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陳光誠:溫家寶是良相還是影帝,聽其言更要觀其行

2021-05-12
Share
評論 | 陳光誠:溫家寶是良相還是影帝,聽其言更要觀其行 中國前總理溫家寶。
(AFP)

最近因爲前中共總理溫家寶的文章在黨的喉舌上,被中共下架產生了一系列連鎖反應。在中共黨內產生的爭議或者分歧究竟有多大尚且不十分清楚,可是在民間有關溫家寶到底是良相還是影帝的爭論,高潮卻是一波超過一波。而且不僅在中共淪陷區的網上網下如此,就連在海外的華人各方,同樣是爲此各抒己見,甚至脣槍舌劍互不相讓。看上去似乎令人眼花繚亂,一時難以定論。

反觀歷史,自從溫家寶2002年出任中共總理十年間,他確實在不同的場合說了一些不僅聽起來令人很舒服,並且給人充滿期待的話。特別“高大上”的比如:“沒有政治體制改革的成功,經濟體制改革不可能進行到底,已經取得的改革和建設成果還有可能得而復失,社會上新產生的問題也不可能從根本上得到解決,文化大革命這樣的歷史悲劇還有可能重新發生”,“公平正義的光輝應該就像太陽一樣”等等。在具體事情上,無論是汶川地震時說“一定要追查豆腐渣工程中的腐敗,追究責任人”,還是浙江溫州動車出軌事故中說“要徹查事故原因”……,溫家寶的很多“豪言壯語”都令人覺得無需採取什麼行動,只要相信黨中央、等着中共中央展開調查就行了。如果你真的相信諸如“中央還能騙人嗎?”之類的話語,有可能成爲習慣受騙的“巨嬰”。

溫家寶說“一定要把事實查個水落石出,還歷史一個公道,給人民一個交代……”,聽起來是多麼高大上!令人無懈可擊!可是,我們必須要問一句:哪一項他真正用行動去踐行了?!更別說是實現了的!衆所周知,以前就連溫家寶自己也常說:“聽其言還要觀其行”,老百姓也常說“光說不練假把式”。有誰能舉出一個可信的、能夠查證的實例來證明,溫家寶曾經爲了去實現他自己的諾言而就哪件事情努力嘗試過?只是因爲權力太小,有心無力最後沒能成功的例子嗎?恐怕沒有人能夠舉得出來,因爲這樣的事情就沒發生過。

儘管溫家寶自己在這次寫的(後被中共下架的)文章中說:“我同情窮人,同情弱者,反對欺侮和壓迫。我心目中的中國應該是一個充滿公平正義的國家,那裏永遠有對人心、人道和人的本質的尊重,永遠有青春,自由,奮鬥的氣質。我爲此吶喊過,奮鬥過。這是生活讓我懂得的真理,也是媽媽給予的。”也許溫家寶曾經真的希望這樣,也許他在上世紀八十年代真的爲此奮鬥過,不過“六四”屠殺發生以後,如果那些我們都知道的、他說過的“高大上”語言就算是他爲此吶喊過,我們姑且認可,但是我不認爲他真的爲此努力奮鬥過。

別的我不知道,2012年4月,當時我爲了躲避中共的第三次黑幫綁架而進入美國使館避險時,據親自參與同中共談判的美國官員回來說:“這件事情已經到達了中共中央最高層,胡錦濤和溫家寶都知道了。現在就是個面子問題……。”

確實如此,“同情窮人,同情弱者”這樣的說法都對,作爲一個仁者,確實應該具有悲天憫人的情懷,同時更應該具有“傲上而不忍下,欺強而不凌弱”的英雄氣概與擔當。可是從我2005年被中共綁架回山東東師古軟禁、毆打,到後來被構陷判刑入獄關押,一直到坐滿最後一天牢獄,又立即被中共挾持回家繼續遭受更嚴格的非法拘禁,這一切對我們的打壓迫害歷時近七年,超過胡溫當政十年的三分之二以上的時間。據美國前總統布什先生親口對我說,他曾經直接向胡溫提出過我的事情,當時還是雷德做駐華大使。因此胡錦濤和溫家寶從一開始就知道我被迫害的事情,絕非是我進入美國大使館之後才知道。當時的使館官員也只是估計着說:“中共黨內,像溫家寶這樣的改革派官員是支持你的。”見我露出不解的表情,他又補充說:“隔着桌子從他們的表情就能看得出來……。”可是,有誰聽說過溫家寶對此事表過什麼態嗎?

當然,“水至清則無魚,人至察則無徒”,對於真正認清共產專制體制邪惡本性的任何人,不管是體制內還是體制外的,只要他確實用實際行動想要推翻共產專制體制,決心與邪惡中共決裂,就是同道中人,必須共同聯手進行反共行動,他們當然有權參與中國的革命行動。就算有些中共幹部曾經參與對人民的迫害,只要他願意棄暗投明,立功贖罪,在轉型正義的過程中也應該根據具體的實際情況進行將功補過。何況即使是中共幹部,也只是清算少數手上沾着人民鮮血者,多數黨員進入體制只是想利用壟斷一切的專制體制最大限度地攫取利益,對那些看到中共大勢已去再行動的投機者則另當別論。

不過,僅僅因爲像黨的溫總理這樣的高官,只是說了幾句和中共魔鬼不太一樣的話就做過度的解讀,很容易誤入歧途。比如這次溫先生的文章,人家最多算是黨內老領導對後輩做的某件事情表示不同看法而已,就連批評都算不上,就解讀成爲“不滿”;文章中連憲政法治、新聞自由、民主制衡都沒有提到,就將其解讀爲“有可能與我們站在一起”,實在脫離事實太遠。你怎麼知道後輩做的其他事情他們沒有一起商量決定?至於把這個看成是“黨內有人要站出來反共,我們應該團結,聯合,鼓勵他們,否則其他體制內的人就不敢站出來反共了”的解讀,根本就是無的放矢,實在是一廂情願,解讀發揮得太過離譜!

在目前情況下,對於體制內的中共幹部而言,如果站出來反共只有流亡和進監獄兩個結果,誰都不會僅憑着良知就放棄既得利益,主動起來反共。除非是因爲在體制內失勢、危險正在降臨,不得已而爲之。除了一些信仰者,又有誰是良知使然呢?反之,如果人民的力量足夠強大,勢不可擋,中共拒絕變革將會死得更慘時,黨內主動棄暗投明者會大有人在。

因此,即使溫家寶再怎麼同情窮人、同情弱者,在官民矛盾如同水火,根本無法調和只能靠暴力維穩的今天,試問他肯爲了窮人與弱者的利益去以失去自己利益冒險,不顧中共的利益站在人民一邊嗎?如果不是,對“他們會反共”的解讀不是無的放矢又是什麼?如果說,九個常委各管一攤別人不好插手,那麼就連同事都不願得罪的人會願意得罪整個黨嗎?

另外,不管他的初衷是不是幫着中共唱白臉只說不做,給人民虛假希望的效果就是起着幫助中共維穩的作用。作爲一個在中南海里工作近三十年、十年擔任總理的人來說,毫無疑問是深知“明知不可爲而爲之”的後果的。因此,他絕不會爲了他口中的“公平正義”或者“同情弱者”,而做出什麼自毀前程的事情來。這一點從,他們掌握權力的時代都早已成爲過去式,“好事沒辦成,壞事卻做了不少”,就足以證明了。

在2008年5·12 大地震中,人家爲了避免災民羣情激憤形成失控,說幾句諸如“一定要追查豆腐渣工程中的腐敗,追究責任人”等等安撫、麻痹四川災民,以解燃眉之急,許以空頭承諾,很多人至今不僅沒有意識到上當受騙——中了共產黨的緩兵之計、錯過了凝聚民心的戰機,還信以爲真了。接下來,進京上訪要求兌現承諾“調查豆腐渣工程中的腐敗問題”,遭到大小流氓上下聯動、綁架截訪成爲維穩對象,纔是“骨感”的現實。

綜上所述,中國的未來唯有抗爭,不拘一格的抗爭。在“黨爲刀俎,民爲魚肉”的情況下,人民只是他們眼中的“韭菜”。小羊拿什麼和狼合作、聯手?因此,對於統治者,人民不僅要聽其言,更要觀其行。儘管一些漂亮的話說了比不說要好,但是人家只是有“戰略策略”地說說而已,就被尊稱爲“良相”。人家中共會不會覺得,你們被賣了還在幫着他們數錢?至於在胡溫時期,對打壓所有要求針對四川地震中的豆腐渣工程展開調查、追究責任的人,如黃琦、譚作人等被構陷判刑;對高智晟和我等維權者被中共視爲敵人的人的統一打壓迫害行動中,他是否表示過反對?我想答案是否定的。那他就對中共這些邪惡行爲同樣負有責任,難脫干係。

人民在組織起來形成排山倒海之勢之前,一定要保持清醒,必須知道誰纔是我們人民的公敵。即使不能從政治和軍事的戰略高度找到砸爛共產專制體制的良策,至少不應該被中共幹部中演得太真的政治演員帶進戲裏。尤其是我們這些曾經遭受過中共邪惡政權直接迫害的人們,終日打狼難道還不瞭解狼的本性嗎?!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