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退出,中南海恐惧示范效应(陈破空)

3月23日凌晨,美国谷歌公司(Google),正式宣布“退出中国”。其中文搜寻服务,由中国大陆转往香港。供中国民众使用的谷歌中文页面(google.cn),将自动转到谷歌香港页面(google.com.hk)。
2010-03-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谷歌中国正式宣布退出中国大陆市场(法新社)
图片:谷歌中国正式宣布退出中国大陆市场(法新社)
AFP

谷歌同时宣布,将保留它在中国的“研发和销售部门”,这是出于最后的商业考量;而中共当局,出于政治考量,对此大抵默许,毕竟,它不愿看到谷歌完全撤出中国。

谷歌退出中国,直接挑战中共的网络封锁和网络审查制度。针对谷歌的撤出,表面上,中南海显得“满不在乎”,但从它对谷歌的冷嘲热讽、以至于逐渐升级的猛烈抨击来看,中南海实在是十分在乎,耿耿于怀。中共新华社,甚至用了“跳上台面”、“闹剧”等文革语言,咒骂谷歌和美国政府,调门如泼妇骂街。

中共方面声称,“外国公司在中国经营必须遵守中国法律”。且不说,这个“中国法律”,乃共产党家法,与中国人民无关,与国际通则相抵触,等同无效“法律”;就说,这个由中共自订的“法律”,连中共本身,都并不遵守,常常自我违反,更证明其无效性,凭什么强求他人遵守?再说,中共并没有在其任何“法规”中载明,引擎公司应该怎样封锁互联网,应该屏蔽或过滤哪些内容和字句。(中南海心虚,封锁互联网,至多发“内部通知”,而不列法规。)

中共又声言:“坚决反对将商业问题政治化。”但,将商业问题政治化的,恰恰是中共自己。因为,作为全球最大引擎公司,谷歌在世界范围内,都有标准化的商业运作模式,在绝大部分国家和地区通行无阻;唯独,在中国境内,展开同样标准化的商业运作时,却受到来自中国政府的政治压力,中共竟要求谷歌配合,实施信息过滤、信息屏蔽和信息封锁。这是中共的政治要求,赤裸裸地,将商业问题政治化。

中共喉舌进一步指控,谷歌“借助互联网输出思想,进行文化渗透、价值观渗透”,
“试图改变中国的社会制度”。谷歌果真能起到如此作用?中国网民求之不得,恐慌不安的,惟中共腐败集团而已。

但,中共的大言不惭和振振有词,却提醒世人,中共本身,为了“输出思想”,对他国搞“文化渗透和价值观渗透”,正忙得不亦乐乎。共产党味道的“孔子学院”,比比皆是。中南海甚至猛砸450亿巨资,要把中共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等,推向国际;还要打造一个类似阿拉伯半岛电视台的英语新闻频道,24小时狂转,对外倾销中共的垃圾价值观:独裁与腐败。

事件后期,中共媒体甚至指控“谷歌暗通美国情报机构”,却并未罗列证据。中南海反应,是典型的酸葡萄心理:“吃不上葡萄,就说葡萄是酸的。”论用意,中共是要挑拨中国网民,削弱他们对谷歌的信任。但,在中国,对互联网实施过滤、屏蔽和封锁的,恰恰就是中共安全部门、情报机构,中共喉舌的指控,仿佛针对中共自己。

谷歌撤离中国,事发于中共的网络间谍活动。中共通过潜伏于谷歌的“中国员工”,复制谷歌代码,盗取谷歌的商业机密和核心技术;而中共网络特务,明目张胆地攻击中国异议人士设立于谷歌的电子邮件,也令谷歌不堪忍受。

讽刺连连的,还包括,带头指控“谷歌暗通美国情报机构”的中共媒体,乃是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世人心知肚明,这个《环球时报》,正是中共以“办报”为名的驻外情报机构!

谷歌退出中国,中南海最恐惧的,是其示范效应。假设有朝一日,雅虎、微软、思科等公司,也群起效尤,四面楚歌的中共,其尴尬、窘迫与恐慌,可想而知。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