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陈光诚:李文足突发疾病 王全璋被暴力阻止探视

2020-04-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709律师王全璋律师的妻子李文足因盲肠炎入院治疗。(王峭岭推特)
709律师王全璋律师的妻子李文足因盲肠炎入院治疗。(王峭岭推特)

王全璋律师的妻子李文足日前在北京突发疾病,腹痛难忍上吐下泻,朋友野靖环帮忙打了120将她送到医院,经过一番周折才被收治。急诊诊断为急性阑尾炎,建议立即进行手术以免穿孔。后来医院外科主张先采取保守治疗,观察后再作决定是否手术。

接着,李和平夫妇等朋友闻讯赶来将孩子接走照顾,王峭岭在医院陪仍然腹痛不止的李文足输液。

与此同时, 2020年4月5日出狱后一直被中共非法拘禁在济南不让他去北京与妻儿团聚的王全璋律师闻讯后,想要立即赶往北京,却遭到中共爪牙们(公安和便衣)的暴力阻截,并被带到派出所非法限制人身自由,说是正在请示领导决定。

“709”被迫害律师和他们的妻子一直被中共独裁政权视为心腹大患。联想起当年江天勇律师在建三江围观黑监狱时,被中共指使的爪牙打断八根肋骨,而在北京医院多次检查都被告知没有问题。直到有机会到异地检查时,才被告知事实真相。李文足在北京的治疗和手术都将充满危险,请大家密切关注。

中共从来就是有党性没人性,不要对中共爪牙的所谓“请示领导”抱有任何期待,中共只会作出最邪恶的决定。

我想到,2012年初,就在我全家被中共非法拘禁时噩耗传来:我的二哥突然离世。中共当天动用了几百人,暴力阻止我与家人去见我的哥哥最后一面。就连我母亲在自家院子里悲哭也不允许,中共命令打手们强行将她拉到屋里……。当时奉命驻扎在我家里的第二组打手约30人,只因没能坚决执行中共绝不能让我们走出家门半步的邪恶命令,而遭惩罚。也许是他们看我们当时哭的悲痛欲绝不忍阻止,而让我和母亲离开了家门几十米才出手阻止。一天后该组即被解散,所有组员被编制到另外两组里,原来的组长、副组长等共党的干部也都被贬,成了其他组的普通组员。这就是永远张扬邪恶的中国共产党。

如今在坚持抗争了超过四年半后,李文足病倒了;她的老公王全璋律师被中共非法拘禁在山东济南,唯一的孩子只能拜托朋友代为照看。在此,我只想说:709被迫害律师和他们的妻子都太不容易了!请朋友们通过各种可能的方式,给他们一些关爱。面对中共毫无底线的无耻下作,我们要努力推动国际社会形成消灭共产专制的共同阵线。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