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陈光诚:制度问题要从改变制度解决

2019-11-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11月20日,依然有一小部分抗议者不肯撤离香港理工大学。(美联社)
2019年11月20日,依然有一小部分抗议者不肯撤离香港理工大学。(美联社)

自从2019年6月9日至今五个多月来,中共在香港所施行的种种暴行,不断通过媒体传遍世界,世人由此彻底认清了中共政权反民主自由的专制本性。

看到今天发生在香港的中共的一系列暴行,中共想继续拿所谓“一国两制”的统战手段欺骗已经走上民主之路的台湾是没有任何可能性了。“一国两制”失去了它的欺骗性便不再具有任何用处,等同于寿终正寝了。

曾几何时,记得过去有人感叹:“香港拥有的‘高度自治’为什么中共不能给西藏?!”我认为,这样的思维模式仍然没有跳出中共的圈套。我想,看到近半年来香港市民的遭遇,藏人大概会彻底放弃中共会允许西藏“真正高度自治”的想法了。

事实上,所谓的少数民族自治区的“高度自治”,本身也是中共用来骗人的统战手段。1951年5月23日,西藏被迫与中共签署了类似《香港基本法》的所谓“17条协议”后不到五年, 1956年4月22日就改变政策,在西藏成立了所谓“高度自治”的少数民族自治区。可是成立自治区的话音未落,也许是自治区的“自治”仍然太“高度”了,向来想要控制一切的中共政权无法忍受,1959年3月,中共便派兵攻打西藏。3月17日,达赖喇嘛为了避免落入中共魔爪陷入班禅喇嘛的遭遇,被迫出走印度。加在一起不到八年的所谓自治,就寿终正寝了。

从以上历史事实看,当初已经有的所谓“自治”,中共都会言而无信的用暴力手段夺回,又怎么可能再给回来?

其实,中共想要像逐步控制西藏一样控制香港是不可能的。

中共政权讲究的是武装斗争,迷信的是依靠暴力维护它的极权专制。因此,在中国彻底结束野蛮专制制度、实现宪政民主文明之前,根本无法只靠文明体制下解决问题的规则——讲道理,来解决靠野蛮暴力维持的、专门为方便独裁专制统治设计的制度问题。正所谓“暴政之下无对话,专制之下没有讲理的地方”,就是这个道理。

看现在,就连香港所谓的“一国两制”都沦为如今烽烟四起、暴力相加之地,藏人不应再对所谓的“高度自治”抱有任何希望。

中国的问题归根结底是制度不公的问题,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就要从打破不公的专制制度着手。所谓“不破不立”,要破除专制,离不开武装与战略,可以有而不用,但不可以没有。要建立民主宪政体制,离不开人才,文韬武略各种人才缺一不可。

总之,中国的问题是制度问题,必须从改变制度解决。只有从打破专制体制下手,才是对症下药。只有解决了主要矛盾,次要矛盾才能迎刃而解。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