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活65年,北京统治手法的翻转(陈破空 )

2014-09-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天安门广场( AFP)
天安门广场( AFP)

中共建政65周年,毛泽东的头像,依然垂挂在天安门城楼,依然刻印在人民币上;毛泽东的尸体,依然占据天安门广场。一句话,毛泽东依然是被高举的旗帜,这个现象,反映了65年来,共产党不变的本质。

毛泽东当政27年,厉行阶级斗争,热衷政治运动。他不仅大量迫害了中国民众,也大量迫害了中共官员、党员。然而,维护他的,恰恰是这些官员、党员,以及部分民众,当然,主要的,还是官员、党员,因为,与部分民众相比,这些官员、党员,才有维护的工具,那就是他们手中的权力。

原因何在?答案之一是,毛泽东的极端独裁统治,不仅成功地奴化了中国民众,也成功地奴化了中共官员、党员,包括其高级干部。罹患“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不只有民众,更有官员、党员。周恩来曾把“忠于毛主席”当做“保晚节”的标准,这一提法,影响了、并反映了许多官员、党员的心态。

作为统治手段,毛泽东奉行屠杀政策,一轮接一轮的肃反镇反,比诸历史上蒙古灭亡中国时蒙古人大规模屠杀中国人、满清灭亡中国时满清人大规模屠杀中国人,有过之而无不及。阶级斗争,一波接一波的政治运动,从农村到城市,从党外到党内,让千百万人头落地,也让亿万人失魂丧胆。国家恐怖主义下的举国恐惧,让共产党坐稳了江山。

历朝历代,发生天灾人祸,都很容易激发民变、造反、革命,进而改朝换代。唯有毛泽东时代的红朝成为例外,即便发生几千万人被活活饿死的大饥荒,也没有人举义旗、没有人敢造反。被彻底驯化、奴化的中国人,眼睁睁地,坐等饿死,坐等被迫害致死,也不选择为抗争而死。这个民族,被彻底打断了脊梁。

华国锋上台,开创了变局。变局有二:其一,发动宫廷政变,逮捕了“四人帮”,推翻了毛泽东的遗命:毛要江青成为接班人,毛远新成为隔代接班人,而毛对华国锋的安排,只是让他担当一个过渡人物的角色。其二,结束了文化大革命,开启了经济建设年代。这些,可以说,都是华国锋对毛泽东的背叛。

华国锋有背叛,但更有继承;有变,也有不变。“两个凡是”,就是华国锋不变的证明。借助“两个凡是”,华国锋稳定了党内局势,进而稳定了全国局势。华虽不再搞阶级斗争,但并未从根本上改变毛泽东的政治路线,在华国锋时代,照样发生了毛泽东式的政治迫害。江西女青年李九莲和钟海源因为江青鸣不平,被下狱、遭酷刑、最后惨遭杀害。短短几年的华国锋时代,仍制造了林昭、张志新式的个案。

邓小平玩弄权谋,挤垮华国锋,接掌大权,给华国锋罗织的罪名之一,就是“两个凡是”,然而,邓小平却推出他自己的“四个凡是”,那便是,“四个坚持”。换言之,邓小平仍然奉行毛泽东的政治路线,这是邓的不变。

邓小平的变,在于,以对外开放,取代毛泽东的闭关锁国;以经济改革,背离毛泽东的政治挂帅。于是,被“松绑”的十多亿中国人,凭借勤劳和强烈的致富意识,很快让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先后罢免了胡耀邦和赵紫阳两任总书记之后,仓促间,邓小平又指定江泽民接班。但他对江并不满意,1992南巡,邓责备江不搞改革,并警告“谁不改革谁就下台。”邓还说:“警惕右,主要是防止左。”

江泽民在政治上大幅左转,是对邓小平路线的偏离;发展资本家入党,公开打造权贵资产阶级,又是对毛泽东路线的背离。但,清晰可见的,江还是奉行了毛的政治教条、邓的经济方针。

江的主要精力,放在“维稳”上,声称:“要将一切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人为制造出迫害法轮功的罪孽。江又提出:“闷声发大财”,用腐败作为全党团结的黏合剂,是他的发明。政治独裁与经济垄断,中国官场陷入大规模腐败。

胡锦涛当政,基本上江规胡随,诸如“维稳”、纵容腐败,这是他的不变。“硬的更硬,软的更软。”则是胡手段上的翻新。对待台湾、香港,胡拿出软的一套,以收买为主;但对待西藏、新疆,则祭出铁腕,毫不留情,胡任内,多次制造西藏、新疆的惊天血案。

胡锦涛自号“不折腾”,原本是权力被架空而无奈的托辞,却成了他因循守旧、无所作为的借口。提出“不折腾”,胡锦涛自己的理解,或许是无为而治,以为自己在效法汉文帝、汉景帝,来一个“文景之治”。罔顾时代的“无为而治”,使中国社会矛盾大量堆积,濒临爆发边缘。胡任内,官场腐败进一步恶化,包括胡、温两家,都上了腐败的贼船。

习近平上台,以自己的红色血统为本钱,看不起江,也瞧不起胡,似乎认为,江太轻浮,胡太暗弱。习近平寻找政治资源,直奔毛泽东、邓小平,他给自己的历史定位,是与毛、邓比肩。习近平从毛泽东那里,师法政治高压,从邓小平那里,搬来“深化改革”,左靠毛,右靠邓。以为,左靠毛,能从政治上掌握党机器;右靠邓,能够在社会上凝聚共识。在守护毛邓的前提下,习也有自己的东西,那就是,民族主义与反腐。论反腐,仍不脱权力斗争的戏码,只是,相比于江泽民和胡锦涛,习近平反腐,更较真一些。

中共建政65年,至今不倒,如果说有什么统治法宝、统治秘诀,至少有一条:砸锅与补锅。毛泽东闭关锁国、毁灭经济,导致经济崩溃,中国陷入绝对贫困、大饥荒,邓小平来了个对外开放、经济松绑、经济搞活,随着中国经济的恢复性发展,许多中国民众,就满足了,就无所怨恨了,甚至感激邓小平,有人甚至感激共产党,共产党统治再度稳定下来。毛泽东砸锅,邓小平补锅,厚黑学上,叫做“补锅法”。

江泽民、胡锦涛当政,放纵官场腐败,无官不贪,糜烂透顶,习近平上台,高举反腐大旗,并拿下一大批前任高官。于是,习惯于人治而历来有“盼青天”心态的许多中国民众,就拍手称快了,就欢欣鼓舞了。如此,共产党统治可以再度稳定下来。江、胡砸锅,习近平补锅,又是“补锅法”。

制造灾难,而后缓解灾难,并不追究始作俑者的责任;砸锅,而后补锅,并不追究砸锅者的罪责。这也能稳定政权?是的,很不幸地,中国就是如此,唯独中国如此。在这个非正常的国度里,在这个千年大染缸里,有的是这样的统治者,厚黑成性的统治者;有的是这样的国民,奴性上瘾的国民。两者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