神健康状况急剧恶化。Tac先生无法接受的是,作为纳税人,自己每年将辛苦赚得的血汗钱供养给政府,官员养尊处优,坐享高薪厚禄,却罔顾市民权益,悍然动用政府资源,对付一个为公益而艰辛奔走的正直市民。

近年来,全国各地政府纷纷设立举报专项基金,奖励市民举报食物安全犯罪,不遗余力加大打击食物安全犯罪力度。香港当局却冒天下之大不韪,一方面穷凶极恶,视举报人如眼中钉,不择手段打压市民举报;一方面倒行逆施,放纵销售商将一些容易变坏的食物日期标签由“此日期或之前食用”篡改为“此日期前最佳”,以逃避法律惩罚。

《苹菓日报》、《星岛日报》、《东方日报》、《明报》、《太阳报》、《文汇报》、新浪网等香港各大媒体对Tac先生举报过期食物进行了全面报导,香港食物安全丑闻欲盖弥彰。然而,食物安全“无人管”的乱象不但没有收敛,反而愈演愈烈,持续蔓延。

香港申诉专员公署担当监察政府运作的角色,包括政府监管不力等,并有权就可能广受市民大众关注的课题进行主动调查。Tac先生多次致函要求申诉专员介入调查,均遭拒绝。痛定思痛,Tac先生不得不寻求全国舆论的声援。此时的Tac先生,面对排山倒海的压力,精神濒于崩溃,经香港某医院精神科确诊患上“混合性焦虑抑郁症”,疾病的折磨时常让他痛不欲生。

人间正道是沧桑。Tac先生不畏强权,曝光香港食物安全潜规则,为坚守良知,捍卫正义付出了惨重代价,期盼社会各界仗义执言,爱心人士伸出援手,一起帮助Tac先生走出困境。(Tac先生邮箱:enquiry@china.com)


*更多图片请透过百度或谷歌搜索“曝光香港食物安全潜规则”

2019-04-30 11:09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