挣表现,习近平没有安全感(陈破空)

2014-05-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习近平(资料图/AFP)
习近平(资料图/AFP)

论纪念日,中国人重“五、重“十”。”转眼间,“六四”事件25周年将至,“平反六四”的呼声,在民间,在外界,不绝于耳,更甚于从前。然而,中南海充耳不闻,不仅如此,还做出截然相反的回应:对异见人士实施大逮捕。

有“五君子”之称的徐友渔、蒲志强、郝建、胡石根、刘荻等,因在家中举行“六四纪念研讨会”而遭拘捕;艺术家陈光,因在家中表演行为艺术而遭拘捕;资深新闻工作者高瑜,因披露党中央的“七不讲”文件而遭拘捕,并上电视示众“认罪”;呼吁平反六四的前八九学运领袖徐光再遭逮捕;要求“废除一党专政”的广东维权人士谢文飞等五人被拘捕……

其中,徐友渔等人,早在5年前的六四20周年之际,就曾举办类似研讨会,而且在宾馆举行,当时不曾有拘捕,如今在家中举办,却被拘捕;陈光的行为艺术,也是在家中。这两例,展现了另一个层次上的“国进民退”:异见人士退到家中,自己人跟自己人对话;当局竟上门抓人,“主动出击、重拳打击、就地处置”,将他们对付维吾尔“暴恐分子”的手法用到了汉族异见人士头上。

上门抓人,反映了习近平政权深重的不安全感,正如上月他在“国家安全委员会”的首次会议上,一口气念了11个“安全”,重中之重却是“政治安全”,即政权安稳。大量特警,驾着大量装甲车(武装巡逻车)上街,反映的,就是弥漫在中南海深宫中的不安全感。

关于高瑜,她披露的,也就是中南海的所谓“七不讲”(不准讲普世价值、公民权利等),当局指控高瑜“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等于承认,这个“七不讲”见不得人,做得说不得。事实上,这个“七不讲”,恰恰就是习近平政权敌视人类文明、抗拒时代潮流的佐证。

弄巧成拙的是,将高瑜治罪,似乎也曝光了中共布局在境外的消息网点及其双重功能:中共当权者本身,通过这些渠道放风,以利于事发前制造舆论、稀释社会压力、冲淡国际反应,尤其攸关内部权力斗争之事;但民间人士提供消息,却正好落入北京布设的海外圈套,当局人证俱获,民间人士自投罗网。

笔者并不认为,上述异见人士,会对中共政权构成多大的“安全”问题。首先,他们都是知识分子,凭口说话,无心翻起大浪;其次,他们都是温和人士,仍寄望于当局,劝诫后者主动开启政治改革,而并无推翻之意;再者,他们在行为上极其节制,无意惹事,处处给足了当局面子。在家中纪念六四,就是再温和不过的例子。

面对这般温和的异见人士,为何非要抓捕?与其说,习近平反应过敏、反应过度,不如说,习近平要“挣表现”。去年,六四24周年前夕,笔者曾撰文,题为“六四关口,习近平挣表现”,如今,又一年过去了,习近平还在“挣表现”。

“挣表现”,是中国共产党文化中特有的现象和环节。当年,文革中,习近平由挨整的“黑帮子弟”,下放到农村“接受再教育”。其间,习咬紧牙关,当苦力,每天争挑200斤重担、“365天不歇气”,近乎自我虐待似的自我劳改,并不断在煤油灯下书写入团、入党申请,尽管这些申请被无数次地退回、否定。但,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习终于还是入了党,后来竟又当上了大队(村)党支部书记,靠的就是“挣表现”这套硬功夫。那时候的习,挣表现,主要挣给地方党组织看,终于得到后者的接纳。

文革后,被毛泽东打入黑牢16年的习近平父亲习仲勋获得平反,复任中共高级领导人,习近平子凭父贵,跻身被培养的“接班人”行列。仕途中,习并不松懈,继续挣表现,挣给上级看,由此不断获得升迁。最后,习近平的表现,挣到了江泽民眼里,得到政治老人的赏识。

习近平成为最高领导人,是政治老人和既得利益集团小圈子遴选的结果。习近平上台,继续他“挣表现”的惯性,挣给利益集团看,挣给政治老人看,其潜台词,无非是:“感激你们遴选了我,我将不负你们所望。我要继承一党专政的事业,绝对让你们放心。我要继续抓人,大举抓人,对那些异见人士,绝不心慈手软,即便他们不上街、只在家里嘀咕,我也要上门去抓!让你们见识我的铁血手段。与你们相比,我毫不逊色!”

不巧的是,习近平挣表现,却泄露了另一个“国家秘密”:他的权力,并不像他炫耀的那般巩固;老人政治,依然笼罩着他,阴魂不散。习近平高谈“安全”,或许,他焦虑的,还不仅仅是政权的安全,面对党内政敌四布、杀机隐隐,习近平对自己的人身,都不见得有多少安全感。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