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陳破空: 拆解北京對港宣傳戰 破解王滬寧的關鍵詞


2019-08-21
Share
AP_19215306002435.jpg 2019年8月3日,香港反送中大遊行。(美聯社)

香港市民“反送中”運動,已經持續兩個多月。期間,中共官方媒體,從不報道,到選擇性報道,再到全面抹黑、污名化港人抗爭,達到無以復加的程度,在黨媒的仇恨煽動下,慘遭洗腦的中國內地民衆,或稱“自幹五”(自帶乾糧的五毛黨),對香港的敵視和仇視,也臻於狂熱的至境。

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主導的中共宣傳機器,爲製造京港對立、中港仇恨,竭盡所能地誹謗港人,計有下列關鍵詞:暴力、暴亂、暴徒、恐怖分子、港獨、漢奸、外部勢力。筆者對此一一解析。

暴力、暴徒、暴亂。6月12日,警方過度暴力,用布袋彈直射抗議者上半身和頭部;7月1日,可疑人士帶頭砸門立法院、警方上演空城計、警總髮聲譴責是晚上十點過,腕上手錶卻停留在下午五點(提前錄像);7月21日,元朗白衣人(黑社會)持兇器無差別攻擊示威者、乘客、居民;以及隨後發生在北角和荃灣等地的白衣人、藍衣人攻擊示威者暴行…… 對比示威港人的勇武抗爭,其先後順序、因果關係、主被動線條,清晰可見。所謂暴力、暴徒、暴亂,這類帽子,只能屬於警方(大量內地公安冒充)、黑社會(當局買通的)、和共產黨。

恐怖分子。國際上對恐怖分子的定義,是那些針對平民的襲擊者、尤其武裝襲擊者。參加抗爭的香港市民和年輕人,他們中的任何人,沒有在任何時間,攻擊任何平民或路人,他們的勇武手段,或針對濫用暴力的警察、或反擊黑社會、或針對共產黨的象徵諸如五星旗、國徽等物。反觀全副武裝的警察、手持刀具、棍棒和藤條的黑社會,攻擊手無寸鐵的平民,且無差別攻擊平民,才完全符合恐怖分子的行爲和定義。

港獨。在港人的五大訴求中,並沒有“香港獨立”一項。王滬寧咬定這個詞,一是爲了遮擋港人的真正訴求,最大的訴求是雙普選;二是爲了煽動內地民衆對港人的仇恨;三是另有所圖,彷彿巴不得港人追求獨立、巴不得香港獨立,以利中共高舉民族主義大旗,強化其一黨專政的統治。由此可見,說“共產黨是港獨之父”,並非空穴來風。其實,對照港獨、臺獨、藏獨、疆獨,只有共獨(共產黨獨裁)纔是最可怕的獨(毒)!

漢奸。如果沒有把馬克思和列寧這兩個外國祖師爺的招牌摘下來,中共就脫不了漢奸這頂帽子。更不用說,在二戰中,中共勾結日軍、合攻國軍、顛覆國民政府的賣國史實,鐵板釘釘。

外部勢力。事實上,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下,北京當局就是香港的外部勢力,而這個外部勢力,一直在粗暴干涉香港內政,越來越無所顧忌地逾越一國兩制、“井水不犯河水”的界限。

在港人的抗爭下,北京在香港一再敗績,至少犯下三大錯:其一,蓄意製造暴力,以爲可以嚇唬或栽贓港人,卻激起港人更加勇武和更加持久的抗爭;其二,越俎代庖,由北京中央政府取代香港特區政府,直接恐嚇港人,把港人對特首林鄭月娥的憤怒,延伸爲港人對北京共產黨政權的憤怒;其三,黨媒宣傳過於高調,通過精心編造的假信息、假新聞,在內地煽動起民族主義狂潮,以至於,很多內地民衆對香港喊打喊殺,反而讓原本猶豫不決的習近平政權下不了臺。

北京一再誤判港人,一再在香港闖禍、一再在香港失敗,就在於,執着於用對付內地民衆的手段,去對付香港民衆,諸如,操縱暴力,圖謀嫁禍於人;高喊外部勢力,實爲賊喊捉賊。殊不知,香港畢竟是香港,香港不是內地。中共在內地駕輕就熟的陰險手段,卻在香港派不上用場。以至於,屢戰屢敗,一敗塗地。

 

(2019年8月21日)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