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不推行政改,中国无法取得真正的大国地位 (陈破空)

2018-02-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众多境外记者在北京采访两会,人民大会堂东侧的天安门广场成了当局防范的“重中之重”。(外媒记者提供)
图片:众多境外记者在北京采访两会,人民大会堂东侧的天安门广场成了当局防范的“重中之重”。(外媒记者提供)

一年一度的中共人大、政协两会即将登场。今年的两会,最大看点,并非修宪,仍然是人事。如果说,去年十月份召开的十九大,确定了党的人事更迭,那么,今年三月召开的两会,就是确定政府人事更迭。而政府人事更迭,在正国级方面,已经在十九大定案,体现以党统政的中国特色,作为橡皮图章,两会只是追认而已。诸如,政治局七常委中:

习近平将连任国家主席和国家军委主席;李克强将连任总理;栗战书将出任人大委员长;汪洋将出任政协主席;韩正将出任第一副总理。至于王沪宁和赵乐际,主要是党务工作,分工已经明确。赵乐际是否兼任国家监察委主任?很有可能,惟有待确认。因为,兼任这个职务的可能人选,据传还有王岐山。

于是,人事看点就转移到副国级,比如:国家副主席、人大副委员长、政协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以及国务委员、各部部长和部委主任等。至于国家军委副主席,按惯例,由党的军委副主席重叠担任,那便是:许其亮和张又侠。

两会最大的看点,是国家副主席,据信将由王岐山出任。王出任该职后,将主管外交事务,尤其协调处理中美关系。这是当前中共最棘手的部分。作为预热,王岐山已经秘密会见美国驻中国大使。过去五年的习王体制,可望在外交领域得以延续。若王岐山再兼任新设立的国家监察委主任,其位高权重,将一如过去五年。但相对而言,王兼任国家监察委主任的机会不大。

王岐山出任国家副主席,应是习近平与政治老人和各派系苦苦斗争、讨价还价的结果。有两种可能,其一,习近平与政治老人和各派系妥协,在十九大前夕达成协议:王岐山从政治局常委会退下,改任国家副主席;其二,十九大前夕,习近平与政治老人和各派系达成一致:十九大前只确定正国级领导人,十九大之后再确定副国级。于是,王岐山在十九大暂时出局。

但十九大之后的新局面却是,习近平已经大权在握,掌握了中央委员会和政治局的大多数举手票。于是,在习近平主导的十九大二中全会上,王岐山被确定为国家副主席。如果是第二种可能,就再次佐证,论权力斗争,还是习王这派棋高一着。

无论如何,三月两会之后,习家军继续巩固阵地,习近平将全面掌握实权,党政军大权在握,中共正式进入习近平时代。此时,外界再次聚焦的话题是,掌握了大权和实权的习近平,究竟能有什么大作为?

如果习近平的作为,就是中共宣传机器字面上所宣传的那样:四个全面,两个一百年,红色中国梦,等等,就是要在一党专政的极左道路上一路狂奔,乃至于逼近帝制,果如此,其末路和死路就是注定的。道理很简单,与时代背道而驰,与人类文明格格不入。毕竟,这不是毛泽东时代,也不是邓小平时代,而且,那些时代有去无回、无法折返。

如果习近平把一党专政当作他的家业来死守,首先,就难以解套中美关系。最近,杨洁篪再度紧急访美,习近平、王岐山和刘鹤均秘密会见美国驻中国大使,显示了中美关系面临急转直下的危急关头。

美国总统川普显然决心已下,要坚决扭转美中贸易逆差,要坚决遏制中共对美国的战略进犯。大增军费预算,从中东抽身而向东亚增派远征军、以及任命鹰派上将出任美国驻澳大利亚大使,等等,一连串动作,让北京心惊肉跳。

如何挽回中美关系?笔者有三策,供习近平等人参考。其一,贸易策。放弃贸易上的极端保守主义、商业上的单边主义、思维上的极端孤立主义,遵守世界贸易组织及相关国际规则,迈上平等互惠的贸易正道。其二,军事策。与美国同心联手出击,定点清除北朝鲜核设施,斩首作恶多端的金正恩,重建一个无核而有益于世界和平的北朝鲜。其三,政治策。开启政治改革,让中国人民参与政治,让中国人民监督政府。对内还政于民,对外融入文明世界。

缺乏自信而又深陷极左思维的习近平当局,最可能拒绝采用上述任何一策,继续固步自封、抱残守缺,甚至,不进反退。那么,中国,虽然成长为第二大经济体,却无法取得真正的大国地位。因为,一个在意识形态上自我孤立、网络上闭关锁国的国家,尽管体积庞大,却无法获得它应有的国际空间。作为国际战略龙头项目的“一带一路”和亚投行,连遭挫折,仅仅是中国道路无法通向国际社会的明证之一。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