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程曉農:美軍給共軍上冷戰課

2020-11-09
Share
1 中國天安門的武警部隊。(美聯社)

美國總統大選前的幾個星期裏,中美冷戰的軍事對抗開始走向戰爭邊緣,於是美軍主動邀請共軍上了一堂冷戰課,幫助共軍瞭解戰爭危機的管控問題。

一、中共從“韜光養晦”變爲對美軍事挑戰

我10月25日在本網站發表的文章《中共當前的戰爭準備意向》指出,中共最近展現出一系列爲對美戰爭做準備的動向。
10月下旬,中共在北京京西賓館召開了19屆5中全會,討論下一階段的經濟發展五年規劃以及2035年經濟遠景目標。這次會議的公開文件顯示,中共試圖營造一個處變不驚的局面,似乎疫情過後中國經濟能一如既往地高歌猛進。雖然會議的公報以經濟話題爲主,但這個會議公報中只有1次提及“消費”,2次提到“經濟增長”,3次提到“投資”及“就業”,4次提到“內需”;而另外一個詞卻在會議公報中出現了22次,那就是“安全”二字。顯然,中共因爲內外真實處境的困難,開始擔憂政權的安全問題。

那麼,中共如何對此做出解釋?其政權有不安全感,就得對美軍事威脅嗎?10月29日《多維新聞網》刊登了一篇文章,標題是《北京觀察:習近平頻提“發展利益”背後的戰略轉變》,這篇文章說明了經濟困境之下中共以戰威脅的動機。這篇文章說,近期中國官方公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法(修訂草案)》中“發展利益”一詞的出現,不可等閒視之,這可能反映了中國國防張力的擴充以及對外戰略姿態的巨大轉變。

這篇文章進一步表示:將“發展”納入中國的“核心利益”之一,與“國家主權”、“國家安全”並列,在這種“核心利益”的問題上幾乎沒有任何妥協退讓的餘地。中國將敢於以強硬手段,付出巨大代價,捍衛這種“核心利益”。不排除以“戰爭”的方式捍衛其“核心利益”。如果中國的“發展利益”受到威脅,將可能主動發起戰爭。中國的“發展”取決於內外兩方面因素,但其阻力主要在中國之外,尤其是美國。美國可以直接向中國發難,例如對中國貿易戰、打壓高科技公司與先進製造業;另外,中國經濟已經深度融入全球市場,觸角幾乎遍及全球各個角落,屆時中國可能也會以更積極的姿態出手,以避免其利益遭受不正當侵害。

最後該文提出,“世界正處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國面臨的外部不確定性正在急劇增加,其外部風險也急劇上升。中國將‘發展利益’視作關係重大的國家事項,也算是因時因勢而爲。如果中國改革開放後存在過一個‘韜光養晦’的時代,現今是離那個時代越來越遠了。”

二、中共希望美國見戰而退


資料圖片: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南海艦隊的潛艇在海上訓練。(AFP PHOTO CHINA OUT)
資料圖片: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南海艦隊的潛艇在海上訓練。(AFP PHOTO CHINA OUT)

從今年開始,中共面臨前所未有的內外經濟困境。其外部經濟困境是指中共通過一系列對美國的核威脅動作,點燃了中美冷戰,引起了美國在軍事、諜報、經濟、政治四大領域對中共的全面反制。這使中共繼續通過盜竊技術機密來發展民用經濟和擴軍備戰,基本上再無可能,也令中共通過出口工業製成品到美國市場來賺取大量外匯的空間急劇縮小。這種外部逆境加劇了中共的內部經濟困境。早在疫情和中美冷戰發生之前,中共的經濟已經陷入困境,出口高速增長的時代一去不復返了,房地產拉動經濟的道路也走到頭了。中共原本寄希望於產業升級,即依靠盜竊來的技術實現傳統制造業的技術進步,也在高科技產業“彎道超車”,從而幫助中國經濟擺脫上述困境,它的所謂經濟遠景目標即以產業升級爲基礎。

然而,2020年國內國際的兩個重大沖擊打破了中共的經濟遠景夢。其一是,疫情爆發導致全國經濟停擺,而下半年開始全面復工時,整個經濟形勢已經面目全非,民衆收入的萎縮導致消費能力下降,出口通路的梗阻導致出口企業大批倒閉。於是失業潮、商鋪倒閉潮接連出現,廣州、深圳、上海這幾個昔日最繁華的都市,都出現了衆多店鋪陸續關門的景象。其二是,中美冷戰被中共點燃後,美國開始採取大規模諜報對抗行動,抓捕了一批中共的技術間諜,北京在美國的技術間諜網不得不潛伏下來、停止動作,於是中共追求產業升級所急需的技術來源中斷;不僅如此,美國開始在高科技產品及相關技術服務方面實行鍼對中共的出口管控,防止這些產品和技術被中共用於擴軍備戰,而這樣的措施對中共正在實施的高科技產業“彎道超車”的大批項目造成了沉重打擊。

這種經濟困境下,中共確有窮途末路之感,但它並不肯束手待斃。如果要掙扎一番,放棄一黨專政當然不是它的選項,那並非紅色政權最後的掙扎,而是棄暗投明;經濟上的閉關鎖國也非其選項,因爲中共的經濟已經對國際出口市場高度依賴,對進口資源也高度依賴,進出口大量減少,是明明白白的死路;它只剩下一個選項,即用現有的軍事力量威脅美國,希望美國能見戰而退,爲中共留下一條生路。

中共把經濟需要列爲“開戰條件”的宣示,實際上非常明確地表明,中共與美國的軍事對抗很可能不斷升級。《多維新聞網》10月31日又發表了一篇文章,標題是《中美軍事對抗正在質變,這纔是危險所在》。此文表示,“有關中美是否會擦槍走火,成爲輿論熱議的話題。中國近日來高調舉辦抗美援朝70週年活動,習近平的有關講話內容被指‘幾乎是戰爭動員令’”。“中美都有加強軍事存在的必要和理由,因此,雙方不斷加碼。現在來看,中美不斷突破以往的動作都處於加碼的過程之中,這一過程還在繼續,尚未終結。可以相信,接下來的時間裏,中美各自的軍事行動會更大、更多。當雙方不斷突破以往的默契時,情況就會逐步發生質變,這是一個危險的信號。”   

三、中共: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


青藏高原上,解放軍一裝甲車隊向中印邊境方向高速行駛。(網民提供/記者喬龍)
青藏高原上,解放軍一裝甲車隊向中印邊境方向高速行駛。(網民提供/記者喬龍)

 

冷戰狀態下最危險的就是雙方“擦槍走火”,因爲一旦引起熱戰,就可能踩到冷戰的紅線,那就是動用戰術核武器,引發核大戰。所以,美蘇兩國在幾十年的冷戰期間,一直恪守雙方不直接交戰這個鐵律。但是,中共現在似乎正準備藐視這個冷戰鐵律。

如果按中共目前透露的對美戰略思路,中美關係未來會走向何方?筆者認爲,可以看出以下幾點:第一,中共的對美“韜光養晦”策略已經被拋棄,取而代之的是擴軍備戰,劍拔弩張。第二,中共的對美軍事挑戰將是長期國策,不是短期安排。第三,中共的戰爭圖謀不再是舊的地緣政治思維,它把政權的經濟需要列爲開戰的理由,這實質上體現了以戰崛起的國家戰略。第四,中共在其周邊國家很難挑起針對美國的代理人戰爭,沒有哪個國家存在着爲它當代理人的勢力,連北朝鮮也不那麼聽話,因此中共將公開、直接、全面地在軍事上與美國爲敵。第五,中共因此也可能拋棄美蘇冷戰時期的冷戰鐵律,以好戰的姿態,試圖逼迫美國向後收縮。第六,中共因爲沒有代理人戰場,它對美國的挑戰沒法靠陸軍,而只能靠海軍,目前其航母艦隊尚未成型,不具備作戰能力,但核潛艇艦隊正逐步擴大,中美冷戰的水下對峙將持續不斷。

然而,中共這個長期對美軍事戰略的基礎卻非常脆弱,這主要不是指中美兩國之間目前軍力上的差距,而是指中共軍事思想上的井蛙觀天和兩眼漆黑。中共與美軍歷史上只交戰過兩次,一次是朝鮮戰場雙方陸軍的地面常規戰爭,一次是越南戰爭期間中共的高射炮部隊與美國海軍航空兵戰鬥轟炸機在北越上空的有限交戰。中共的對美戰爭經驗僅此而已,而這些作戰經驗現在已毫無用處。說中共軍事思想上的井蛙觀天,是指它只能用陸軍在朝鮮戰場積累的有限經驗來思考對美的海上軍事對抗。事實上,陸軍的戰場經驗和戰術積累,與海軍大規模艦隊的長距離海上機動作戰的指揮,完全風馬牛不相及。

中共的海軍從來沒有大規模的現代作戰經驗,一切都是紙上談兵。它對航母的海上運轉和核潛艇的戰時操作,還得從二戰時日軍和美軍的舊經驗當中去挖掘。至於美國海軍從二戰到今天連續80年來不斷積累改善的艦隊作戰條令、作戰經驗和應急措施、海軍官兵的海上戰時操作技巧等等,中共海軍從來沒有過。因此,中共只能等到打仗時才能用沉重的損失作代價,來逐步總結並積累這些美國海軍的不傳之密,但獲得這些作戰經驗的機會,同時也意味着海軍的戰敗。

中共就是這樣秉承着井蛙觀天和兩眼漆黑的海戰軍事思想,開始和美國海軍對峙,並準備長期對抗下去,直到海軍實力超過美國爲止。這看起來很有一點“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的意境。

四、兩國軍方討論如何避免戰爭


中國天安門的武警部隊。(美聯社)
中國天安門的武警部隊。(美聯社)

在中美軍事對抗不斷升級的大背景下,美國軍方發現了中共試圖不斷升級軍事摩擦的企圖。因此,今年10月20日美國軍方主動與中共國防部通話,要求安排一次視頻會議。對富有冷戰經驗的美軍來說,儘早與中共軍方接觸,嘗試着建立美中之間的軍事危機溝通機制,是避免中共的軍事對抗行動觸發戰爭的必要措施;也就是說,先禮後兵,先在軍事外交層面設法建立雙方的溝通談判機制,是爲上策。

在避免戰爭升級方面,目前中共這種四面爲敵、越弱越兇的心態和姿態,妨礙它主動與美軍溝通,它只是通過外宣官媒不斷放消息。但軍事對抗雙方的溝通是不能借助媒體背靠背來進行的,許多涉及軍事機密的內容,無論如何不能在媒體上拿出來放話,只能面對面來談。美軍正是看到了這一點,主動引導共軍,幫它學習如何不踩冷戰紅線這門課。

美國國防部10月29日發佈新聞稿,標題是,《美國國防部安排了與中國解放軍的首次危機溝通工作組(U.S. Dept. of Defense Hosts First Crisis Communications Working Group with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People's Liberation Army)》。新聞稿說,10月28和29日美中兩國軍方官員通過視頻進行了第一次雙方的危機溝通工作組會議,討論了危機溝通、危機防範和危機管控的概念。這次會議提供了一個機會,來建立避免和管控危機以及減少軍力風險的相互理解的原則。雙方同意危機期間建立及時溝通機制的重要性,以及維持常規的溝通管道的必要性,以避免危機,並進行危機發生後的評估。作爲主人的美國代表團,包括來自美國國防部長辦公室、參謀長聯席會議和美國印太司令部的代表。中方代表團包括來自中央軍委國際軍事合作辦公室、聯合參謀部和南部戰區指揮部的代表。

德國之聲10月30日報道,這兩天的視頻會議探討了兩國在危機發生時怎樣確保聯絡的事宜。該網站還引用中方消息說,美國國防部長埃斯帕表示,美國無意對華製造軍事危機;中美雙方的危機溝通工作組準備在11月中旬就人道救援、年底前就海上安全等議題再次舉行視頻會議。

《多維新聞網》10月29日以《兩軍衝突加劇引憂慮,中美危機溝通能否帶來轉機存疑》爲標題,報道了這次會議。以下爲報道的主要內容:國防部發言人吳謙表示,10月20日中央軍委國際軍事合作辦公室官員與美國防部高層通電話,就兩軍關係及雙方共同關心的問題深入交換了意見,雙方同意兩軍加強溝通,管控分歧,開展在共同利益領域的合作。10月28日至29日中美兩軍舉行危機溝通工作組視頻會議。雙方商定於11月中旬以視頻會議方式,開展2020年度中美兩軍人道主義救援減災研討交流活動。年底前兩軍還將舉行海上軍事安全磋商視頻會議等。
這篇報道還指出,據日媒10月27日消息,在中國內陸的沙漠中發現了疑似模擬沖繩美軍嘉手納基地的靶標。專家分析稱,解放軍有可能將其作爲導彈的目標進行訓練。儘管如此,中美兩軍都不願意真的擦槍走火甚至直接衝突,但是,鑑於中美的結構性矛盾,此次兩軍危機溝通會議似乎並不能根本解決兩國的矛盾,所以在兩軍問題上能否真正扭轉矛盾加劇的態勢,仍需持續關注。

美軍的上述安排,四兩撥千斤地暫時化解了中共對美軍事威脅的直接壓力。而從上述報道用語來看,中共對接受兩國的危機溝通機制,多少有點心不甘情不願。中共現在處於兩難之中。一方面,美軍已經清楚地瞭解到共軍的軍事企圖,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共軍一味地不斷升級軍事對抗,美軍不會退縮,而雙方的軍事對抗升級的結果便是戰爭隨時可能來臨。而共軍其實目前並沒有足夠的實力在水面艦隊交戰或導彈互射過程中佔多少便宜;更大的危險是,這樣的軍事衝突很容易引發核大戰,而此刻共軍的核潛艇實力十分有限,仍然處於下風,中共若貿然開戰,非常可能一敗塗地。另一方面,中共高層很清楚地知道,如果軍事威脅不奏效,在非戰爭狀態下,中美雙方的諜報對抗、經濟對抗和政治對抗,只會使中共陷入更大的經濟困境,進而削弱它的擴軍備戰能力,令中共走投無路。正是中共此刻這種戰也敗、不戰也敗的狀態,使得共軍只能接受美軍的安排,舉行軍事危機溝通的一系列會談。但是,中共在這種會談的同時將做出什麼樣的進一步對美敵意性動作,讓我們拭目以待。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