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陳破空:“一帶一路”屢遭失敗,習近平爲何硬來?制度問題


2019-04-30
Share
2019-04-26t131043z_1017360834_rc1ba7117b10_rtrmadp_3_china-silkroad.jpg 2019年4月25日至27日,中國舉辦的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峯論壇在北京舉行。這是中國2019年最重要的主場外交活動。圖爲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晚宴上發表講話。(AP)
Photo: RFA

今年4月25至27日,在北京,號稱“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峯論壇的大會又舉辦了第二屆。對衆多觀察家而言,這多少有些不解。因爲,所謂“一帶一路”是習近平親自提出的“國際大戰略”,從2013年開始大力推動,六年過去了,無論實際的業績還是國內外的評價,都公認是一項巨大的失敗工程。

在國際上,鮮聞任何國家因爲“一帶一路”而致富發達;在國內,中國人民並未從“一帶一路”獲得任何收益。這個“一帶一路”在國際上的代號就是“債務陷阱”,在國內的代號就是“大撒幣”。

換言之,在國際上,北京打着國際援助、支援發展中國家的旗號,但大量的投資卻伴隨大量的怨言:生態環境破壞、勞工權益受損、所建項目超出這些國家的實際需求、越來越多國家落入債務圈套。在國內,中共一邊高唱脫貧任務艱鉅,一邊又到國外大撒銀子,讓國人感覺怪異:爲何不首先或徹底解決國內貧困問題?莫非是錢多人傻?不可思議。

國際上批評“一帶一路”還在於中共輸出腐敗、專制和監控模式。表面上是經濟和貿易,實際上,還包含中共的政治、軍事目的,稱霸世界的野心。

斯里蘭卡,由中國投資的漢班託塔港(Hambantota),因經營不善、收益不如預期,斯里蘭卡爲此欠下中國鉅額債務,無法償還,最後只能犧牲主權:中國取得該港口及周圍15000英畝土地的使用權,租期99年。非洲國家吉布提,因無力償還中國貸款,只能向中國轉讓多哈雷(Doraleh)港口,中共隨即將這一民用港口軍事化,而中共已經在吉布提建立的軍事基地是爲中共在海外建立的首個軍事基地,並不斷增派軍艦和軍人數量。

國外沒有好評,國內也沒有好評;只是在黨媒的宣傳上,充滿“好評”。國外沒有成功,國內也沒有成功;只是在黨媒的宣傳上,寫滿“成功”。

比如馬來西亞,93歲高齡的馬哈蒂爾重新當選總理後,對中國的“一帶一路”項目說不。但最近,傳出中國投資的馬來西亞東海高速鐵路要重啓,中方宣傳爲馬方改變主意,又是“一帶一路”的“成功”。實際上,是中共私底下溝通,一再讓價、降價、壓價,再三懇求,委曲求全,懇求保全這個項目。最後,在中方降價90億美元、相當於原定造價200億美元的近半、總造價降至110億美元之後,馬方纔勉強同意重啓。而這個重啓的東海高鐵項目,中方註定嚴重虧損。正如中國中鐵公司董事長承認的另外兩個項目鉅虧:波蘭高速公路,摩洛哥高速鐵路……

如果在民主國家,國內外的批評,足以讓當權者反思、反省,進而調整政策,甚至改弦易轍。因爲民意、民心、民情,是民主國家領導人必須遵照的最高參數。然而,在一黨專政的中國,情況則完全相反。獨裁者或專制集團會認爲,如果因爲人民的批評而改變政策,那麼,統治者還有什麼威嚴可言?如果屈服於民意一次,可能就會不斷屈服於民意,極權統治將如何維持?

故而,他們寧願與民意作對,也不願意後退一步或者半步。“一步也不能退!”鄧小平在六四鎮壓前後,如是告誡黨內高層。“不得妄議中央!”習近平爲黨內立下這樣的規矩。

於是,中國人民不僅受到一黨專政制度的壓迫,還必須爲這個制度買單,那就是,領導人的錯誤決策,人民不僅不能批評,還必須承受由這個錯誤決策而衍生的代價。由此可以解釋,“一帶一路”屢遭挫敗,習近平爲何還要硬來?這都是制度問題:他不能承認這個錯誤,人民也不能糾正這個錯誤。

霸王硬上弓。強迫症,是獨裁者的通病和頑疾。不認錯的毛澤東,曾跟八億人民較勁;如今,同樣不認錯的習近平,跟十三億人民較勁。說到底,“一帶一路”是習近平個人的政治工程,猶如大躍進是毛澤東個人的政治工程,三峽大壩是李鵬個人的政治工程,即便錯了,也不能認錯,並務必要把錯誤進行到底。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