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陈光诚:两岸洪水:对比官民地位天壤之别

2021-07-26
Share
评论 | 陈光诚:两岸洪水:对比官民地位天壤之别 2021 年 7 月 24 日,河南省新乡市的一村庄遭遇暴雨,村民站在洪水中请求救援人员帮助她的家人。
路透社图片

2021年7月20日,中共沦陷区的河南多处暴雨。此前气象部门的预警被中共党委全然无视、没有及时关停如地铁、隧道等低洼的公共交通系统,水库泄洪又不提前通知……导致洪水灌入地铁、隧道,酿成大批人员伤亡的严重灾难性后果。另有消息说,像河南新乡、鹤壁等其它农村地区虽然没有洪水灌入类似地铁隧道之中,但普通百姓受灾比郑州更加严重,只是由于断网断电,视频图片无法传出。

在此情况下,中共当局不是第一时间全力抢救受灾居民,而是首先发动各路力量忙着维稳。不仅在网上安排水军,疯狂删帖、封号,还对上传受灾图像视频者,以及对官方公布的死亡数字提出疑问者和批评中共第一时间维稳而救援迟缓者进行谩骂、侮辱。党的宣传机器也开足马力对共产党歌功颂德愚弄百姓。对于“为什么气象部门提前发出的预警没有得到重视,导致大批人员死亡的真正原因到底是暴雨,还是没有提前通知的水库泄洪?“等等问题,这些喉舌们却只字不提。

相对自由的驻华外国记者闻讯纷纷亲赴河南报导,却遭到所谓“民间自发性阻拦”,只见有人当场斥责“国际媒体断章取义,对中国不友好”。请问他们平时能看到这些国际媒体的报道吗?若不能,他们脑子里“对中国不友好”的想法就是来自于中共的仇恨宣传。

实际上,根据我多年与中共斗争的经验,这根本不可能是民间自发性阻拦,而分明是中共中央统一安排部署,直接指挥地方当局组织爪牙们假冒“群众”有系统地非法阻止国际记者采访。

很多人都知道,在中共沦陷区的外国记者全都在国安局的密切监控之下。过去中共要求他们,只要离开北京,就要向外事部门申请,现在则直接通过大数据对他们进行监控。

回顾当年,从我被中共政权非法拘禁开始,中共就命令山东临沂党委组织警察穿上便衣,乡镇官员和村妇女主任等一众人到公路上阻拦国际记者,抢夺设备,甚至殴打记者。在我遭受中共迫害的七年多时间里,中共一直都是这么干的。我敢说,七年多在山东发生的数十、上百起这样的事情全部都是中共高层统一安排部署并指挥实施的,其中没有一个人是所谓“自发参与”的。

朋友们还记得美国之音记者叶兵去山东济南采访孙文广教授和刘晓波去世时在医院外发生的事情吧,那些拖拽记者、抢夺设备的人有哪一个是所谓的“群众”。还有太石村、邓玉娇案、建三江案……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正如光传媒所说: “在中国,人民能自发做什么?Nothing,全被中共控制”。

人民身在水深火热当中,中共高层不仅没有一个人到灾区现场慰问,习党魁还跑到西藏去了。在那里,洪水绝对淹不着。中共知道作秀也没人相信,索性干脆不作了。作为受害者——中共的奴隶,若仍然为奴隶主歌功颂德,甚至跪舔,就非常不应该了。

无独有偶, 2018年7月25日在中华民国台湾的中南部也发生了洪水,民国总统蔡英文立刻赶到嘉义县受灾现场视察灾情,慰问选民。她坐在装甲车上遭到了当地民众的当场斥责,并且群众直接拉起警戒线阻止车辆前进,要求蔡英文不要坐在车上作秀,下车来和人民一起感受苦难。蔡总统只好下车步行。即便如此,人民还斥责说:“蔡总统,你不要总拣干的地方走,你应该走在泥里。人民还泡在水里呢?救援的物资和设备怎么还没来?……”

一周之内发生在台海两岸的洪水对比出两岸官民地位的天壤之别。民主体制下,人民是主人,官员是公仆,主人斥责仆人天经地义。共产专制下百姓是奴民,官僚权贵们是奴隶主。奴隶们对奴隶主只能歌功颂德阿谀奉承,奴隶主对奴隶视如草芥司空见惯。

俗话说:不比不知道。相比之下,中共沦陷区人民还要被中共马列专制政权奴役多久?!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