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改”的幻灭(陈破空)

10月中旬,中共召开“十七届五中全会”。严密安保和拒绝对外透露地点的这个“中央全会”,主要内容有二:通过“十二个五年规划”;增补习近平为“中央军委副主席”(表明习的接班人地位得到巩固)。
2010-10-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会前,外界曾期待,中共或将在“政治体制改革”方面,有所突破。会议结束,这类期待旋即落空。会议公报中,关于“经济体制改革”,同往常一样,用了“大力推进”一词,并占用大量篇幅;关于“政治体制改革”,说法则是“积极稳妥”,也同往常一样,惜墨如金,只轻轻一句带过。
 
外界之所以对中共“政改”有所期待,概在于,在此之前,近几个月间,中共总理温家宝先后八次谈论“政改”,看似不同寻常。有人以为,中共终于要启动“政改”;至少,中共内部的“改革派”有意推动“政改”。
 
然而,中共的主流声音,分明强调:坚持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决不搞西方式的“三权分立”。就在“五中全会”召开期间,一名中共外交部副部长在“第三届世界政策会议”上,当作联合国秘书长的面,公开宣示,中共将“根据本国社会实际推动自身政治建设。”仍然是“国情论”、“特色论”。
 
有人又以为,中共高层出现分歧,比如胡温之间,分道扬镳?或以为,温家宝“孤军奋战”?然而,就在这次全会上,胡锦涛做“工作报告”,温家宝就“十二五规划”做“说明”。胡温配合默契,一如寻常。温与众官僚融洽一室,乐在其中。
 
有人曾感动于温家宝的豪言壮语。就在不久前,九月下旬,谈到“政改”,温对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主持人慷慨陈词道:“我想用两个词来表达我的决心:‘风雨无阻’、‘至死方休’。” 有人据此相信温对“政改”的“诚意”。
 
早在1998年,时任中共总理的朱镕基,针对反腐,就曾经发出响亮度毫不逊色的豪言壮语:“我这里准备了一百口棺材,九十九口是留给腐败分子的,一口是留给自己的。无非是个同归于尽。”又慷慨陈词:“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都将勇往直前,义无反顾,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结果如何?在朱镕基任内,中共贪官,不是越来越少,而是越来越多,密集如过江之鲫;朱没有跌入地雷阵或万丈深渊,更没有与腐败分子们“同归于尽”,而是做到任期届满,全身而退,领受巨额离休待遇,安享晚福。何来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假话、大话、空话,从来就是中共高官的敲门砖、护身符,所谓“忽悠”,区别只在于水平高低。这在中共官场,不是潜规则,而是明规则。
 
至于浸泡中南海深宫宦海三十年的温家宝,见多了利益交换,饱经了权争磨练,惯于避险趋利,明哲保身,断不会“风雨无阻”;到如今,任期将尽,流连徘徊,说几句暖心话,落下个好名声,如此而已,何至于“至死方休”?
 
有人以中共曾出现胡耀邦、赵紫阳两位良心人物为例,推理出现新良心人物的可能。不必完全排除这种可能性,但必须正视,今日中共党内政治生态,对比胡赵时代,不仅不可同日而语,而且有天壤之别。
 
历经“六四”后二十余年的自我封闭,逆向淘汰,所谓“改革派”,早已在中共党内无容身之地。特殊利益集团,成为党内主流派,尾大不掉而如日中天,其状如庞大碾盘,压倒一切,压倒那些即便如窃窃私语般的改革声音。
 
一个死守既得利益的腐败集团,凭空何来“政改”动力?中共舆论,陶醉于因巨大人口和巨大市场所形成的“规模经济效益”,暗示:既然看上去“一切都很好”,又何必改弦易辙?
 
就在温家宝唱“政改”高调的同期,就在“十七届五中全会”前夕,中共御用文人,又发明了一种新标题:“好民主才是好东西”;进而百般求证:“符合国情的民主才是好民主”;还以嘲弄口气道:“实事求是”让西方民主难以忽悠中国;进而妄称:要在国际上奉行“领导者战略”,用“中国模式”去攻打普世价值。
 
连民主都没有,却侈谈“好民主”;以造假和谎言为立身之本,却竟以“实事求是”为自己的“软实力”。中共御用文人,不仅罔顾现实,在理论上也走火入魔。
 
“政改”幻灭,对翘首以待的人们来说,又岂非一记良性的教训?且看中共“十七届五中全会”上,胡锦涛提出的“包容性增长”,最后竟落实到“巩固共产党执政地位的增长”。可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