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陈破空:王沪宁误判美国,误导习近平

2021-01-25
Share
评论 | 陈破空:王沪宁误判美国,误导习近平 资料图片:习近平和王沪宁(右)。(AP)
Photo: RFA

今年1月20日,美国发生两件政治大事。上午,特朗普提前离开白宫,在安德鲁空军基地举行了告别式。他没有出席当日的新政府就职典礼。中午,拜登宣誓就任美国第46任总统,政权和平而有序过渡。这两件大事,具有两大象征意义。前一件大事象征着,2020年的美国大选留下巨大争议。后一件大事象征着,历经两个半世纪的风风雨雨,美国民主与宪政依然稳定,坚若磐石。

远在太平洋彼岸的北京政权,密切注视着美国政局的风云变幻。1月6日,美国发生震动世界的国会山冲突事件,中共即在当日(即北京时间1月7日)召开了一整天的高层会议,名为政治局常委会听取各部门工作汇报,实为研究美国政局。央视的新闻联播只是以文字和读稿方式报道会议,并不发放任何视频和相片,证明那是一个闭门的秘密会议。

各方面信息显示,中共高层当日判断以为美国陷入了内乱,甚至可能走向内战。为此,习近平等人以为中共的战略机遇又来了,甚至于,武统台湾的机会来了。随后,1月11日,习近平在党校讲话宣称:“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但时与势在我们一边。”中南海应该没想到,美国国会山冲突仅在短短四小时之内就落幕,国会于当晚八点复会;美国大选争议,也在1月20日之前大致归于平息。

就在美国国会山事件后,连续几天,政治局常委王沪宁的旧书《美国反对美国》突然在中国暴热,书价暴涨,在旧书网站(孔夫子旧书网)上,一举涨到每本16666元人民币,比原书价暴涨三千多倍!这个看似离奇现象的背后,反映相当多的中国人也以为,美国由此陷入内乱、甚至内战,美国将不战自败;以为王沪宁当年(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对美国的判断得到应验。

然而两周后,1月20日,美国政权如期、和平而有序过渡,却跌破这部分中国人的眼镜,也让中南海大失所望,这从党媒前后的舆论对照就可以看出。实际上,是王沪宁误判了美国,进而误导了习近平。

王沪宁于1988至1989年访问美国并做学术交流,前后不过半年,只观察到美国的若干表象和皮毛,回去就写了这本书《美国反对美国》,流露他对美国民主的失望,进而批判美国制度。王沪宁的结论来到很简单,仅仅因为他目睹了当年老布什与杜卡斯基在总统竞选中出现个人攻击现象,就断言:“西方现代文明可以带来物质繁荣,但不一定造成人格升华。”

殊不知,事实就是,民主制度下,社会和民众道德水平普遍较高,尽管仍然存在人性的缺陷;而专制制度下,社会和民众道德水平普遍低下,甚至沦丧起码的道德和人性底线。

在书中,王沪宁断言日本将超越美国,理由是:日本奉行“集体主义、忘我主义、权威主义”,而美国奉行“个人主义、享乐主义、民主主义”。然而,随后的事态发展证明,即便在经济层面,日本也未能达到美国的高度,日本经济陷入长期停滞不振而美国经济始终充满巨大活力。王沪宁的判读失准,就如傅高义的判断失准
。后者是精通日文、中文的哈佛大学学者,曾于1979年出版著述《日本第一:对美国的启示》。傅高义后来公开承认他判断错误,但王沪宁却从未公开承认他判断错误。

王沪宁从“美国反对美国”的认知出发,预测美国将会因为国内冲突而衰落。其实
,从共产中国校园里走出来的当代秀才王沪宁,无法理解也无法达到美国反对美国的境界和高度,当然也就无法理解更无法达到中国反对中国的境界和高度。美国的活力就在于:这部分的美国反对那部分的美国;而中国的僵死就在于:不准这部分的中国反对那部分的中国。

其实,身处二十一世纪的王沪宁,他观察世界的水平仍未超出满清王朝的遗老遗少。满清后期,清廷曾先后派出大臣到欧美国家考察,有人惊讶于欧美的经济发达和政治民主,认为值得效法。但也有人居然这样报告皇上:英国罢工,美国示威,如此下去,这些国家迟早会垮台;还说:议员们争得面红耳赤,如此咆哮公堂,成何体统?(随后的事实是:一、两百年过去了,英美依然雄踞于世,大清国早已灰飞烟灭。)

就连思想相对开明的北洋大臣李鸿章在访问美国后,也疑问:“只有一件事让我吃惊或失望,那就是你们国家有形形色色的政党存在,而我只对其中一部分有所了解。其他政党会不会使国家出现混乱呢?你们的报纸能不能为了国家的利益将各个政党联合起来呢?”

鉴于王沪宁被称为中南海三朝智囊、三朝帝师,王沪宁的水平,就代表中共的最高水平,处在中国社会的高端。然而不幸的是,王沪宁的水平,放在正常国家就是最低水平,处在文明世界的末端。王沪宁现象在相当程度上,写照了中共无法与文明世界兼容、中国将长期停留在政治上的蛮荒状态之冷酷现实。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