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商分离,太子党的脱身之计(陈破空)

2015-02-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中国民生银行行长毛晓锋。 (网络视频截图)
图片: 中国民生银行行长毛晓锋。 (网络视频截图)

1月28日,中国民生银行行长毛晓锋被纪检部门“带走调查”,随后,该行宣布,毛晓锋辞去了行长职务。毛晓锋遭殃,是在“反腐”的名义下(据说涉入令计划案),这个集商人、党员、官员三重身份的毛晓锋,肯定腐败,但他被带走,证明他肯定不是太子党或红二代。

太子党或红二代是不会被“带走”的。正在收购民生银行股份、并成为该银行最大股东的安邦公司,就是太子党和红二代的大本营之一。民生银行出事,安邦公司却安然无恙。

资料显示,依次出现在安邦公司实际控制人或董事名单上的,包括:前中共元帅陈毅之子陈小鲁、前中共领导人邓小平之孙女卓苒、孙女婿吴小晖、前总理朱镕基之子朱云来、前外经贸部副部长龙永图,等等。

当舆论曝光安邦公司与民生银行的关系后,相关的太子党们各有说词,陈小鲁轻松表态,否认自己是安邦实际控制人,“只做战略咨询”。但资料显示,直到四个月前,2014年9月25日,他仍然是安邦公司董事。朱云来,推说自己从未答应出任安邦董事,却一直“被挂名”,直到四个月前,也是2014年9月25日,他的名字才被“拿下来”。龙永图,则是在一年多前,2013年11月,“退出”了安邦董事会。

至于卓苒和吴小晖的回应,则更富有喜剧色彩。身为安邦公司总裁(CEA)的吴小晖出面宣布:自己与卓苒已经“中止夫妻关系”。其实,在安邦31家股东中,原有两家公司与卓苒有关,直到一个多月前,2014年12月,卓苒的名字才从股东行列中“消失”。极可能,也就是在最近一个月,卓苒与吴小晖的夫妻关系,才“戛然中止”。

太子党纷纷从安邦“退场”,似要表明:安邦公司还原为纯粹的“民营企业”,不再具有权贵背景。然而,谁又能相信,他们不会上演由他人代为持股的把戏?可以断言,这些太子党权贵们,仍然是安邦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此前曾报道安邦公司权贵背景的《南方周末》,慑于太子党们的薰天权势,被逼道歉,称其报道内容“不实”,尽管没有说明哪处“不实”。

更令人叫绝的是,民生银行出事,安邦公司不仅没有抛售民生股票,反而加紧增持该公司股份,实际上,民生银行,这个最初主要由民间企业家创立的所谓“中国第一家纯粹民营资本银行”,已经被太子党抢夺。连续上演的民生-安邦互动大戏,就是这个抢夺过程的全景写真。才上任行长不久的毛晓锋,落了个人财两空。生于中国,受制于红色集团,却要挣扎着出人头地,活该?活不该?

同时发生的阿里巴巴与国家工商总局互杠事件,则是另一出大戏。工商总局公布监测结果: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宝网,正品率只有37.25%,意即,淘宝网贩卖的商品
,62.75%是假货。阿里巴巴一方,不仅毫不反省,竟斗胆反呛工商总局“程序失当,情绪执法。”并悍然投诉工商总局网监司司长刘红亮,指控他“吹黑哨”。随后,工商总局公布“白皮书”,进一步指控阿里巴巴。

然而,就在双方剑拔弩张、闹得不可开交之时,事件却出现戏剧性转折,国家工商总局局长张茅出面会见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双方和解,“将共同探索管理模式,促进网络经济健康有序发展。”可以肯定,身为阿里巴巴股东的太子党们(江泽民、刘云山等二十多名前任和现任政治局常委的子孙),群起出动,直接向主管工商总局的国务院施压,直到后者服软。工商总局与企业,原本是监管与被监管、即猫与鼠的关系,如今,猫与鼠却友好会见,“共同探索管理模式”,滑天下之大稽。红色权贵的嚣张,一至于此!

看得出来,以习近平为首的太子党政权,与政治老人们达成了新的默契、新的游戏规则、新的潜规则,那就是:反腐运动中,对开国元勋或最高领导人之后网开一面,作为太子党,给他们时间完成政商分离,至少表面上政商分离,以便让他们有理由在“反腐”运动中得以豁免,不受追究,并以此杜绝民间有关“反腐不动红二代”、“刑不上太子党”的悠悠之口、汹汹议论。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有言在先:“有兼职身份的赶紧退出。不讲规矩,玩过了,飘飘然了,就要治你。”

政商分离,太子党们眼花缭乱的退场演出,计有如下模式:

-李小鹏模式,弃商从政。包括胡锦涛之子胡海峰、温家宝之子温云松等,都采用这一模式。

-江绵恒模式,弃政保商。江绵恒辞去科学院领导职务,为的是保住其在在中国网通、上海汽车、上海机场等公司的董事职位。

-齐桥桥模式,出售资产,退出商界。习近平的两个姐姐,齐桥桥和齐安安,或出售资产,或关闭公司,从此金盆洗手。如陈毅之子陈小鲁、朱镕基之子朱云来等,就采用了这一模式。

-卓苒模式,假离婚,真资产。以离婚为由,名义上脱离商界,实际仍由其伴侣控制资产。在此之前,贾庆林离婚,温家宝离婚,大抵都采用这一模式。

有道是:“假做真时真亦假。”政商分离,乃是太子党们的脱身之计。反正,太子党们早已捞得盆满钵满,日后,还大可以在幕后大特捞捞,借代理人大捞特捞。太子党们假装退场,平民官员及其子弟,就更加死定了。对他们而言,这终究是一个无望的体制。该自杀的,还得抓紧自杀。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