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程曉農:中美冷戰局勢下的海上對峙最新動態

2021-04-23
Share
評論 | 程曉農:中美冷戰局勢下的海上對峙最新動態 變態辣椒:美艦長蹺腳看遼寧艦
Photo: RFA

最近這一個月,美中兩國海軍在東半球的巨大海域裏展開了一系列相互威懾的對抗活動,雙方的海上對峙北到日本、臺灣,南到澳大利亞、印度尼西亞,西到印度洋東部,東到菲律賓東部。這樣的範圍顯示,雙方海上對峙的中心位置是南海,而這種局面標誌着中美冷戰在步步升級。如此大範圍的海上對抗,二戰以後從來沒有過,值得關注。

一、“遼寧號”航母編隊巡航與美軍跟監

最近中共出動了“遼寧號”航母編隊,對日本、臺灣、菲律賓展示威脅。它3月底從青島基地出發,向南穿越位於臺灣東北部的日本宮古島和石垣島之間的海域,進入臺灣東部海域,再向南進入巴士海峽東面的菲律賓海,威懾菲律賓;隨後“遼寧號”航母編隊掉頭北返,停留在海南島附近海域。此時,美軍的“羅斯福號”航母編隊正從西南向東北方向行駛,雙方航母距離約2百海里,處於艦載機的攻擊範圍內。

“遼寧號”航母編隊出動時,美軍第7艦隊所屬的第71特遣部隊、第15驅逐艦中隊的“馬斯廷”號驅逐艦也同時從日本東京灣的橫須賀港出發,先向西開到長江口,然後掉頭南下,在海上靠近了“遼寧號”航母編隊,一路跟蹤監視。美國海軍官網發佈了“馬斯廷”號4月4日拍攝於菲律賓海的照片,當時“馬斯廷”號與“遼寧號”並排航行,彼此距離約1公里,從照片上可清晰看到“遼寧號”的舷號和甲板上的艦載機。

當時,“遼寧號”航母編隊的航向是南面的帕勞羣島。帕勞羣島是個小島國,但卻是美國的盟國,它的位置恰好扼守在菲律賓東部的西里伯斯海外面,那裏是中共核潛艇從南海的“深海堡壘”向東威脅美國的3條航道之一。去年8月美國國防部長曾訪問帕勞羣島,商量軍事上如何合作防範中共的威脅;然後美國爲帕勞羣島送去了雷達和導彈系統,並且派遣海岸警衛隊的1艘軍艦到那裏協助海上巡邏。

雖然美軍驅逐艦近距離跟監“遼寧號”,美中航母編隊也首次在南海近距離接近,但雙方都遵守了冷戰狀態下海軍對抗的標準模式,即公海上雙方軍艦都遵從無害航行的準則,彼此的艦炮和導彈都不能瞄準對方,也不能啓動炮火引導雷達或激光瞄準裝置;雙方的艦載機更不能起飛威脅對方的航母編隊。

二、“羅斯福號”航母編隊的環形遠距離巡航和多軍種演習

中共的印太戰略是,強佔南海的國際水域,不斷在暗礁上造島建海軍基地,然後從那裏出動核潛艇到印尼和澳大利亞水域,再向東進入中太平洋,用洲際核導彈威脅美國本土。而美軍的反制措施是,加強在南海和印度尼西亞、澳大利亞以及東印度洋的巡航作爲威懾,給中共造成壓力;同時給這些國家必要的信心,讓它們瞭解,中共休想在南海和印度尼西亞、澳大利亞一帶爲所欲爲。

今年1月,“羅斯福號”航母編隊從關島出發,通過巴士海峽進入南海,然後與從中東開來的“尼米茲號”航母編隊一起在南海南部演習;然後,“羅斯福號”航母編隊向東北穿過巴士海峽,南下沿着菲律賓多個島嶼的東部,一路朝南越過赤道,開到了澳大利亞西北海域;再繞到位於赤道以南的印度尼西亞的南部海域,進入南半球的印度洋;接着它又沿印尼的蘇門答臘島向西北巡航,到了馬六甲海峽的西部出口,再調頭朝東南方向進入馬六甲海峽,於4月初重新到達南海。

4月6日至7日,“羅斯福”號航母編隊與馬來西亞皇家空軍在南海舉行演習;4月9日,“羅斯福”號航母編隊又與從中東調來的“馬金島”號兩棲攻擊羣在南海海域開展了聯合作戰演練。先前“羅斯福號”和“尼米茲號”的雙航母編隊在南海實施聯合演習,是美國海軍極少有的安排;而“羅斯福號”航母編隊和“馬金島號”兩棲攻擊羣在南海的聯合演習更是歷史上首次。

這次“羅斯福號”航母編隊的環形遠距離巡航,從南海出發,走了一個大圓圈再回到南海,它是在執行兩個威懾任務:其一是威懾試圖強佔南海國際水域的中共海軍;其二是威懾在印度尼西亞爪哇海和西面印度洋上從事海底水文探測、爲核潛艇測量航道的中共海洋考察船和在那一帶活動的潛艇。

“羅斯福”號航母編隊4月12日駛離南海,返回關島基地。據美國海軍官網的最新消息,4月16日,該航母編隊在關島只停留了一天,補充物資、輪換部分艦員後,4月19日,“羅斯福”號航母編隊已重返南海。“羅斯福”號航母編隊放棄在關島基地的正常修整,短暫停留後便再度出現在南海,似乎表明該航母編隊已開始承擔南海國際水域的“戰鬥”值班任務。“羅斯福號”航母打擊羣的旗艦“羅斯福號”航母載有海軍第11艦載機聯隊,此聯隊擁有4個戰鬥攻擊機中隊、1個預警機中隊、1個電子戰飛行隊、1個直升機海上攻擊中隊、1個海上戰鬥直升機中隊,再加上1個後勤支援飛行中隊。“羅斯福號”航母的艦載戰鬥機數量是“遼寧號”的4倍,而且性能優越,飛行員富有戰鬥經驗。

三、中共在菲律賓經濟專屬區內的奪島行動步步推進

我在本網站3月30日的文章《從東海到印度洋,中美加緊攻防》中,介紹了最近引起國際關注的中國在南海國際水域牛軛礁的造島活動,以及中共強佔7個南海國際水域的暗礁並建成海軍基地的情況。按照國際海洋法,黃巖島、牛軛礁、美濟礁都在菲律賓的2百海里經濟專屬區範圍內。如果中共派漁船到別國的經濟專屬區內捕撈,這屬於經濟糾紛;而中共在東南亞國家的經濟專屬區內公然強佔暗礁,造人造島,再建海軍基地,則是對他國主權和國家安全的侵犯,也是一種全然拒絕國際海洋法的軍事侵略行動。中共一再用行動表明,什麼國際法、他國主權,它“不喫這一套”;不管在不在你的經濟專屬區海域,也不管一個離你們國家很近的暗礁上駐紮了你們的軍人,我想要控制這片海區就要爲所欲爲,“只要我想要,你的就是我的”,“你打不過我,你家的東西就乖乖交出來,不然我揍你”。東南亞國家普遍軍力薄弱,菲律賓對霸權主義的中共強盜講道理、講國際法,反覆提出外交抗議,都無濟於事。中共在南海肆無忌憚地執行軍事侵略計劃,其霸權行徑和大日本帝國當年的做法非常相似。

中國早在10年前就侵佔了菲律賓所屬的黃巖島。該島位於馬尼拉西面約1百公里,是個圓形環礁。1900年,美國國家大地測量局繪製的菲律賓地圖就包括這個島;1950年,代駐菲律賓美軍將此島開闢爲靶場;1980年,這個島還在美軍控制之下。菲律賓政府反覆通過法令宣佈,黃巖島屬於該國。從1990年開始,中國便不斷派船到黃巖島去試圖佔領和控制它;但此後10年內菲律賓海軍一直控制着那個島,常與中國派去的船隻發生衝突。2012年,兩國在那裏再度發生衝突,菲律賓民衆抗議中國入侵,其國防部長號召民衆備戰,應對中國的侵略。而當年4月19日搜狐網發表專文,標題是《解放軍三大基地頻繁異動,核潛艇已奔赴南海》,文中說,“只有給他們點顏色看看”。雙方對峙一段時間後,最後中國還是強佔了該島。不過,中共並沒在那裏造島,可能是把這個環礁視爲其計劃控制的南海國際海域的“大後方”,中共造島的施工力量要部署到更南方的海區去。

最近,中共正在南海靠南的海區、位於黃巖島西南方几百公里的牛軛礁造島建海軍基地。牛軛礁是南海中最大的環礁,呈倒V型,位於菲律賓巴拉望島的西方、馬尼拉的西南方,距離文萊很近。如果在地圖上從中南半島越南的最南端,到菲律賓首都馬尼拉劃一條直線,牛軛礁就在這條線差不多正中間的地方。此處是中共戰略核潛艇南下澳大利亞方向的南向水道之要衝,在這裏建海軍基地將可以封鎖南海國際水域。

在中共已佔領的牛軛礁和美濟礁的東面,離菲律賓海岸更近的地方有一個菲律賓控制的仁愛礁,估計中共下一步可能想從菲律賓手裏奪取這個地方造島。仁愛礁的礁盤上有1艘菲律賓的擱淺軍艦,有菲律賓軍人長期留守、定期換防,中共現在開始用海警船和導彈快艇驅逐途經仁愛礁的菲律賓船隻。如果這種狀況延續下去,菲律賓駐守在仁愛礁廢船上的軍人接受海上輸送的給養和定期換防就很難了,他們將不得不撤離。現在中共還進一步開始封鎖新建島嶼的上空,3月29日菲律賓軍用飛機飛越中共造出來的赤瓜島時,遭到共軍驅離。這些舉動表明,中共強佔公海上的暗礁造島之後,公然視之爲領土,不許附近國家的艦船和軍用飛機靠近。

中共在南海的做法基本上是用霸權行徑硬奪暗礁,再封鎖它控制的周圍海域。很快,中共就會把菲律賓、馬來西亞經濟專屬區的部分海域剝奪了,成爲中共的所謂領土和領海。等到國際局勢緊張時,中共會用軍事要地的藉口把南海封鎖起來,實現鞏固其核潛艇“深海堡壘”的最終目標。這個構想,它正在一步一步地實施。等牛軛礁造島完成後,中共可能進一步向南,選擇靠近菲律賓和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海岸的暗礁繼續造島,把它的“深海堡壘”擴建到東南亞國家的大門口。4月6日,“羅斯福”號航母編隊與馬來西亞空軍在南海聯合演習,表明馬來西亞已經看到了即將到來的中國侵略行動的威脅。

四、美國海軍和海軍陸戰隊的全部兩棲攻擊羣艦隊集中駐守東亞

美國海軍一共有兩個兩棲攻擊羣艦隊,一個常駐日本的沖繩,旗艦是“美利堅號”中型航母,以預防東海地區的突發事件;另一個以前經常停留在波斯灣外海,是爲了預防伊朗製造的突發事件,旗艦是“馬金島號”中型航母。所謂的兩棲攻擊羣艦隊,其核心是1艘兩棲攻擊艦,這是美國海軍對這種艦隻的稱呼。其實它是一艘中型航母,外型與大型航母相似,可以攜帶多架直升機,同時也可以起降F-35戰鬥轟炸機。它的主要任務是把海軍陸戰隊的突擊部隊送到衝突發生地區。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海軍已經宣佈,“馬金島號”兩棲攻擊羣已調離中東地區,改歸美軍印太司令部指揮。這意味着,美國海軍和海軍陸戰隊的全部兩棲攻擊羣艦隊現在都部署在中國周邊,這種軍事部署對中共在南海和東海的軍事威脅作出了直接而明確的實力警告。這次“馬金島號”兩棲攻擊羣到南海水域和“羅斯福號”航母編隊共同演習,就是一種針對中共強佔南海國際水域、造島建海軍基地的行動。

現在常駐在沖繩的“美利堅號”兩棲攻擊羣艦隊,是負責應對中共威脅臺灣的;而新調來的“馬金島號”兩棲攻擊羣,看來今後會主要負責應對中共在南海的侵略行動。如果說,“羅斯福號”航母編隊主要是從空中和海上對中共在印太地區的活動展示威懾力,那麼“馬金島號”兩棲攻擊羣所威懾的,顯然是在南海國際水域造島建海軍基地上的中共海軍地面守備部隊。

“羅斯福號”航母指揮官、海軍少將韋裏西莫(Doug Verissimo)表示,“將航母打擊羣的能力與‘馬金島號’兩棲攻擊羣的能力相結合,可以提高我們的戰術技能,並表明我們對印度洋和太平洋安全與繁榮的持續奉獻。美國海軍和海軍陸戰隊聯合團隊在該地區一直是一股穩定力量。” 而“馬金島號”兩棲攻擊羣的第3兩棲中隊指揮官斯貝特尚斯基(Stewart Bateshansky)則表示,“這支遠征打擊部隊充分表明,我們能對任何突發事件做出反應,制止侵略,併爲支持自由和開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區提供區域安全與穩定。”

“馬金島號”兩棲攻擊羣包括“馬金島號”中型航母、“薩默塞特號”(Somerset)兩棲船塢登陸艦和“聖地亞哥號” (San Diego)兩棲運輸艦。“馬金島”號搭載1個直升機中隊、1個輕型反潛直升機中隊、1個戰術空中控制中隊、1個海軍陸戰隊的支援登陸直升機中隊,打擊羣還擁有1支海上遠征登陸隊組成的地面戰鬥部隊、1個攻擊舟艇支隊以及1個作戰後勤營。目前它剛到關島整補。

五、美軍偵察機監視中共核潛艇的活動

此前有一個未引起注意的消息,3月5日凌晨5時,美國空軍1架專門收集彈道導彈信號的RC-135S導彈監視機從沖繩基地起飛,飛往膠東半島以南空域,在那裏反覆盤旋監視6個小時後才返回基地。這表明,美軍隨時在檢測中共戰略核潛艇的行動,當時可能有1艘中共的戰略核潛艇正從渤海南下,前往海南島的潛艇第二基地。

隸屬於北京大學海洋研究院的“南海戰略態勢感知”網站4月21日發佈消息說,近來美軍的RC-135W電子偵察機在南海也十分活躍,且幾乎全程打開ADS-B飛行位置信號儀,實行“明碼”飛行。4月16日,美國空軍1架RC-135W電子偵察機到南海開展偵察行動,全程達11個小時。這架飛機晨6時從日本沖繩基地起飛,7時40分進入南海,然後接受空中加油;先後在廣東海岸、海南島東南海岸和西沙羣島兩側偵察。4月21日,美國空軍的1架RC-135W電子偵察機再次對廣東、海南、西沙、南沙、黃巖島抵近偵察,長達11個小時。這一天,美國海軍還有1架P-8A反潛巡邏機從菲律賓克拉克空軍基地飛到南海偵察。

中國核潛艇的基地在海南島三亞的榆林港,其潛艇艦隊包括兩類潛艇:一類是大型戰略核潛艇,另一類是柴油動力潛艇改裝小型核反應堆的中型核動力攻擊潛艇。後者在上海或北方的船廠完成改裝,再南下加入其核潛艇艦隊。臺灣海峽的平均水深百餘米,中共的大型核攻擊潛艇在這個水域的機動能力受到限制,只可能路過而不太可能長期停留。這種戰略核潛艇用於威脅美國,從榆林港出港後,如執行遠航任務,不是向東潛航試圖突破巴士海峽,就是南下進入印尼和澳大利亞沿海的水下航道,再向東潛航。而中共的改裝核動力攻擊潛艇可能主要用於跟蹤美軍水面艦隊或水下封鎖臺灣。北京的《多維新聞》去年10月29日發表過一篇文章,《海底獵殺:中國大陸海空戰力合圍美日潛艇》。此文提到,去年9月中至10月底,臺灣西南海空域成爲火爆熱點,美中雙方海軍出動了潛艇、反潛飛機和反潛艦艇,在這一海域進行了1個月的反潛攻防。同樣的攻防今年1月開始再度發生,此刻還在繼續。

一旦中共的核潛艇越過巴士海峽進入日本和帕勞羣島之間,水深數千米的菲律賓海,對美國的國家安全之威脅將變得非常大;若共軍的戰略核潛艇能自由進出巴士海峽,它就可以東進到中途島(去年1月已去過)、珍珠港,甚至更靠近美國大陸。而在中太平洋和東太平洋的深水海域,要發現中共核潛艇的蹤跡,比在臺灣西南海區或南海要難得多。因爲第一島鏈的防衛一旦失效,中太平洋上的島嶼很少,美國就不再能依託島嶼基地展開反潛偵察,除非把航母編隊分佈在廣闊的中太平洋和東太平洋上。那樣一來,戰略上美國將完全陷入被動挨打的境地,就很難有效地防範中共的核潛艇攻擊了。

美軍對中共潛艇目前的偵察目的是掌握中共核潛艇的聲納、電訊資訊,以便爲未來防範它建立反潛數據庫。美軍的這些備戰行動表明,美軍視中國爲軍事威脅和潛在的敵人,面對中共核潛艇的一舉一動,美軍都在高度戒備當中。除了空中偵察之外,美軍潛艇也可能在那個海區沉底“蹲守”,刺探對方潛艇的應對,以便形成一套防範共軍戰略核潛艇的水下戰術。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