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程曉農:剖析中共的印太戰略

2021-03-05
Share
評論 | 程曉農:剖析中共的印太戰略 2008年7月23日,在東沙島上看到一個碼頭的建築工地。
(路透社)

中共用一系列軍事威脅行動挑起了中美冷戰。從中共海軍10年來的擴軍備戰活動,可以大致判斷出中共野心極大的印太戰略。這個戰略的基本目標是,既對美國實行戰略核潛艇的核威脅,也設法控制南太平洋國家。從1994年開始,中共宣稱的南海“主權”因國際海洋法公約的生效已不復存在。此後中共爲了核威脅美國,建立其戰略核潛艇的“深海堡壘”,開始強佔南海的國際海域,造島建軍事基地。今後中美兩軍的海上攻防將集中在第一島鏈一帶。

一、美國的印太戰略

今年1月12日,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公佈了《美國印太戰略框架(United States Strategic Framework for the Indo-Pacific)》。這個戰略是2018年2月制定的,闡述了2018年至2020年美國在印度洋、太平洋地區的戰略方針,其戰略目標是:阻止中國使用武力對付美國以及美國的盟友和夥伴,並研發擊敗中國在各種衝突中的行動之能力和方法。美國的Axios新聞網報道稱,這份文件的公佈“揭示了拜登政府將要繼承的地緣政治和國家安全挑戰”。顯然,制定這個戰略的特朗普行政當局意識到,中國對美國的國家安全與印太地區的穩定已經構成了相當大的威脅,今後美國需要在這一地區加強軍事部署。

此戰略涵蓋的範圍主要是Indo-Pacific地區的中部印太地區,包括南海、印尼羣島海域、菲律賓和澳大利亞北部海岸,以及新幾內亞、密克羅尼西亞、新喀里多尼亞、所羅門、瓦努阿圖、斐濟和湯加等羣島的周邊海域。中部印太地區曾經是太平洋戰爭的重點作戰區域之一,那時美軍和澳大利亞的海陸空軍曾一起抗擊日軍的兇猛進攻。如今,中部印太地區再度成爲國際關注的一個重要區域。美國的印太戰略規定,將在衝突中否認中國在“第一島鏈”範圍的制空、制海權;保衛第一島鏈的國家和地區,包括臺灣;在第一島鏈外的所有領域取得支配地位。

美國的印太戰略是3年前擬定的,那時中共對中部印太地區的軍事威脅還未彰顯,所以美國的戰略比較強調第一島鏈相關國家的安全問題,並未具體勾畫出在中部印太地區展開戰略防禦的設想或佈局。這個戰略頗有先見之明,事實上預見到了中國下一步可能的軍事動作。今天我們對中共在南海展現出來的強權野心,已經比3年前有了更多的瞭解。我在本網站2月23日的文章《美軍對中美軍事對抗局勢的最新評估》,已經介紹過美軍目前對中共軍事威脅的認知和判斷。

東沙羣島。(路透社圖片)
東沙羣島。(路透社圖片)

二、中共有一個什麼樣的印太戰略?

美國的印太戰略是爲了防範中共的威脅,那麼,中共有沒有它的印太戰略呢?中共內部應該是有的,是否用這個名稱並不重要,但可以肯定,它10年前就制定了這樣一個戰略計劃,而且10年來一直在步步推進它的印太戰略。當然,中共的印太戰略是絕密文件,我們不能指望其官媒加以披露,因爲這個戰略是赤裸裸的侵略型戰略,一旦泄露就可能在國際上遭到廣泛的強烈譴責。

從中共海軍10年來的擴軍備戰活動,可以大致判斷出它的印太戰略。這個戰略的基本目標是,既對美國實行戰略核潛艇的核威脅,同時也設法控制南太平洋國家。這個戰略的野心非常大,它近期大概有三個目標:第一,基本控制南海國際海域,把南海事實上變成中國的內海,平時可能允許外國的水面船隻通過,但打仗時會禁航。爲達到這個目的,中共將進一步到印尼、菲律賓沿海造島建海軍基地,保護其核潛艇艦隊的活動空間,同時把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逼成近岸水面防衛;第二,打通巴士海峽和澳大利亞北部沿海地區的水下航道,爲此要控制巴布亞新幾內亞,孤立澳大利亞和臺灣;第三,擴大戰略核潛艇艦隊,加強在中太平洋和東太平洋的活動,實現對美國的多方位抵近核威脅。

中國強佔南海礁石,造島建軍事基地,並非單純要控制南海的空域,它更想控制南海300多萬平方公里的海域,以保護其水下的核潛艇藏身之地。中共的外宣媒體《多維新聞》去年3月4日刊登過一篇文章,標題是《解碼中國戰略核潛艇南海“堡壘海區”,中美水下較量無聲》,把中國強佔南海公海海域的戰略目的說出來了。此文表示,“關鍵在於,南海屬於中國打造中的‘堡壘海區’……。20世紀70年代中期後,蘇聯提出了‘堡壘海區’戰略,即在一定的海域重兵設防,打造成海上堡壘,將彈道導彈核潛艇的發射陣地設置在堡壘海區,以增強‘二次核打擊’能力……。中國選擇了兩條腿走路,既要突破島鏈封鎖進入西太平洋,也要建立‘堡壘海區’……。中國軍方將南海打造成中國的‘堡壘海區’——彈道導彈核潛艇發射陣地。南海面積高達350萬平方公里,平均水深1,212米,尤其是南海中部的南海海盆水深在3,400米至3,600米,非常適合彈道導彈核潛艇這樣的大型潛艇活動。中國對西沙羣島、中沙羣島的控制以及南沙羣島的填海造地陸,使中國對南海海盆的控制大大加強……。”

三、南海的中國“主權”1994年即已消失

2020年11月美日澳印四國海軍在阿拉伯海舉行”馬拉巴爾”(Malabar)海上聯合軍演。(維基百科)
2020年11月美日澳印四國海軍在阿拉伯海舉行”馬拉巴爾”(Malabar)海上聯合軍演。(維基百科)


中共的南海“主權”說源自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內政部方域司1946年聘用西北大學地理系教授鄭資約爲內政部專門委員,隨同海軍艦艇前往南海考察,以劃定南海島嶼的國界。鄭資約在1946年底,用“U”形的11段虛線在地圖上的南海水域圈出了中國的主權海域,一直延伸到靠近馬來西亞、菲律賓的近海範圍。這種在小比例尺地圖上所畫的線條,只是一種粗略的主權宣示;它無法包含座標,所以不能據此勘定國界。不過,當時沒有國際海洋法,周邊各國除菲律賓之外尚未獨立,它們的宗主國不關心海上邊界問題。因此,中華民國用“U”形虛線在地圖上圈出自己的南海主權海域後,並未發生國際爭議。

這11段線被中共建國後接收。但1982年聯合國通過了海洋法公約,此公約對“羣島”的定義、專屬經濟區、大陸架、海牀資源歸屬、爭端仲裁等都做了具體規定。其中對領海的界定是,領土外12海里爲一國之領海;對島嶼的領土界定是,漲潮時會被淹沒、不適合長期居住的礁石不屬於任何國家的領土。雖然中共清楚這個公約事實上否定了中國的所謂南海“主權”,但當時中共並沒有對外擴張的印太戰略,又處於外交上的“韜光養晦”時期,所以對國際海洋法公約不但認可,而且成爲此國際公約的批准國。國際海洋法公約1994年11月16日正式生效。1995年在東盟外長會議上,中共外長錢其琛宣佈願意遵守海洋法公約,並按照國際海洋法公約的精神與相關國家和平解決爭端。但隨着中共軍力的增強,它開始籌劃控制南海,以作軍事用途。從這時開始,中共對國際海洋法公約就變臉了,它不但推翻了自己以前的立場,而且公然徹底踐踏這個國際公約。

2015年,菲律賓因中國在南海的7個暗礁大規模建造人工島,於是就南海“U”形虛線內的海域是否屬於中國領海一事,向海牙國際仲裁法庭提出國際司法仲裁。2016年7月12日,國際常設仲裁庭就南中國海案做出裁決。借用錢其琛當年的說法,“按照國際海洋法公約的精神”,這個裁決否決了中國的領海主張。

國際法庭認爲,就算中國在某種程度上曾對南海水域的資源有歷史性權利,但國際海洋法公約1994年生效之後,公約關於專屬經濟區的規定就否定了中國的南海主權。仲裁庭認爲,中國對“U”形虛線(中共稱爲“九段線”)內海區主權的主張沒有國際法依據。至於島礁的主權問題,根據國際海洋法公約,凡是不能維持人類居住的岩礁,不屬於任何國家。國際法庭的裁決就此解釋如下:所謂適合人類居住,其界定是,一個島礁在自然狀態下維持一個穩定的人類社羣、不依賴於外來資源的客觀承載力;南海現在很多島礁上駐紮的政府人員依賴於外來的支持,並非自然狀態下靠島上資源長期生存。因此,中國在南海的南沙海域沒有任何島礁主權,其人造島就更沒有主權了。

裁決宣佈後,中國拒絕接受。但國際海洋法公約規定,無論爭端方是否參與,法庭的裁決都具有確定性和約束性。然而,海牙國際仲裁法庭並沒有司法執行能力。中共就是看準了這一點,我就算公然把國際法踩在腳下,你也拿我莫可奈何。

四、中共印太戰略的實施過程

資料圖片:2019年10月1日,北京慶祝共產黨成立70週年的閱兵典禮。(AP)
資料圖片:2019年10月1日,北京慶祝共產黨成立70週年的閱兵典禮。(AP)


之所以判斷中共印太戰略大約是10年前制定的,是因爲它制定後的具體實施計劃的開啓時間在2013年。

據中國媒體介紹:從2013年開始,中國就在南海的暗礁上造島,到現在已經造了7個島,僅2015年一年就人工填出2千畝地,實現了“小島堡壘化、大島陣地化”;它首先在赤瓜礁、永暑礁及南燻礁造島,這些島的地理位置和距離形成了相互支撐的戰略防衛體系,發揮了武力威嚇作用;然後,永暑島飛機跑道完成,可以起降各種飛機,標誌着中國實際上具備了控制南海空域的能力;最近開始的一個新的建島工程在牛軛礁,其位置可以控制從南海一路向南、直到印度尼西亞的水下航道要衝。同時,中共最近通過了《海警法》,宣佈在南海國際水域中共的大型海警船有權攻擊外國船隻,其目的是不許菲律賓和馬來西亞的海軍艦艇靠近中共在他們國家大門口的海上,造島所建立的海軍基地。

事實上,在造島工程的同時,中共海軍還啓動了一個巨大的挖洞工程,在海南島三亞的榆林軍港內之東側緊挨海灣的山邊,開挖了一個水下幾十米、水上十幾米、深度可能達幾公里的洞中潛艇基地。現在中共的核潛艇可以從水下悄悄潛出榆林灣,然後躲藏在南海的深水海區裏,讓美國不易發現。它爲了不讓其他國家的潛艇、特別是美國的潛艇靠近南海中共潛艇的水下藏身地,就要控制南海的廣大海域,建立核潛艇艦隊的“堡壘海區”。

自從2018年海軍的核潛艇山洞基地和“堡壘海區”形成後,2019年中共開始實施其戰略核潛艇的出擊計劃,即《多維新聞》去年3月4日報道提到的,“突破島鏈封鎖,進入西太平洋”。其目的是主動出擊,尋找戰機。這樣的戰略意味着,中共的戰略核潛艇艦隊不只是被動地充當“二次核打擊”的威懾力量,它還準備充當“首次核打擊”的攻擊型力量。當然,其攻擊目標不是臺灣,而是美國。

五、中共海軍在“堡壘海區”東北通道和南通道的最新活動
“約翰·麥凱恩”號驅逐艦(DDG-56)。(路透社)
“約翰·麥凱恩”號驅逐艦(DDG-56)。(路透社)

中共戰略核潛艇出擊的水下航道,一是臺灣西南海域和巴士海峽,另一個是經過印度尼西亞的爪哇海,東向到澳大利亞北部海域,再進入南太平洋,轉道北上接近北美大陸。

中共首先想打通的是核潛艇通過巴士海峽的水下航道,這裏離美國最近,於去年9月開始執行。這必然引起美國的警惕,美軍從去年9月開始,不斷派潛艇和航母艦隊到這一帶防堵,同時也進入南海演習,以防止中共不斷強化其“深海堡壘”的建設。北京的外宣官媒去年10月29日發表了一篇文章,標題是《海底獵殺:中國大陸海空戰力合圍美日潛艇》。此文提到,從去年9月中至10月底,臺灣西南海空域成爲火爆熱點,美中雙方海軍出動了潛艇、反潛飛機和反潛艦艇,在這一海域進行了將近1個月的反潛攻防。筆者注意到,同樣的攻防從今年1月再度開始,直到本文截稿前,中共的反潛飛機幾乎每天都在臺灣西南海域進行水下偵察,最近的兩次是3月3日。

與此同時,中共從去年開始,用海洋考察船釋放水下無人航行器,對爪哇海的水文資料反覆探測,以便爲潛艇出擊摸清水下航道。去年以來,印度尼西亞先後撈獲3只標有中文的無人潛航器,其撈獲的地點越來越靠近澳大利亞。與此同時,中共開始收買巴布亞新幾內亞,先是花十幾億美金在巴布亞新幾內亞最靠近澳大利亞的荒涼而人口很少的達魯小島,藉口修建“漁港”欲籌建海軍基地;最近更進一步地用只有一間店面的民營“五緣灣有限公司”作托兒,準備化260億美元長期租借達魯島,目標是建一座城市。看來,這座計劃中的海軍城將是中共印太戰略裏的重要一環,即進佔南太平洋的“橋頭堡”。澳大利亞記者看到了該“公司”就此致巴布亞新幾內亞政府的信函,這個計劃因而曝光。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的國防戰略高級分析師戴維斯(Malcolm Davis)判斷,“中國會將潛艇派遣到比南海或東海更遠的海域——超越‘第一島鏈’,或者以一種能使解放軍海軍收集情報、支持祕密行動或作戰的方式,對澳大利亞進行攻擊。”美國智庫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的安全專家希思(Timothy Heath)也表達了類似看法。他認爲,中國要提高潛艇在這些水域作戰的能力,這是擴大中國潛艇作戰範圍的一部分。

中美冷戰是中共用一系列軍事威脅行動挑起的,它認定,現在中美之間是“東強西弱”,所以頑強地貫徹着它的侵略型印太戰略。美國目前的國防戰略是防守型的,主要在第一島鏈防堵中共的戰略核潛艇,其海軍正擴軍備戰,應對中共的軍事威脅。雙方在這一地區的軍事動態值得不斷關注。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