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会不会重演中国悲剧?(陈破空)

伊朗大选后,该国内政部宣布,现任总统内贾德以大幅领先的票数当选连任。这一结果,与选前民调严重不符,全国震动。反对派指责当局舞弊,发动民众大规模示威,要求重新选举。抗议已经持续十多天,仍未平息。对抗中,至少十几名抗议人士被打死。
2009-06-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6月23日伊朗抗议民众与警察继续冲突(法新社)
6月23日伊朗抗议民众与警察继续冲突(法新社)
Photo: RFA


许多人拿伊朗当前事态与二十年前的中国局势相对照,并疑问:伊朗当局会不会像当年的中国政府那样,大规模动用武力,血腥镇压?中国悲剧,会不会在伊朗重演?

相距二十年的中伊抗议事件,确有诸多可比之处。相同的是,两国抗议主体都是大学生,普通市民也有相当程度地参与。不同的是,中国人相当温和,军队屠城前,并未发生警民冲突;伊朗人则相对激烈,不时与警察厮打。

两国都面临开放与保守的两条路线之争。不同的是,当年中国,属于一党专制下的极权国家,民众争取的,还仅仅是最基本的民主权利,以及对官场腐败的监督;
今日伊朗,已经是一个相对的“民主国家”(尽管,这一民主形态,被置于伊斯兰教规之下),民众有相当权利,比如,一人一票、公开选举的权利。伊朗民众争取的,是选举的公正,以及对一个更自由国度的向往。

两国抗议事件,都具有深厚的社会背景,获得从草根到精英阶层的支持。不同的是,在当时的中国,示威民众缺少权威性的领导人物;而在今天的伊朗,示威民众却拥有明确而权威的领导人:前总理、改革派总统候选人穆萨维。

两国都有凌驾于政府之上的“最高领导人”,当时的中国,是邓小平,今天的伊朗,是哈梅内伊。不同的是,邓小平是世俗意义上的“最高领导人”,搞的是“垂帘听政”,邓的“最高地位”,仅仅是中共党内不成文的约定俗成,既不合宪法,也不合党章。正因如此,他可以我行我素、恣意妄为。哈梅内伊是宗教意义上的“最高领导人”,基于伊朗政教合一的现行体制,其合法性不容置疑。正因如此,他至少要顾及自己超然于世俗政治的崇高宗教地位,任何轻举妄动,都可能损害其形象和权威,甚至动摇该国国本:现行政教体制。

哈梅内伊的三次表态,已经自损形象。选举刚结束,他就表态,力挺内贾德连任;在民众抗议下,两天后,他又表态,同意调查反对派指控的选举违规问题;民众抗议升级后,他再次出面,也是他生平首次发表对全民讲话,声称选举结果不可改变,并严厉警告抗议民众,要对冲突后果负责。

然而,哈梅内伊的讲话,立即遭到反对派领导人穆萨维的公开抨击,一批具有影响力的资深政治家,如前总统哈塔米、前总统拉夫桑贾尼、资深回教长老蒙塔瑟里等,也公开批评哈梅内伊,民众也并不理会其警告,继续抗争。这一切,使这位伊朗“最高领袖”的权威,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

两国政府都倚仗武力。不同的是,邓小平调集了三十多万全副武装的正规军,动用坦克和机关枪,公然屠城;伊朗政府,到目前为止,还仅仅是怂恿其民兵组织(Basij),从暗处打暗枪,打死打伤抗议人士,或令警察用催泪瓦斯和水枪驱散示威群众。

两国当局都限制新闻报道,驱赶外国记者,但中共属于一党独裁,肆无忌惮;伊朗则自称伊斯兰教义下的“民主国家”,有所顾忌。此处,最大的差别,还在于,当时的中国,没有手机和互联网,民间联络不易;今天的伊朗,手机和互联网发达,民众便于串联,当局防不胜防。

伊朗事态如何演进,各方注目。对抗双方,都“以真主的名义”,执政当局并不占有绝对优势,因此,仍不排除发生“人民革命”(“绿色革命”)的可能。当局试图加强镇压,则是毫无疑问,因为,镇压已经开始,并一直在进行,尽管还只是零星的开枪。但,伊朗当局是否会效法中共当年的极端镇压手段?伊朗是否会重演大规模流血的中国惨剧?应该说,达到那种程度,可能性不大。

伊朗抗议民众或许难以改变目前的“选举结果”,事态也可能渐渐平息,但经此大规模示威,作为伊朗“最高领导人”的哈梅内伊,威信大为削弱,作为连任的伊朗总统,内贾德提前跛脚,未来4年,步履维艰。而伊朗的改革派,却声势大振。这一切,为伊朗未来的变迁,埋下深厚伏笔。

各国密切关注伊朗动态。美国总统的表态,极为谨慎,仅表示“由伊朗人民决定”,却仍然被伊朗当局说成是“干涉伊朗事务”,并指当前事态是“英美的阴谋”。这种动辄将内乱嫁祸于外国的伎俩,也与中共当局如出一辙。

面对伊朗事态,北京的立场,左右为难,甚至极为尴尬。当伊朗选举刚刚结束、争议声骤起之际,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就在俄罗斯“亲切会见”了伊朗现任总统内贾德。中共力挺内贾德,激起伊朗抗议民众的反感;而各国报道伊朗事态,总是拿当年中国的“天安门事件”作对比,电视上一再出现王维林只身挡坦克的画面,北京独裁者仿佛再次受到世界舆论的“审判”。

中共为伊朗现政权背书,不仅因为,伊朗现政权对西方的强硬姿态、尤其它发展核项目的野心,符合中共的国际战略:巩固灰色阵营,对抗文明世界;还因为,近些年,国际社会制裁伊朗,中共趁虚而入,取代欧美和日本,成为伊朗最大的贸易伙伴,目前,两国贸易接近突破每年300亿美元大关。中国同时成为伊朗的最大石油进口国。换言之,中伊两国,已经成为政治和经济上的紧密盟邦,如果伊朗强硬派继续当政,中伊成为军事上的紧密盟邦,也指日可待。

伊朗民众抗议正酣,中共首次设立中国中东问题特使,并立即出访中东五国和俄罗斯。该特使公开表示“中国愿在中东扮演新角色”。中共意图明显:要以“崛起”的经济和军事实力,到中东开辟与美国、西方、乃至整个文明世界博弈的新战场。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