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敢,另一个克里米亚?(陈破空)

2015-03-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同盟军要求居民出示当地身份证,证明他们非政府方平民方可进入中国。 (果敢族提供/记者乔龙)
图片: 同盟军要求居民出示当地身份证,证明他们非政府方平民方可进入中国。 (果敢族提供/记者乔龙)

今年2月以来,缅甸果敢地区再度爆发战争。果敢形势演变,中国角色微妙,中国政府的立场备受外界关注。

占地2060平方公里的果敢地区,比邻中国云南省。14万果敢人口中,87%为汉人。控制果敢地区的政治势力,先后有:始自18世纪的杨氏家族,1968年以后的缅甸共产党(受中共支持);1989年以后的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领导人为彭家声);2009年以来的自治区政府(白所成领导,受缅甸政府支持)。果敢地区以种植罂粟出名、盛行毒品交易。

2009年8月,缅甸政府宣布缉毒,派兵进入果敢特区,与果敢同盟军发生冲突,进而爆发战争,史称“八八事件”或“八二七冲突”。同盟军兵败,彭家声遭驱逐,率残部退入山区(有说退入中国境内)。缅甸政府将果敢特区改为自治区。

到今年,2015年2月9日,彭家声重整同盟军旧部后,向果敢地区发起反攻,试图夺回控制权,缅甸政府宣布在果敢实施紧急状态,并调遣政府军反击,新一轮果敢战争爆发。

面对2009年和2015年的两场果敢战争,中国政府的态度和立场截然不同。

在2009年的战事中,缅甸政府军炮击果敢,至少3发炮弹落入中国境内,造成中国边民2死15伤,中国政府仅与缅甸政府低调交涉,缅方对中方人员伤亡表示道歉,中方未予谴责、追究。对2009年的果敢战争,中方媒体几乎不予报道,封锁消息,互联网上,更是禁止议论,相关帖子一出现,就遭网管删除,疏漏的只有小部分。中国官方媒体仅在战事结束时低调报道,并使用中国政府在国内的维稳语气,声称:“共有3.7万名边民涌入我境内……已得到妥善安置。” “目前缅甸果敢地区局势趋于平稳。”

在2015年的战事中,据称因缅甸政府军的军机误炸,造成中国边民5死8伤。事发后,中国方面,从外交部发言人、外交部副部长到军委副主席、国务院总理,或提出交涉,或表达愤怒,或发声谴责,姿态强硬,措辞激烈。缅方对中国公民伤亡“深表悲痛,”但否认事件是缅甸政府军所为,怀疑反叛武装故意制造,“企图制造我方与中方之间的误会。”但中方不理会缅方的解释,坚称:“缅甸军机炸弹造成中方人员伤亡的事实是清楚的。”

针对这场果敢战争,中国媒体一反常态,大幅报道,官方喉舌如《环球时报》等,更是连篇累赘地发表评论,抨击缅甸政府。互联网上,则任由网民发表意见,民族主义的帖子如波涛汹涌。

事隔6年,中国政府对缅甸的立场、对果敢的调子,为何前后翻转、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原来,从2010年10月开始,缅甸军政府开启政治改革,推进该国民主化进程,先后解除对反对党领导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素季的长期软禁,停止反西方宣传,释放政治犯,迎接流亡人士归国,取消报禁、网禁、党禁,允许昂山素季和反对党重新登记并投入选举,并与少数民族展开和谈。

缅甸的民主改革,受到国际社会的欢迎,各国相继解除对缅甸的制裁。随着民主化的提升,缅甸重归文明世界。美国国务卿和总统先后展开对缅甸的历史性访问。对应的,缅甸与昔日盟友、老大哥中国渐行渐远,不仅政治上如此,双方的经济合作,也不断触礁。在缅甸民众的反对下,缅甸政府取消了诸如密松大坝、中缅高速铁路等由中国投资的重大项目。

缅甸变天,让死守独裁与专制的北京领导层惊愕、难堪、心痛;缅甸经济的开放和多元化,不再单纯依赖中国,又重创了北京腐败集团的既得利益。中南海从无限郁闷到恼羞成怒,不言而喻。

于是,重新爆发的果敢战争,就成了北京泄愤的机会。由汉人彭家声领导的果敢同盟军,突然发起反攻,挑起战争,本身就很可能出自中共的授意和背书。2月10日,彭家声发表公开求救信,呼吁中国人民和全球华人关注果敢华人命运,声称是受到缅甸军政府的暴力镇压后才被迫反抗。发生中国边民死伤事件后,中国的陆军、空军和导弹部队大量开往中缅边境,数万解放军集结与缅甸接壤的孟定,陈兵待命;紧邻缅甸的临沧机场,民航全部取消,改由空军接管。

这一事态发展,让人联想到克里米亚。当乌克兰由亲俄政府把持的时候,无论在俄裔人占多数的克里米亚发生什么,俄罗斯都不闻不问;但当去年初,乌克兰发生颜色革命、亲俄政府遭推翻之后,俄罗斯即怂恿克里米亚的俄裔人闹事、要求独立,随后,普京竟闪电出兵,悍然夺取克里米亚,宣布克里米亚成为俄罗斯的一部分。

中共军方声言:“如果再次发生缅甸军机越境或其他危害中国领土主权和国家安全的严重行为,中国军队将坚决采取果断措施予以应对。”这种口气,像极了俄罗斯军方。

很难说北京是受了莫斯科的启发,但独裁者的思维近似,倒有可能让他们的举动变得不约而同。如今的疑问在于,习近平是要像普京和希特勒那样,以某种类似的借口,攻取果敢并纳为中国的一部分?还是如1979年的邓小平那样,以“自卫反击”的名义,挥军攻入缅甸,打一场有限战争,然后撤离。

笔者判断,如果中共出兵,依中国的国情和习近平的性格,后一种可能性更大。即,习近平模仿邓小平,以“自卫反击”为名号,出兵缅甸,借此达到一箭多雕的目标:帮助彭家声的同盟军夺取果敢控制权;惩罚、教训推行民主改革的缅甸政府;借对外战争,巩固习近平个人的军权;提升习近平的国内民望,如普京在俄罗斯的民望。除此之外,还可以转移国内民众的视线,让经济下滑、环境灾难、腐败深重、党内权力斗争激烈等问题,不再成为公众关注和议论的焦点。

(2015年3月17日)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