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气量,北京的“成功之道”(陈破空)

2014-11-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遭人点火焚烧习近平撑黄伞的人像纸板。(忻霖摄影)
图片:遭人点火焚烧习近平撑黄伞的人像纸板。(忻霖摄影)

香港占中运动已经持续四十多天。特区政府曾试用警方武力清场,中共曾试用黑社会暴力冲场,均未见效。于是,中共和香港当局,祭出拖字诀,企图以拖延战术,拖疲、拖垮、拖散香港的学生和市民。

北京APEC会议召开前夕,香港学联打算派出五名代表,赴京争取与中央对话。可以预知的结果,大致就是,如果走陆路,一定被拒绝在深圳口岸之外;如果乘飞机,一定被拦截在北京机场内,遭原机遣返。

知不可为而为之。香港学联此举,或可达到舆论效果:让国际媒体聚焦于这一情节,让各国首脑侧目于港人诉求,让中国政府难堪于城门失火、“家丑外扬”。

北京中央政府,以不妥协、不让步、不变通的超强硬姿态而著称。刚刚发生的田北俊事件,就是一个最新的证明。身为香港亲中派议员、自由党党魁、全国政协委员

,田北俊发声要求特首梁振英辞职、以结束纷争,旋即遭中共当局撤销其政协委员职务。

这一事件中,中南海毫不掩饰的潜台词是:全国政协就是花瓶、摆设;政协委员就是傀儡、应声虫;我挑选你做政协委员,就是挑选你做奴才,不是做主人;任何政协委员,如果胆敢发出与我中央当局不一致的声音,哪怕你是香港大亨,也立马封杀,绝无情面可言。

学联五子有意赴京,寻求与中央对话,基于一个简单的逻辑推理:既然习近平亲口说过“随时随刻倾听人民呼声”,因而,习近平就肯定应该随时随刻倾听香港人民的呼声。须知,在中共的词典里,“人民”二字,是别有定义的。服从中共的人,就是“人民”;不服从中共的人,就不是“人民”,就是敌人。习近平那句话,其真正的意思是:让人民随时随刻倾听我中共的呼声。

至于梁振英,尽管应对占中失据、收钱丑闻曝光,北京却似乎吃了秤砣铁了心,绝不让梁下台。在外界看来,习近平和中共当局,太没气量,太不变通,太没远见。然而,在中共那边,却是完全不同的思维:这些年来,这个红色江山,就是靠我们没气量、没远见、不变通、不让步才维持下来。强硬,超强硬,强硬到底,以不变应万变,这就是我们的“成功之道”,这就是我们的经验总结。所谓“成功”,守住政权耳!

针对香港占中运动,无论北京还是香港当局,都不直接回应港人民主诉求,只是一味指控:占中运动的背后是外国势力。梁振英甚至扬言“拿得出证据”。其实,这种指控,已经陈词滥调得不值反驳。

这是一个全球化的时代,任何事务、事件,要扯外国势力,都能扯得上。臂如梁振英本人,秘密收受澳大利亚公司650万美元,这澳大利亚公司,难道不是梁背后的外国势力?又臂如中共领导层,几乎尽都在外国离岸金融中心(如英属维京群岛)开设空壳公司,设置秘密账户,大规模转移贪腐所得,巨额资金。试问:那些让中共领导层成功洗钱的外国、外国银行、外国人,难道不是中共领导层背后的外国势力?

香港学联,及其他占中运动组织者,最须留意的是,APEC会议,可能成为一个时间上的分水岭。此会之前,北京隐忍不发,仅以拖字诀,力避占中运动扩大化,力保APEC会议气氛,不受占中运动影响,进而保全中共颜面;此会之后,曲终人散,待各国首脑悉数归国,北京极可能回过头来,亮出强硬手段,猛力扑向占中港人。

1989年的北京,已经出现这一幕。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按计划访问中国,正值当年5月中旬,中国民主运动达到高潮之际。邓小平隐忍不发,在北京学生的示威声中,办完中苏和解的国际大事。待戈尔巴乔夫离开中国,邓小平立即展开布署,紧锣密鼓,清洗党内异己,调集大军围城,直至在天安门血腥清场。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