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陈光诚:“姓党秀”助人民认清共产专制本性

2019-11-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11月3日,中共公安部部长赵克志公开宣示,“公安姓党”。(Public Domain)
2019年11月3日,中共公安部部长赵克志公开宣示,“公安姓党”。(Public Domain)

在一年前中共喉舌中央电视台公开表态“央视姓党”之后,2019年11月3日,中共公安部部长赵克志也公开宣示,“公安姓党”。估计,这类路人皆知的“姓党而不信党”的“效忠”表演秀,还会有人代表部门继续效仿。不过在民智已开的现在,这并不那么重要了。明白的人谁都知道,共产专制政权一直是打着人民的旗号干着反人民的事情,这是专制的本性使然。重要的是,面对一个不断与民争利,不断用暴力剥夺民权却厚颜无耻地声称“共产党除了人民的利益外,自己没有利益”的流氓政权,我们如何逐渐掌握包括话语权在内的主动权。

与其说他们是在向中共表忠心,倒不如说是他们在表态与人民切割。这种表态无异于直接告诉中国人民:当人民的利益与共产党的利益发生矛盾时,他们会帮着中共镇压人民。中共豢养的狗头们在此时做出摇尾讨好乞怜式的表态,到底意味着什么?这是中共感到危机后,向人民发出不要挑战它的威胁吗?


中央电视台公开表态“央视姓党”。(Public Domain)
中央电视台公开表态“央视姓党”。(Public Domain)

无论如何,既然姓党了,“人民公安,人民警察”等带有“人民”字样的称呼,就都应该改成中共公安或共产党警察才符合实际。若仍然叫“人民警察”,岂不是名符其实的挂着羊头卖狗肉了吗?既然变成了共产党的家丁党奴,公安系统的所有开销就都应该来自中共的党费,不应该再从国家财政拿一分钱,否则你中共公安就是强抢民财的强盗。

其实,历史不断证明,越是这样积极表态效忠的奴才,越是最为靠不住的。在利益面前、关键时刻,这类家奴最容易毫不犹豫地弃主,甚至杀主求荣。

春秋时期有这样一个故事:齐桓公对易牙说,“你做的饭太好吃了,只是还没吃过你做的婴儿肉”。第二天,易牙就把自己的小儿子蒸熟了献给齐桓公;还有一个大臣名叫竖貂,得知齐桓公对后宫不放心,就自己割了自己的生殖器去后宫服侍。可是等到齐桓公得了重病要饭吃,要水喝,宫女们都说没有。齐桓公问,这是怎么回事?宫女说,易牙、竖貂作乱,封锁了王宫,什么也运不进来了。齐桓公死后六十七天无人理会,直到尸体腐烂,蛆虫爬到宫廷,人们才察觉国君已经死了。与易牙、竖貂相比,大大小小的赵克志们代表本来就属于党的部门、明确一下部门姓党又算得了什么呢?人民对此大可不必担心,当中共大势已去时,这样见利忘义的官吏反而会较快地抛弃中共。应该担心的是那些中共当权者们,当共产大厦倾倒时,这些赵克志们很可能会象易牙和竖貂对待齐桓公那样对待你们。

中共官员的“姓党秀”充分暴露了中共政权的专制本性,此举帮助人民更加认清中共反民主、反法治、反人民的真面目。虽然中共在未夺得政权之前曾经说过,“要建立美国式的民主中国”,但是它从来没有把“推动中国实现民主”写进党章,只是用来作宣传而已。因此,如果说,老一辈被中共骗得很惨,利用得太狠了的话。那么我们现在,再也不要相信共产党,再也不要继续上共产党的当了。砸烂共产专制体制,建立民主宪政中国,这是中国人民的唯一出路。让我们携手共同努力吧!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