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程晓农:限电挨冻背后的中共“大棋”

2021-01-19
Share
评论 | 程晓农:限电挨冻背后的中共“大棋” 广深等地突然大范围停电 断网断水街道漆黑如隔世
Photo: RFA

最近中国因缺煤而限电,限电使许多地方的居民生活不便。由于煤价偏高,一些北方城市住宅区的供热中心把室内集中供暖的开供温度调低为摄氏3度,比以往低了10度以上;居民若想用家用空调提高室温,又遇到限电。结果,在2020年末的这个冬天,酷寒之中难取暖,室内格外的冷。然而很少有人知道,造成这种局面的真正原因是中共正在对美国“下一盘大棋”。

一、多地限电,官媒“辟谣”?

北京的《多维新闻》去年12月28日报道,中国出现了多年未见的用电紧张局面,浙江、湖南、江西多个南方省份的部分城市拉闸限电,企业被要求错峰生产,电梯用电、室内取暖甚至路灯照明等也加以限制。

面对这种反常现象,一开始国内媒体上出现了一些分析文章,认为中共抵制澳大利亚的进口煤炭,是导致此次中国出现电力紧张的罪魁祸首。比如,《新京报》去年12月17日的文章称,由于贸易环境变化,11月的煤炭进口出现了大幅下滑。所谓的贸易环境变化和进口煤炭大幅下滑,其实就是中共去年下半年以来对澳大利亚实行贸易制裁的结果。尽管很多中国发电企业购买了澳大利亚煤炭,但当局禁止运载澳洲煤炭的散装货轮及时卸货,导致煤炭到港却上不了岸,于是指望用澳大利亚煤炭发电的电厂就面临燃煤不足的困境。

但很快中国的媒体就开始变调,尽量淡化禁运澳洲煤炭的影响。因为禁运澳煤是高层下令,如果媒体上继续讨论下去,那么民众因限电而受苦的原因就暴露出来了。《多维新闻》去年12月29日的报道采用的标题是,《中国限电原因已找到,用电激增无需担忧澳煤断供》。此文强调,导致南方部分城市燃煤供应紧张、拉闸限电的根本原因是,各大电厂错误地估计了2020年冬季用电量的猛增;中国抵制澳大利亚煤炭进口,对中国的煤炭供应和燃煤发电的影响可谓微乎其微。

这个借口十分勉强。2019年疫情爆发之前,用电量曾经达到高峰,那时的电厂能充分供电,说明电厂具有足够的发电能力;去年夏天空调用电也曾达到高峰,而供电仍然正常。若去年年底时燃煤供应充足,电厂本来应该可以满足供电需求,不至于手忙脚乱地拉闸限电。事实上,去年年底的供电不足早有症候,原因是煤价偏高,电厂限量发电。

二、限电的背后:电厂为燃煤价格奋斗

广州一入住酒店的客人遭遇突然停电(微博截图)
广州一入住酒店的客人遭遇突然停电(微博截图)


在中国,电厂输出电力的价格是被管制的。政府通过各种手段,对上网电价采用最高限价、对输配电价采用政府定价等。由于沿海地区大部分供电由火电厂供应,煤炭价格对电价的影响很大。燃煤供应包括国产煤和进口煤,国产煤质次价高,进口煤则发热值高、价格相对便宜。当国产煤价格偏高时,沿海的电厂会改用进口燃煤,而澳大利亚煤炭最受欢迎。澳大利亚的煤炭具有低灰、低硫、高热量的特点,价格仅及国内煤炭的一半。若进口澳煤遭阻,电厂便只能用国产煤,只要煤价高过每吨600元,发电成本上升,电厂就发生亏损。因此,发电成本与电厂的设备利用率呈反向变动;煤价一旦上升,电厂就可能降低设备利用率,发电量因此减少,以此来缓解成本上升的压力。

去年夏天以来,沿海地区的电厂一直在为降低燃煤价格奋斗。据《中国能源报》去年7月27日的报道《沿海六大电厂为何停报数据?》,沿海地区的六大燃煤发电企业(指华能、国电、大唐、粤电、上电、浙电在沿海各省的电厂)开始了与国内“煤炭企业的‘斗争’”。去年夏季用电高峰到来时,多地用电负荷频频刷新纪录,电力企业开足马力供电。这时,沿海的六大电厂纷纷停止公布其煤炭日耗、库存和可用天数等数据。发电企业为何不再公开数据?背后是一场煤、电之战。多年来沿海电厂定期公开的煤炭库存数据,可以直接反映出华东、华南地区的用煤需求。《中国能源报》的上述报道提到,发电厂停止公布存煤数据,无疑是与煤炭企业“斗争”。因为山西煤炭集团使用发电企业的公开数据,作为晋煤涨价的“武器”,煤、电之间的矛盾变得愈发尖锐。

这场煤、电之间的斗争,源于电价被政府管制;如果政府再管制煤炭进口,而国内的煤价又偏高,这场斗争就必然进一步升级。去年夏天以来,北京当局天天高喊“复产复工”,媒体上一片“中国经济复苏、一枝独秀”之类的宣传。难道发电厂看不懂这些新闻,不知道冬季用电高峰即将到来,应该及时储存足够的燃煤?真正的原因是,发电厂承受不了晋煤高达每吨700元以上的价格,转而进口澳煤又被政府卡住,于是就发生了去年底的限电拉闸。

三、澳煤到港却断供
去年下半年以来,由于北京当局突然下令停止接卸澳洲煤,电厂的进口澳煤消耗殆尽。
去年下半年以来,由于北京当局突然下令停止接卸澳洲煤,电厂的进口澳煤消耗殆尽。

近年来澳洲煤炭物美价廉,以低价位进入中国市场,很多沿海电厂早就改造机组,燃用澳洲煤。去年下半年以来,由于北京当局突然下令停止接卸澳洲煤,电厂的进口澳煤消耗殆尽。目前滞留在中国港口的澳大利亚运煤船达73艘之多,船上有近800万吨煤炭。据《澳大利亚人报》报道,澳大利亚资源部长皮特(Keith Pitt)表示,船上的澳大利亚煤炭无法清关,“这些煤炭由中国买家所有,在卸货方面由中共当局管理。”

据今年1月14日的消息,中共当局铁了心要在经济上打击澳大利亚,已向滞留在中国港口的澳大利亚运煤船船主明确表示,船上的货物不会在中国卸货。澳洲的好煤上不了岸,而北京当局承诺从印尼等国进口的煤炭一时又不能发货,而且煤质远不如澳洲煤。国内煤炭中只有蒙西、神华、晋北的部分煤种符合电厂的质量要求,但价格又远远超出电厂的承受力,不少发电厂因此陷入财务困境之中。

北京当局为何矢志不移地打击澳大利亚?在这方面,中共又撒了另一个谎。《多维新闻》就禁运澳煤的解释是,澳大利亚政府对中共的一系列不负责任的政治指责,导致中澳交恶。所谓的澳大利亚政府对中共的“指责”,主要是要求调查去年疫情在中国的源头,而中共坚称疫情的源头与中共无关。然而,这真是中澳交恶的唯一原因吗?当然不是。事实上,中共正在实行针对澳大利亚的一个施压计划,目的是让中共的战略核潜艇从南海出发,经由澳大利亚北大门,畅行无阻地潜航进入中太平洋,以便用洲际核导弹威胁美国。

四、中共的打击澳洲计划
中国制裁澳洲煤后挫本国民生经济
中国制裁澳洲煤后挫本国民生经济

去年春天中共宣布,已经圈占南海的国际海域,作为中共海军战略核潜艇的“深海堡垒”和“发射阵地”。中共的战略核潜艇前些年主要在渤海和黄海活动,那个海区的水深只有几十米,核潜艇难以藏身。自从中共海军在南海的公海上抢占暗礁、施工造岛,这个海域已经变成了中共战略核潜艇的“后院游泳池”。去年12月7日,我在本网站刊登的《中共“南向崛起”的“立威之举”》一文介绍了相关的背景。

中共的战略核潜艇虽然在南海的深水海域获得了安全感,但从“深海堡垒” 前出中太平洋只有三条水下航道。其中的东南航道要穿越菲律宾群岛,进入菲律宾海。去年8月,时任美国国防部长专门到帕劳群岛访问,部署在菲律宾海防堵中共战略核潜艇的水下潜航。随后中共开始尝试位于南海东北角的东北航道,去年秋末冬初,美中两国的潜艇和反潜飞机及水面舰队在台湾西南海域反复较量了一个月。此外,中共海军也尝试着从南水道绕道印尼的爪哇海前出中太平洋,于是印度尼西亚和澳大利亚便首当其冲了。

对打通战略核潜艇的水下南航道,中国摆出了志在必得的姿态,去年以来采取了三管齐下的措施。其一,在位于澳大利亚北大门的巴布亚新几内亚(1975年从澳大利亚独立)花费巨资,为在该国的达鲁岛筹建潜艇基地铺路(参见我去年12月16日在澳大利亚广播公司SBS网站发表的文章《中国对澳大利亚施压的真实意图》);其二,对澳大利亚实行长期经济制裁,阻止澳大利亚的对华出口,试图逼澳大利亚放弃重在反潜防卫的国防十年计划;其三,当美国海军尚未在中部印太海域完成部署和展开巡航之时,中共大规模地使用水下无人航行器,秘密探测核潜艇水下航道的水文资料,其探测范围正从印尼的爪哇海向澳大利亚近海延伸(参见我今年1月18日在澳大利亚广播公司SBS网站发表的文章《美国印太战略框架解析》)。

中共打击澳大利亚经济的手法包括阻止澳煤出口,于是沿海地区的发电厂就突然中断了进口燃煤的来源。受此影响,许多地方的拉闸限电便相继而来。

北京当局为了在军事上威胁美国,正不遗余力地逼迫澳大利亚让步。墙国小民也为“这盘大棋”作出了“贡献”(挨冷受冻)。但他们既不知道真相,也不便公开抱怨。只要中共称霸世界的野心一日不去,国人就可能为此承担各种代价。今年是“这盘大棋”布局、“占位”的第二年,而“挨冷受冻”、“物价上涨”之类,只不过是“这盘大棋”国内后果的开端。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