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大错特错(陈破空)

2014-04-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习近平与默克尔共同举行记者招待会。 ( AFP)
习近平与默克尔共同举行记者招待会。 ( AFP)

今年3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欧洲。在比利时的布鲁日欧洲学院(College of Europe in Bruges),发表了一份精心准备的演讲,其中提到:近代中国,“君主立宪制、复辟帝制、议会制、多党制、总统制都想过了、试过了,结果都行不通。最后,中国选择了社会主义道路。”

所谓“行不通”,习近平指的是辛亥革命前后的那段历史。不妨就事论事。君主立宪制,在日本成功,而在中国失败,并非在中国行不通,而在于清廷缺乏诚意、动作太慢、行动太迟,恋栈既得利益,舍不得放手,瞻前顾后,一再拖延立宪,终于拖到被革命推翻。

复辟帝制,指辛亥革命后,共和已立,选举已行,首任大总统袁世凯,在孙中山无端策动“二次革命”、杨度等幕僚群起误导的复杂背景下,上演复辟帝制的一幕,导致全国反叛,历83天而取消。复辟帝制,的确在中国行不通。

议会制、多党制、总统制,指的是1911至1928年(袁世凯称帝的83天除外)这段时期,即早期的中华民国或北洋政府所呈现的共和宪政。恰恰是这段时期,中国民智大开、教育跃进、文化繁荣、经济稳步发展、国际地位大大提升。堪称五千年中国辉煌耀眼的十七年!

然而,近代中国社会,毕竟专制积习深重、封闭观念难除,面对新生的共和政体、民主政治,天下议论纷纷,有守旧派看不惯,有激进派嫌不足,有野心家蠢蠢欲动;而此时,最大邻居俄国,又爆发逆共和潮流的共产主义革命,并向中国恶意输入,不仅伸手在中国扶持、建立共产党,而且影响、渗透孙中山的国民党,图谋让中国变成红色苏维埃的一部分。

歧见,纷争,内战,后来,由蒋介石领军的北伐军打平天下,建立起国民政府。国民政府,基本由国民党一党把持,比诸北洋政府,已经是大幅倒退,但因国民党宣扬三民主义,内含民权,又有军政、训政、宪政三步曲的许诺,最终实现民主,仍有可能(如今日在台湾已成现实)。

但共产党趁乱而起,疯狂争夺江山,利用日军侵华,坐视国军与日军消耗,自己趁机坐大;待日军撤离后,共产党又在苏联的帮助下,抢夺地盘,最终与国民党决战,推翻国民政府,建立起极端独裁、极端血腥的红色中国。这便是习近平所谓“中国选择了社会主义道路”。

可见,并非议会制、多党制、总统制在中国“行不通”,而是外有苏联、内有中共,外患内乱的结果。但即便是苏联,历经74年的共产党统治之后,也宣告解体(1991年),其母国俄罗斯,回归议会制、多党制、总统制的共和时代,即从“十月革命”(1917年11月)又回归到“二月革命”(1917年3月)。当三色旗重新取代镰刀斧头旗而在红场上猎猎飘扬的时候,历史见证:8个月的宪政,最终还是战胜了74年的专制复辟--所谓“社会主义道路”。

换言之,并非因为民主与宪政曾经在俄国失败,就不可能重来;自普京上台(2000年)后,俄国又呈现一定程度的专制复辟,但,人类的发展趋势昭示,终有一日,完整的民主与宪政,将再次回归俄国,并牢牢扎根。起身克格勃的普京之流,终将不过是过眼云烟。

作为西方民主的典范,法国,从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算起,两百多年间,几经共和兴起与专制复辟,如今的法兰西共和国,已经是第五共和国,依照习近平的短视逻辑,在其中任何一段专制复辟时期,都可以质疑,民主与宪政在法国“行不通”?

岂止俄国与法国,世界上许多国家,如西班牙、德国、意大利等,都曾出现宪政与专制的轮番上升、反复较量,几经专制复辟,而宪政最终取胜。由此可见,习近平大错特错,如果不是因为智商低、学问差、见识浅,就是故意睁眼说瞎话。与其说,民主与宪政在中国行不通,不如说,共产党不让民主与宪政在中国行得通。

江泽民与胡锦涛,都已错过政改良机,而徒留诟病。正力图成为政治强人的习近平,如果不善用手中的权力,如果在任内再次错失政治转型的良机,必步江、胡之后尘,成为同样的历史弃儿。

值得点明的是,当习近平声称民主政治(议会制、多党制、总统制)在中国水土不服、“行不通”的时候,他显然忘记了台湾。按照北京的说法,“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那么,毫无疑问,民主政治,至少已经在“中国的一部分”取得成功;要么,无意间,习近平已经承认台湾是一个独立国家,故而,台湾的经验与中国无关?

与江泽民、胡锦涛相似的是,习近平在外国,也大谈“和而不同”、“多元一体”,这样的理念,何不首先对中国人民兑现?习近平声称,“用平等、尊重、爱心来看待这个世界,用欣赏、包容、互鉴的态度来看待世界上的不同文明。”那么,就请习近平首先做到,在中国,用平等、尊重、爱心来看待不同观点、不同信仰的中国人民,用欣赏、包容、互鉴的态度来看待少数民族比如藏族和维吾尔族的不同文明。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