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程晓农:“二十大”习近平连任之际的内外处境

2022.09.13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评论 | 程晓农:“二十大”习近平连任之际的内外处境 资料图片:习近平
美联社图片

中共这类独裁政党的高层人事变动,往往不是举手投票、凭票数多少来决定最高掌权者,而是用背地里的阴谋政治来解决问题,但没有枪的下台大佬很难把手里拿枪的习近平逼下台。习近平目前处在他上任以来最困难的状态,主要问题是经济恶化,但由此产生的社会不满并不能转化成独裁者政治权力的崩塌。内忧之际,习近平也面临越来越明显的国际孤立,但他很难与普京结成紧密而互相依靠的联盟,来增强自己的国际地位。出于历史、现实和文化等种种原因,中俄关系只会是互相利用,各取所需,


一、习近平的连任与红色大国的接班模式

从去年以来,中国国内和各国媒体对习近平能否在中共20大连任,一直有种种猜测。一种看法认为,中国面临的对内、对外困境让习近平难以连任;另一种看法认为,习近平连任会给中国带来更大的危机。两种看法在一个共同点上是一致的,即希望习近平交卸最高权力。

中共最高领导人如何交卸权力,其统治史上有过三种模式。其一是绝不交卸,连任到死,毛泽东的终身制就是如此;其二是邓小平的年迈半退,但掌控军权到人生的最后;其三是江胡时代的所谓届满退休。表面上看,从绝不交卸到届满退休,似乎是制度上的进步;其实,其中的个人因素使得这种最高领导人的权力交卸与制度化相差甚远,甚至连惯例化都靠不住。

上述三种模式各有其特殊的时代背景。毛时代个人崇拜走向顶峰,高居神坛的毛一天也不肯放弃权力,却把曾提拔栽培多年的接班人刘少奇、林彪相继整死。邓时代为了把繁琐的日常政务交给年轻一些的胡、赵去办,邓安排自己半退,其中也包含拽着政治对手陈云一起半退的意图,但军权始终掌握在半退的邓小平手里。从江时代过渡到胡时代,与邓生前安排的胡锦涛继任有关,也是江泽民的政治对手乔石坚持拉着江到龄退休的结果。所以,中共高层如何面对习近平的连任,其实起决定性因素的,更大程度上不是制度化或高层默认的惯例,而是高层的内部政治操作。

中共的祖师爷苏共,在其统治的大部分时期,都是上述第一种模式。斯大林时代是终身制,赫鲁晓夫之后到戈尔巴乔夫之前,还是终身制,或称为到死放手。另外,苏共还有中国没出现过的政变模式,赫鲁晓夫和戈尔巴乔夫都遇到了针对他们的政变。前一个成功了,赫鲁晓夫被赶下台,换成勃列日涅夫;后一个失败了,戈尔巴乔夫任内的最后时日里,苏共高干们组成的最高苏维埃(相当于中国的全国人大)投票宣布苏共为违法组织,就此终结了苏联。


二、中共高层权力斗争到底有多大争斗空间?

共产党高层会发生权力斗争,从来如此。但是,高层权力斗争是否可能导致苏共那样的政变,就需要具体分析了。我今年6月22日为本台写的评论文章《中共建政以来的政变及其幕后》,介绍了其中的奥秘。

习近平早就准备连任,这自然会引起高层内部各种腹诽。而习近平连任的年头恰恰是中国经济衰退、国际关系恶化这种江胡时代从未有过的局面,危机之下,“换人做做看”就成了很多中国内外关心时局之人的话题中心。谈到“换人”,必然会有人联想到政变和高层权力斗争。但政变本身有哪些操作空间,却不是凭空臆想就能猜出来的。

中共作为独裁政党,这类政治集团的高层人事变动,从来不是举手投票、凭票数多少来决定最高掌权者,而是用背地里的阴谋政治来解决问题。但这样的阴谋政治无法影响到高层警卫体制;也就是说,设想没有枪的下台大佬能把手里拿枪的习近平逼下台,那是在编故事。中共的最高领导人通过掌控其他高层成员的警卫和医疗,实际上可以控制住局面,政见上不同派系的争斗,无法真正导致推翻最高领导人的政变。

按照习近平时代中共高层权力的分布来判断,习近平如果想连任,实际上其他高层成员无法阻止他。中共即将召开二十大,会不会发生部分中央委员挺身而出、振臂一呼、群起相应,然后就推翻事先内定的连任安排呢?二十大不过是中共开个会,按事先编排好的“剧本”,规定中央委员这些“演员们”照剧本演戏,拥戴习近平连任。这个会本身没有悬念,习近平并非这场“戏”的观众,仅仅坐在一边安静地看着“演员们”随意发挥;事实上,习近平不但是二十大的总导演,而且也是“演员们”的总老板,哪个“演员”演出不卖力,秋后算账马上降临。“演员”们哪怕在自己的地盘里有那么一点不阴不阳的腹诽,到了京西宾馆的二十大会场上,个个都十分乖巧,谁会和自己的乌纱帽以及身家性命过不去呢?

三、期待独裁政权兑现党内“民主”?

中国宪法的总纲第一条写明:“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这句话里面,只有“人民民主专政”才是实质;而在中共的政治话语里,“人民民主专政”还有另一个说法,就是“无产阶级专政”。

专政就是独裁,在英文里是同一个字(dictatorship)。用独裁这个字代替专政,中国宪法的那句话,其意思就非常明白了,即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一个独裁国家。前面定语中提到所谓的“工人阶级领导”,中共乃至中国政权真与“工人阶级领导”有关吗?所谓的“工人阶级”,中共建立政权时有几百万人,加上农民是几亿人,这些民众能通过民主程序产生民意代表、选举领导人吗?当然不能。那是民主国家才会发生的事,如果有了民主选举,中共岂能独裁?

所谓独裁,不但对国人独裁,也对党内独裁。那中共的统治,到底是谁在独裁?中共党章开篇写得很清楚,“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同时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这番话的意思是,根本不需要真正的选举,中共掌握着镇压机器,宣称它永远代表全体国人,自封是观念最先进的“先锋队”,因此中共不但必须执政,而且要永远执政。

如此这般地强迫民众承认它永远执政的权力,正是道道地地的独裁。中共讲的“无产阶级专政”,其实就是以“无产阶级”的名义,来实行中共领导层对整个国家、整个社会的永久独裁。中共的独裁与帝制的区别在于,皇帝打下一片江山,会宣称自己授命于天;那中共的虚伪在于,它把永远的独裁伪装成授命于民,但不许民众批评,更不许反对。

中共有几千万党员,中共领导层的独裁当然也不让普通党员插嘴,甚至中央委员也不能自主投票。所以,中共的独裁,说到底就是共产党最高层一小群人的独裁,而这一小群人之间的权力斗争成败,关键在于军权被谁掌握。习近平上任后的头几年,主要就在做这件事。

四、经济恶化会不会导致习近平的个人权力动摇?

不管习近平是否连任,经济恶化不见得会动摇习近平的个人权力。确实,现在习近平的日子并不好过;甚至可以说,他坐在所谓的“龙椅”上,还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难过。从中国的国内形势来看,习近平目前处在他上任以来最困难的状态,主要的问题就是经济恶化。经济恶化首先影响民生,会产生很多社会不满,这样的不满现在可以从很多民间的自媒体视频中看到;但是,所有这些自媒体所采访的人都不会提到习近平,因为那是政治禁忌,谁讲谁倒霉。

在中共治下的这个独裁国家里,民众的行为与民主国家的民众完全不同。在民主国家,民众对政府的政策有很多不满的话,可以找民意代表、媒体记者,也可以抗议游行,有各种表达不满的办法;民众更可以用定期选举的选票来表达不满,希望更换各层级的执政者。

八十年代中国也有过两次学生民主运动,分别在1986年和1989年,与当时胡耀邦、赵紫阳时代政治气氛相对宽松有关。而1989年邓小平调动几十万军队到北京,用坦克镇压民众的抗议、造成大血案之后,中国再也没有民众的大规模政治抗议了。此后,社会不满严重时,中共所关注的只是如何加强社会监控和社会打压。

中国现在的社会不满会不会折射成政局动荡呢?从经济层面看,习近平的权力是变得越来越脆弱,因为他改变不了经济下滑的趋势,无能为力。但这样的局面并不能转化成独裁者政治权力的崩塌,他依然在运用各种镇压手段来“维稳”。而且,中国的很多既得利益群体,比如,退休公务员和事业单位退休职工,他们拿着比其他社会群体高不少的退休金,甚至比年轻人辛苦工作的工资都高,这些既得利益群体都不希望政局动荡,因为他们害怕政府的困局会影响到他们的退休金。


五、习近平能通过与普京结盟来增强自己的国际地位?

中共对外孤立,能把俄国发展成可靠的战略盟友吗?今年5月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曾报道,法国电视国际五台今年2月5日专访法国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马克·朱利安(Marc Julienne)。他表示:中俄关系升温是有缘由的,它不是牢固的联盟,而是理性的联手、权宜之计的友好关系。

中苏两国1950年代有一段非常紧密的红色阵营联盟关系,彼此有正式的条约,苏联给了中共大量军事技术援助,帮助中共建立了军事工业的基础。但后来老毛想在红色阵营里称霸,就和苏联翻脸了,一直闹到双方兵戎相见。苏联最后决定,趁中共的洲际飞弹还没研制成功之前,用核武器消灭中共。然后尼克松救了中共,把中共拉到了美国的核保护伞之下。

此后中共安全了,但中苏关系进入了冷战状态。苏联当时是在打两场冷战,一面是美苏冷战,一面是中苏冷战。苏联解体之后,中俄关系始终处在三个阴影之下,一是中国对俄罗斯军事技术的工业间谍活动非常猖獗;另一个是俄国远东经济凋零,而中国移民和商人在远东地区极度活跃,让莫斯科的精英们始终担心远东地区乃至西伯利亚以东地带早晚会沦为中国的经济殖民地;第三个阴影是,中共的“一带一路”战略主要是向西发展,欲拉拢中国以西的国家,而在俄国的眼中,这恰恰是对俄国传统势力范围的蚕食和威胁。

这三个阴影属于长期影响,而中俄两国在短期国际局势变化方面始终存在合作的必要。俄罗斯2014年占领克里米亚时,普京在国际上孤立无援,便提升了俄中关系,以打破这种孤立。这不是和中国建立战略联盟,而是一种政治合作。这次乌克兰战争又再次出现了这样的需要,俄国需要进一步提升与中国的关系,这仍然是政治合作。

之所以中俄两国无法建立紧密而互相依靠的联盟关系,根本上是因为,俄国的经济实力不足,它害怕与中共的紧密关系会让中国占据主导地位,把俄国在经济上变成次等的小兄弟。中共的军事扩张战略同样让俄国产生被威胁感,毕竟俄国人口稀少、驻军有限的西伯利亚以东的一半国土,始终都处在中共的压力之下,何况两国历史上还有过密友翻脸的历史记录,所以俄国永远都不敢信任中共。

这种不信任就决定了,双方无法成为真正的盟友,只能是多边合作。外交上,俄国比中共老到得多,它当年在美苏冷战年代积累了丰富的外交经验,更重要的是它懂得如何与西方既妥协又对抗;而中共作为一个想要称霸的新势力,非常笨拙,只会对西方国家一通乱骂。中共的意识形态专家们,比如那个国师王沪宁,永远都编不出好听一点、有说服力的国际说辞去打动西方社会;而习近平更缺乏国际眼光和处理大国关系的经验和外交语言,他也听不进任何战狼语言之外的说法。

所以,普京和俄罗斯的精英不会真正看得起习近平;而习近平内心里却认为,自己现在实力大了,应该压俄国一头。这样两个领导人之间,不信任不仅仅有历史原因,有现实原因,还有文化原因。法广今年5月的那则报道所用标题是,《中俄之间与其说是友谊,不如说是互不信任》。中俄关系只会是互相利用,各取所需,这恰恰就是法国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马克·朱利安(Marc Julienne)的看法。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