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陳光誠:不怕黑社會 就怕社會黑

2022.06.20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評論 | 陳光誠:不怕黑社會  就怕社會黑 2022年6月10日凌晨,中國唐山一家燒烤店一羣男子暴力圍毆幾名女子。
A THIRD PARTY/ Reuters

6月10日凌晨,唐山幾個流氓混混在一個燒烤店當衆猥褻年輕女孩子遭拒後,惱羞成怒將女孩拖出店外拳腳相加、圍毆暴打的視頻傳遍網絡,成爲網民關注的焦點。此視頻傳播速度和民衆對事件的關注度極高,在中共的網管猝不及防之下,相關信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擴散開來,登上了熱搜頭條。

這樣的事情在中共自問自答“中國爲什麼這麼安全”中,超越了審查與管控成爲熱點,熱得一發不可收拾。這當然是中共暴政不願看到的,無論是中共中央高官,還是地方基層小吏。如今,人民用中共當年自問自答的題目來質問中共:“中國爲什麼這麼安全?連喫個夜宵都會被流氓猥褻,慘遭當衆毆打。”你中共當年準備好的答案肯定用不上了,何不給人民一個清楚的新答案?!

到目前爲止,事情發生已經十天有餘,仍有很多人將此類事情歸結於“黑社會猖獗”,此言差矣,謬也。在共產黨壟斷一切權力與資源的淪陷區,什麼事情的發生會與共產黨的專制統治沒有關係?!好事情都是共產黨“領導有方”,壞事情就不是“共產黨領導得好”,而變成“黑社會猖獗”了?這符合邏輯嗎?

試問,沒有中國共產黨如此這般的領導,黑社會是怎麼猖獗起來的?中共賴以生存的爪牙之一 -- 公安部門,本身就是專制暴政權力的延伸。沒有他們與黑社會沆瀣一氣、狼狽爲奸,甚至直接權力尋租、公然交易,那些流氓混混怎能成爲危害一方的惡霸、欺壓百姓的地頭蛇?!淪陷區內,全國各地的公安局、派出所哪個不是流氓黑社會的保護傘?!靠着向黑社會、各種會所、妓院……收保護費,爲公安局、派出所個人創收。那些打算開辦會所或者舞廳的人,事先要與分管該地區的公安商量好了給他們多少乾股、怎樣分成……,達成協議後纔開始裝修開業。這些會所會爲提供保護的乾股股東 -- 公安局長或者隊長們準備好專門的房間,供其隨時享用。

早在二十年前,山東臨沂市西城區派出所一個所長的位置,要向市公安局行賄幾百萬才能拿到,當時還是劉傑當局長。如今,據說交易早已是天價了。不過無論價格怎樣暴漲,這樣的買賣總是穩賺不賠。記得九十年代,百姓有句順口溜:“公檢法,國地稅,三陪女,黑社會”。其中,“三陪女”被歸爲“新四害”實在是太冤了。

實際上,在中共淪陷區根本沒有唐山與佛山之分,也沒有杭州與天水之別,只有惡事是否在陰差陽錯之下被爆了出來,成爲人民關注的熱點之分。

反觀歷史,每當這類惡事發生時,中共總是站在邪惡一邊,把當事人嚴密控制起來,使得他們發不出任何聲音;同時刪帖封號掩蓋真相,通過“喉舌”放出所謂“正在調查處理”的假信息欺騙人民;實際做的卻是不斷地銷燬證據,打壓敢於仗義執言者。多年前,湖北巴東的鄧玉嬌案如此,北京的雷洋被“嫖娼”案如此,徐州八孩“鐵鏈女”案如此,正在發生的唐山羣毆女子案也不會例外。

此時,與其指望黑社會的保護傘 -- 中共公安去打擊黑社會,還不如讓狼幫你看好羊。因爲,狼看羊誰都知道意味着什麼,而且遠沒有讓黑社會的保護傘打擊黑社會那麼具有欺騙性。讓善良人對邪惡抱有希望的危害性有多大,對有常識的人來說,應該是不言而喻的。

總之,有位網友說得好:“不怕黑社會,就怕社會黑。”中共淪陷區一切不公與邪惡的根源在於制度,共產專制制度不除,類似於唐山流氓打人事件、徐州“鐵鏈女”事件,以及類似雷洋、曹順利等人的惡性事件還會不斷髮生。只要中共存在一天,這些事情就別想得到解決,而只會不斷地在不同的時期,以不同的形式,發生在生活於中共淪陷區的不同人的身上。

若不從長計議結束共產暴政,不僅是今天中共淪陷區居民,連同其子孫後代也難以倖免。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