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程曉農:限電挨凍背後的中共“大棋”

2021-01-19
Share
評論 | 程曉農:限電挨凍背後的中共“大棋” 廣深等地突然大範圍停電 斷網斷水街道漆黑如隔世
Photo: RFA

最近中國因缺煤而限電,限電使許多地方的居民生活不便。由於煤價偏高,一些北方城市住宅區的供熱中心把室內集中供暖的開供溫度調低爲攝氏3度,比以往低了10度以上;居民若想用家用空調提高室溫,又遇到限電。結果,在2020年末的這個冬天,酷寒之中難取暖,室內格外的冷。然而很少有人知道,造成這種局面的真正原因是中共正在對美國“下一盤大棋”。

一、多地限電,官媒“闢謠”?

北京的《多維新聞》去年12月28日報道,中國出現了多年未見的用電緊張局面,浙江、湖南、江西多個南方省份的部分城市拉閘限電,企業被要求錯峯生產,電梯用電、室內取暖甚至路燈照明等也加以限制。

面對這種反常現象,一開始國內媒體上出現了一些分析文章,認爲中共抵制澳大利亞的進口煤炭,是導致此次中國出現電力緊張的罪魁禍首。比如,《新京報》去年12月17日的文章稱,由於貿易環境變化,11月的煤炭進口出現了大幅下滑。所謂的貿易環境變化和進口煤炭大幅下滑,其實就是中共去年下半年以來對澳大利亞實行貿易制裁的結果。儘管很多中國發電企業購買了澳大利亞煤炭,但當局禁止運載澳洲煤炭的散裝貨輪及時卸貨,導致煤炭到港卻上不了岸,於是指望用澳大利亞煤炭發電的電廠就面臨燃煤不足的困境。

但很快中國的媒體就開始變調,儘量淡化禁運澳洲煤炭的影響。因爲禁運澳煤是高層下令,如果媒體上繼續討論下去,那麼民衆因限電而受苦的原因就暴露出來了。《多維新聞》去年12月29日的報道採用的標題是,《中國限電原因已找到,用電激增無需擔憂澳煤斷供》。此文強調,導致南方部分城市燃煤供應緊張、拉閘限電的根本原因是,各大電廠錯誤地估計了2020年冬季用電量的猛增;中國抵制澳大利亞煤炭進口,對中國的煤炭供應和燃煤發電的影響可謂微乎其微。

這個藉口十分勉強。2019年疫情爆發之前,用電量曾經達到高峯,那時的電廠能充分供電,說明電廠具有足夠的發電能力;去年夏天空調用電也曾達到高峯,而供電仍然正常。若去年年底時燃煤供應充足,電廠本來應該可以滿足供電需求,不至於手忙腳亂地拉閘限電。事實上,去年年底的供電不足早有症候,原因是煤價偏高,電廠限量發電。

二、限電的背後:電廠爲燃煤價格奮鬥

廣州一入住酒店的客人遭遇突然停電(微博截圖)
廣州一入住酒店的客人遭遇突然停電(微博截圖)


在中國,電廠輸出電力的價格是被管制的。政府通過各種手段,對上網電價採用最高限價、對輸配電價採用政府定價等。由於沿海地區大部分供電由火電廠供應,煤炭價格對電價的影響很大。燃煤供應包括國產煤和進口煤,國產煤質次價高,進口煤則發熱值高、價格相對便宜。當國產煤價格偏高時,沿海的電廠會改用進口燃煤,而澳大利亞煤炭最受歡迎。澳大利亞的煤炭具有低灰、低硫、高熱量的特點,價格僅及國內煤炭的一半。若進口澳煤遭阻,電廠便只能用國產煤,只要煤價高過每噸600元,發電成本上升,電廠就發生虧損。因此,發電成本與電廠的設備利用率呈反向變動;煤價一旦上升,電廠就可能降低設備利用率,發電量因此減少,以此來緩解成本上升的壓力。

去年夏天以來,沿海地區的電廠一直在爲降低燃煤價格奮鬥。據《中國能源報》去年7月27日的報道《沿海六大電廠爲何停報數據?》,沿海地區的六大燃煤發電企業(指華能、國電、大唐、粵電、上電、浙電在沿海各省的電廠)開始了與國內“煤炭企業的‘鬥爭’”。去年夏季用電高峯到來時,多地用電負荷頻頻刷新紀錄,電力企業開足馬力供電。這時,沿海的六大電廠紛紛停止公佈其煤炭日耗、庫存和可用天數等數據。發電企業爲何不再公開數據?背後是一場煤、電之戰。多年來沿海電廠定期公開的煤炭庫存數據,可以直接反映出華東、華南地區的用煤需求。《中國能源報》的上述報道提到,發電廠停止公佈存煤數據,無疑是與煤炭企業“鬥爭”。因爲山西煤炭集團使用發電企業的公開數據,作爲晉煤漲價的“武器”,煤、電之間的矛盾變得愈發尖銳。

這場煤、電之間的鬥爭,源於電價被政府管制;如果政府再管制煤炭進口,而國內的煤價又偏高,這場鬥爭就必然進一步升級。去年夏天以來,北京當局天天高喊“復產復工”,媒體上一片“中國經濟復甦、一枝獨秀”之類的宣傳。難道發電廠看不懂這些新聞,不知道冬季用電高峯即將到來,應該及時儲存足夠的燃煤?真正的原因是,發電廠承受不了晉煤高達每噸700元以上的價格,轉而進口澳煤又被政府卡住,於是就發生了去年底的限電拉閘。

三、澳煤到港卻斷供
去年下半年以來,由於北京當局突然下令停止接卸澳洲煤,電廠的進口澳煤消耗殆盡。
去年下半年以來,由於北京當局突然下令停止接卸澳洲煤,電廠的進口澳煤消耗殆盡。

近年來澳洲煤炭物美價廉,以低價位進入中國市場,很多沿海電廠早就改造機組,燃用澳洲煤。去年下半年以來,由於北京當局突然下令停止接卸澳洲煤,電廠的進口澳煤消耗殆盡。目前滯留在中國港口的澳大利亞運煤船達73艘之多,船上有近800萬噸煤炭。據《澳大利亞人報》報道,澳大利亞資源部長皮特(Keith Pitt)表示,船上的澳大利亞煤炭無法清關,“這些煤炭由中國買家所有,在卸貨方面由中共當局管理。”

據今年1月14日的消息,中共當局鐵了心要在經濟上打擊澳大利亞,已向滯留在中國港口的澳大利亞運煤船船主明確表示,船上的貨物不會在中國卸貨。澳洲的好煤上不了岸,而北京當局承諾從印尼等國進口的煤炭一時又不能發貨,而且煤質遠不如澳洲煤。國內煤炭中只有蒙西、神華、晉北的部分煤種符合電廠的質量要求,但價格又遠遠超出電廠的承受力,不少發電廠因此陷入財務困境之中。

北京當局爲何矢志不移地打擊澳大利亞?在這方面,中共又撒了另一個謊。《多維新聞》就禁運澳煤的解釋是,澳大利亞政府對中共的一系列不負責任的政治指責,導致中澳交惡。所謂的澳大利亞政府對中共的“指責”,主要是要求調查去年疫情在中國的源頭,而中共堅稱疫情的源頭與中共無關。然而,這真是中澳交惡的唯一原因嗎?當然不是。事實上,中共正在實行鍼對澳大利亞的一個施壓計劃,目的是讓中共的戰略核潛艇從南海出發,經由澳大利亞北大門,暢行無阻地潛航進入中太平洋,以便用洲際核導彈威脅美國。

四、中共的打擊澳洲計劃
中國製裁澳洲煤後挫本國民生經濟
中國製裁澳洲煤後挫本國民生經濟

去年春天中共宣佈,已經圈佔南海的國際海域,作爲中共海軍戰略核潛艇的“深海堡壘”和“發射陣地”。中共的戰略核潛艇前些年主要在渤海和黃海活動,那個海區的水深只有幾十米,核潛艇難以藏身。自從中共海軍在南海的公海上搶佔暗礁、施工造島,這個海域已經變成了中共戰略核潛艇的“後院游泳池”。去年12月7日,我在本網站刊登的《中共“南向崛起”的“立威之舉”》一文介紹了相關的背景。

中共的戰略核潛艇雖然在南海的深水海域獲得了安全感,但從“深海堡壘” 前出中太平洋只有三條水下航道。其中的東南航道要穿越菲律賓羣島,進入菲律賓海。去年8月,時任美國國防部長專門到帕勞羣島訪問,部署在菲律賓海防堵中共戰略核潛艇的水下潛航。隨後中共開始嘗試位於南海東北角的東北航道,去年秋末冬初,美中兩國的潛艇和反潛飛機及水面艦隊在臺灣西南海域反覆較量了一個月。此外,中共海軍也嘗試着從南水道繞道印尼的爪哇海前出中太平洋,於是印度尼西亞和澳大利亞便首當其衝了。

對打通戰略核潛艇的水下南航道,中國擺出了志在必得的姿態,去年以來採取了三管齊下的措施。其一,在位於澳大利亞北大門的巴布亞新幾內亞(1975年從澳大利亞獨立)花費巨資,爲在該國的達魯島籌建潛艇基地鋪路(參見我去年12月16日在澳大利亞廣播公司SBS網站發表的文章《中國對澳大利亞施壓的真實意圖》);其二,對澳大利亞實行長期經濟制裁,阻止澳大利亞的對華出口,試圖逼澳大利亞放棄重在反潛防衛的國防十年計劃;其三,當美國海軍尚未在中部印太海域完成部署和展開巡航之時,中共大規模地使用水下無人航行器,祕密探測核潛艇水下航道的水文資料,其探測範圍正從印尼的爪哇海向澳大利亞近海延伸(參見我今年1月18日在澳大利亞廣播公司SBS網站發表的文章《美國印太戰略框架解析》)。

中共打擊澳大利亞經濟的手法包括阻止澳煤出口,於是沿海地區的發電廠就突然中斷了進口燃煤的來源。受此影響,許多地方的拉閘限電便相繼而來。

北京當局爲了在軍事上威脅美國,正不遺餘力地逼迫澳大利亞讓步。牆國小民也爲“這盤大棋”作出了“貢獻”(挨冷受凍)。但他們既不知道真相,也不便公開抱怨。只要中共稱霸世界的野心一日不去,國人就可能爲此承擔各種代價。今年是“這盤大棋”佈局、“佔位”的第二年,而“挨冷受凍”、“物價上漲”之類,只不過是“這盤大棋”國內後果的開端。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