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打黑,动机复杂(陈破空)

薄熙来在重庆“打黑除恶”,大张声势。外界揣测其动机,议论纷纷。有说薄在重庆单独行事,未获中央支持。证据是:中央级媒体几乎没有报道、更没有渲染重庆“打黑运动”,中南海也没有在全国范围内推广“重庆经验”。
2009-11-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薄于是公开说,“打黑”是中央“规定动作”,并一口气引用从江泽民、朱镕基到胡锦涛、周永康、孟建柱等有关打击黑社会的言论或批示。但众所周知,中共领导人在不同时候,曾提到打黑,多半是讲空话、走过场;至于公安系统的周永康、孟建柱等人,说打黑,则不过是他们不得不操的行业“官腔”。薄引用这些中央高层人物的话,是将其军,更是引作护身符,犹如他常引用毛语录,借钟馗打鬼。
 
据报道,身为“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的周永康,近期,针对重庆“打黑运动”,有所批示,称“打击、铲除黑恶势力,是让老百姓过上安定日子的‘民心工程’”。这被薄熙来控制的重庆媒体炒作为“中央的支持”,但周永康能否代表中央,是个问号,可能至多代表“江系中央”。
 
有说薄熙来在重庆的大动作,是针对其前任,原任重庆市委书记、现任广东省委书记的汪洋。薄于是刻意澄清,声称:包括贺国强和汪洋在内的重庆历任书记“都对打黑除恶态度鲜明,而且力度很大,工作很实。”曾多次展开“打黑除恶专项斗争”。
 
但薄熙来把持的重庆当局却发布数据,强调重庆黑恶势力逐年壮大、猖獗,证明从前的“专项斗争”,根本无效;而今次打黑,“破获积案命案超过过去五年总和”,反证从前汪洋等人的“不作为”。
 
薄熙来似乎还嫌掩饰或挖苦不够,故意要求重庆警方,认真学习兄弟省市。说:“广东省今年开展‘雷霆09’打黑除恶的专项行动。比重庆抓的要多很多。”远在广州的汪洋,被迫通过广东媒体,反唇相讥,声言:“广东已经告别专项行动式打黑阶段,将打黑纳入一项常规任务,持之以恒,不搞形象工程。”言外之意:薄熙来的所谓“民心工程”,不过是“形象工程”。
 
至此,没有人再怀疑,薄熙来“打黑运动”的台前幕后,乃是宫廷里权力斗争的刀光剑影。连薄某自己,都一语双关道:“打黑不是我们要主动而为,而是黑恶势力逼得我们没办法。”有人把这句话解释为“贼必官反”,内行人却明白,其实是“官逼官反”。“黑势力”的背后,是官,那才是薄某要打击的目标,他急于铲除的政治对手。
 
薄熙来意欲何为?或曰,薄针对汪洋,为阻后者晋升之路,抢夺“十八大”政治局常委席位;或曰,薄针对习近平,以功高撼主之势,力拼“第五代”核心大位;也可能,是在江泽民的密谋运作下,薄熙来觊觎未来总理宝座,换言之,江泽民以习近平挤下李克强继位未来总书记的机会,又图谋以薄熙来挤掉李克强继位未来总理的机会。这是太子党与团派的生死搏斗,这是江泽民与胡锦涛的生死搏斗。
 
薄熙来“打黑”,却不说“反贪”,大有文章。最大的疑点,是开庭前,不准律师见被告。这种违法行为,中共曾用于政治犯。薄将此法用在刑事犯头上,目的昭然:害怕犯人咬出更多高官,乃至中央大员,令局面失控。因此,薄某一早就为重庆“打黑运动”设置底线,不至于下不了台。
 
“打黑者涉黑”,是这波重庆“打黑运动”中的最大黑色幽默。包括打黑支队长李寒彬等人在内的二百多名重庆警察涉黑落马。对此,薄熙来爱将、从辽宁空降重庆任该市公安局长的王立军声称,这些涉黑警察“比黑社会还黑”。
 
是的,“黑吃黑”,然而,又岂止重庆?山城这一幕“黑吃黑”的喜剧,不过是当今中共官场乃至中国社会生态的逼真缩影。薄熙来本人黑不黑?原香港文汇报驻东北记者姜维平,曾揭发薄在辽宁黑白通吃、贪赃枉法的大量事实,并因此遭薄某陷害入狱;原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袁伟民近期出书,不点名披露时任辽宁领导的薄熙来,曾向袁反复施压,要求后者对服用兴奋剂的辽宁“马家军”“高抬贵手”,准其参加奥运,遭袁氏拒绝。
 
鉴于中共官场早已黑透、烂透、腐败透,任何掌握一定权力的人,在任何地方展开打黑或反腐,都会受到当地民众“拍手称快”。无望于法治而仅能指望人治的中国民众,至今还深陷在盼望“青天”、“救星”、“救世主”的封建情结中,无可自拔。薄熙来了然于此,在重庆打黑树威,又高举毛的红宝书,动机之一,或许是自保:挟高度民望,如果中南海有人要动他,要追究他先前在辽宁的黑与贪,则不得不忌惮几分,忌惮民意,所谓投鼠忌器。
 
(11/3/09)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