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陈光诚:“六四”年年悼 今年很不同

2022.06.0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评论 | 陈光诚:“六四”年年悼  今年很不同 2022 年 6 月 4 日,在中国驻洛杉矶总领事馆外的抗议活动中,一名示威者在临时纪念馆点燃香火,以悼念“六四” 三十三周年。
美联社图片

八九“六四”三十三周年悼念活动,在世界各地举行。1989年春夏之交,北京和很多城市的学生和市民走上街头要求民主自由,6月3日夜里至6月4日清晨,中共军队用机枪和坦克屠杀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到现在已经三十三年了。

我今年参加的悼念活动结束了。之所以有意将此文写在悼念“六四” 三十三周年之后,就是想多引发一些朋友们的思考—— 三十三年过去了,中共暴政不仅没有倒,而且从“一声枪响,由偷便抢”。 中共更加肆无忌惮地奴役、迫害沦陷区人民,甚至还通过“喉舌”宣传出一些“屠杀人民的理由”,比如:“不如此,经济不会取得后来的发展”……,以此自我标榜当年镇压人民的“正当性”。更可悲的是,有些人还在不同程度上认可中共的这些说法。那么“六四”屠杀给我们最大的警醒……,或者说是对中共邪恶本性的认识、启示到底是什么?

其实答案早就有了。近期,一位网名为“量子跃迁”的推友说得十分明确:“六四的最大意义在于:中共以大屠杀的方式决绝地回答人民,对中共制度进行任何政治改革,连门儿都没有。从此后,一切改革、改良的路径都是有去无回的死路。”

著名的人权律师高智晟曾经说过:“要求作为‘六四’ 凶手的中共来平反‘六四’,不仅仅是技术上的不可能,还因为它没有这种道德、法律和资格。从中华民族的长远利益看,由中共来平反‘六四’是对中华民族久远价值的又一次巨大伤害,这无疑将再次耽延中华民族摆脱中共罪恶统治灾难的机会及期限。中共的存在,才是所有灾难的根本性根源……。”

上述这样的认识的重要价值,多年来没有引起大家足够的重视。三十三年来,各界人士若早一点认识到这些,也许就不会再在“要求中共平反‘六四’”上浪费太多时间,转而另谋其它灭共的途径了。若是如此,在大家的齐心协力之下,铲除中共暴政、结束中共罪恶统治也不是没有可能。

今年我在参加了几场悼念“六四屠杀”遇难者蒙难 三十三周年的活动后,明显感到有些有识之士已经摆脱了“合理非”的束缚,有了新的认识,不再只是着眼于向世人讲述屠杀的过程与细节和要求中共“平反‘六四’”。有些活动在“六四”纪念日之前举行,但是,主题已经扩展到“拥抱自由、反抗暴政”,从更大的范围在思考如何结束共产暴政——铲除这导致中共沦陷区一切不公的总根源。不管将其看成“见事太晚”,还是“亡羊补牢”,从要求凶手“平反”到追究凶手责任;从“反共”到“灭共”,能够回到正确的轨道上总是令人高兴的进步。

因此,从年年悼念“六四”、要求中共“平反”,到认识到“改革”已死,必须把工作重点转移到“铲除”导致沦陷区一切不公的总根源——共产专制制度上来,这的确是认识上的革命性重大提升。

认识到“共产党的存在才是所有灾难的根本性根源”、“共产专制制度是滋生暴政的土壤”,可以说,这才是抓住了问题的要害。

期待接下来从新的认知出发,制定战略、调整战术,对症下药地针对人民公敌进行定点打击。锁定解除中共暴政的武装、建立起对公权力有着最大制约的民主宪政体制,最大限度地保障公民的基本自由与人权。

只有这样,中国和中国人民才可能有光明的未来,才不会在走不出的被中共奴役、戕害的各种怪圈中轮回。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