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柔克刚:奥巴马的中国政策(陈破空)

7月,中美举行“战略与经济对话”,这是奥巴马政府将布什时代的中美“高层对话”与“战略经济对话”合而为一后,举行的首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对话档次提高,原本是中方所求;奥巴马总统又亲自出席开幕式,并发表演讲,应该说,给足了北京面子。
2009-07-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7月27日,首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在华盛顿开幕。美国总统奥巴马出席开幕式并致辞。(法新社)
图片:7月27日,首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在华盛顿开幕。美国总统奥巴马出席开幕式并致辞。(法新社)
Photo:AFP


不久前,奥巴马派出其内阁中的两名华裔部长、一名华裔秘书(分别是,商务部长骆家辉、能源部长朱棣文、内阁秘书卢沛宁),一起造访中国,试图以他们三人的华人背景,表达对北京的亲善,并游说中方,强化中美在环保与贸易议题上的合作。

中美经济的相互依赖,使两者在空前的经济危机中,彼此需要。奥巴马上任后,面对世界各国,都尽量放下身段,谦和以待,重塑美国对外关系。对北京的柔性姿态,原本就是奥巴马新政的一部分。

民主制度的妙处,就在这里,每一届民选政府上台,都能从各自理念与政策出发,大展身手,大有建树;但政府定期更换,又使国家获得修正的机会。如果国家方向出现偏颇,短期内,新政府就可大力扭转,在某些具体事务上,甚至可能呈现180度的大转弯。

布什的狂飙疾进,被称为“单边主义”,但却得以在中亚和在中东分别插入民主板块(阿富汗和伊拉克),深刻改变了国际地缘政治,功不可没;奥巴马上任,大幅修正布什主义,对外改以柔性政策,使美国获得喘息之机。比如,曾在布什时代连连失火的美国后院---南美洲,奥巴马上任不久,就令其基本熄火。

可塑性,随时可以改善、改革、改变的灵活性,使一个国家获得动力、充满生机、不断进取,恒久立于不败之地。相对之下,专制政体,则不具备这一优势。稳定,平稳地贯彻某种政策,或有利于积累,但却更可能让一个国家陷入僵化,逐渐丧失动力与活力,陷于停滞、腐化、甚至倒退。

对北京示好的同时,在中国周边,奥巴马政府也悄悄挖动中共的墙脚。也是在本月,美国与东盟10国签订《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之前,中、俄、日等大国已经与东盟签订这一条约,但美国因有所顾虑而一直搁置。布什时代,其国务卿曾在3年内两度缺席“东盟地区论坛”。奥巴马一改布什忽视东盟的政策,积极抢进,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明确表达美国重返东南亚的决心:“美国必须与东盟建立强有力的关系,必须在东南亚保持强大的存在。”

朝鲜半岛继续呈现微妙演变。面对金正日的核讹诈,奥巴马政府显得漫不经心,甚至无动于衷,不再像其前任那样,大动肝火,仅以联合国平台,做例行反制。北京反倒着急。平壤发动连串挑衅后,表示:拒绝重返由北京牵头的“六方会谈”,但仍希望与美国单独会谈。显然,“朝鲜牌”已经不再是中共的专利,而正逐渐转到美国手中。

同一时期,南海纠纷,钓鱼岛争端,都有升温之势,这与美国的隔岸观火、借力打力之策不无关联。这一切,表明,奥巴马政府对北京“谦让”的同时,并没有放弃美国的战略目标:遏制与围堵中共。

就在美中首轮“战略与经济对话”的开幕式上,联系到最近的新疆事件,奥巴马含蓄批评了中共,惟其表述更为巧妙:“就像我们尊重中国古老而卓越的文化与成就一样,我们也相信,每个人的宗教和文化都必须受到尊重和保护。所有的人,都应该可以自由地表达自己的观点,这包括中国境内的少数民族,自然也包括了美国的少数族裔。”奥巴马强调,美国支持人权普世价值,包括表达思想和宗教信仰的自由、以及民选领导人的权利。

可见,处理美中关系,奥巴马政府表面上淡化了人权议题,但并没有放弃其基本原则与立场。让步与妥协,只是策略性的、暂时的。中美之间的鸿沟,意识形态的分庭抗礼,依旧深重地存在,一待形势有变,则随时可能尖锐化。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