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陳光誠:隔着黨國求真相,必然被視爲敵人

2021-05-18
Share
評論 | 陳光誠:隔着黨國求真相,必然被視爲敵人
Photo: RFA

2021年5月9日下午5:40分,四川成都49中學高二學生林唯麒與家長說“再見”進入學校1小時後,在6:40分墜樓身亡。事發近兩小時後,救護車纔到達學校現場;晚上九點,家長才被通知趕往學校。但是校方拒絕告知家長屍體在哪裏,也就是不讓家長見到林唯麒的屍體。

5月11日,當林唯麒的媽媽坐在學校門口痛哭時,隨着前來聲援的網友越來越多,成都公安把林唯麒的媽媽看成了維穩的“興奮源”,強行把處於悲痛欲絕中的她抬走,並且暴力打傷了很多前來聲援的網友……!有網友說,這就是根本不想解決人民提出的問題,只想解決提出問題的人民。

由於警方受命儘快結案,於11日發出通報說,“排除他人所爲,排除刑事案件,今公安調查未發現學校存在問題”,得出“林唯麒是因個人原因輕生跳樓自殺”的結論,並且說家屬對此通報結論無異議。

但是林唯麒的媽媽在看到通報的當天,就在微博上聲明表示不認同官方的說法,要求和孩子的班主任直接對話,要求看到完整的監控錄像。在此之前,林唯麒的母親嘗試着與媒體聯繫,可是所有她聯繫過的“喉舌”們全都裝聾作啞、不予理會。在萬般無奈之下,她只好藉助微信發出自己的聲音。在獲得網友同情與強大支持、形成強大輿論壓力後,事情才似乎有了一點轉機。

中央“喉舌”新華社也開始發文支持,要求地方公佈真相。成都公安隨即表示,事情仍在進一步深入調查中。難道剛剛發佈的公告,是通過草率浮淺的調查得出來的嗎?

但是好景不常,事情僅隔了一天,12日中央“喉舌”就變調了,轉而支持成都公安原來的調查結論。真不愧爲是“黨的喉舌”,變得這麼快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中共爲了監控人民、防止人民造它的反,在全國各地不只拉近兩億個攝像頭(這還不包括專門爲了監控人權捍衛者,而安裝在他們家周圍或家中的)。其實,追求真相的人們當然不必跟着中共的說法走,不管中共當局怎麼巧言善變,會說的不如會聽的。一般情況下,僅憑常識就不難判斷:凡是怕監控曝光,就是想掩蓋什麼;想掩蓋的,肯定是見不得光的勾當。爲什麼在中共淪陷區,每到人民需要調取監控錄像尋求真相的時候,這些攝像頭或者電腦總是“恰到好處地‘壞掉’”?江西贛州學校如此;浙江寧海學校如此;北京私立匯佳學校如此;今年三月,重慶涪陵職業教育中心也是如此……。當然,徐純合事件、錢雲會事件更是如此。一次兩次也就罷了,爲什麼總是如此?難道這些攝像頭們也全都有黨性、沒人性了嗎?

在林唯麒墜樓案件中,爲什麼事情發生後拒絕讓家長看到全部的監控錄像?第二天,家長才看到了一個不全……,或者說是被編輯、刪改過的監控視頻?是什麼人……,又是受誰的指使,在緊急連夜編輯、刪改這些視頻?爲什麼事情一出,全校師生就都被下了禁口令?甚至被威脅“凡是在學生中討論這件事情的人,一律被開除學籍;一旦被開除,沒有哪個中學敢接受,就連大學也上不了……”?根據當局不讓家長見到屍體,就可得出“假如能請獨立的第三方法醫進行檢查鑑定,一定會有所發現”的結論來。

其實在中共淪陷區,一切社會不公的總根源在於所有權力都被共產黨壟斷了。在沒有監督、沒有權力制衡的獨裁專制體制下,黨領導一切、決定一切,包括什麼是真相,什麼不是,都由黨說了算。人民與公平正義、事實真相之間,隔着一個黨國。人民隔着黨國求真相,必然被視爲敵人。只要共產黨把你說成是“境外勢力”,就具備了黨對你暴力鎮壓、格殺勿論的前提,無論對你怎樣的不擇手段進行迫害,也沒有人敢於支持你了。如此被延用了七十多年,讓黨國一舉數得的方法,共產黨怎能不一用再用呢?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狙共人
狙共人 說:
2021-05-18 20:57

中共不亡,世無寧日,全世界文明國家聯合起來消滅中共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