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宪,取消任期制,这是一场交易(陈破空)

2018-03-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变态辣椒:习氏“中国梦”快要实现了!
变态辣椒:习氏“中国梦”快要实现了!

修宪,取消国家主席和副主席的任期限制,是中共上层的一场政治交易。交易的一方是习近平和王岐山,交易的另一方是政治老人和新近卸任的政治局常委。交易的内容是,政治老人和卸任常委要求习王停止在中共高层反腐,习王则趁机要求取消国家主席和副主席的任期限制。

从这场闹剧一开始,笔者就做出了这一判断。前后的一系列现象,都佐证了这一判断。

今年元旦,习近平发表新年致辞,首次通篇没有提到反腐二字。暗示双方讨价还价正在进行中,习近平有意向党内政敌释放和解信息。稍后,习近平当局发起“扫黑除恶”运动,将反腐从高层引向基层,转移视线和方向。

张德江,这位江派大员,在即将卸任人大委员长之际,公开为习近平取消任期限制吹喇叭、抬轿子。其卖力程度,令人瞠目。三月份,两会开幕前夕,张德江在人大党组会议上动员:要确保党的主张成为法律,要确保党的人选成为国家领导人。修宪通过当日,张德江回到座位时,与习近平击掌相庆,意思是:搞定,我帮你搞定了!栗战书当上新的人大委员长之时,作为即将卸任的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居然站起来,向栗战书深深鞠躬。按照常规,张德江向栗战书握手致贺即可。如果鞠躬,应该是栗战书向张德江,接任后向前任表示感谢。张德江的反常表现,达到卑贱的程度。其中的潜台词就是:不要忘记我们达成的交易,我算尽力成全你们了,我卸任后,你们不能追究我和我家族的贪腐。

江泽民、胡锦涛等政治老人集体出席了去年十月的十九大,却集体缺席了今年三月的两会,说明,尽管达成了交易,但他们口服心不服,以婉拒出场,表达最后的保留。或者,政治老人中出现了严重分歧,与其有人出席、有人不出席,习近平干脆不让他们任何人出席,以免场面尴尬,引发议论。

中共上层达成的这一场交易,对习近平和王岐山而言,还有附带的意义。过去五年,习王以反腐为名所展开的权力斗争,是选择性反腐。其风险之一,就是在卸任后遭到报复。如今取消国家主席和副主席任期限制,习王,至少习近平,可以长期执政或终身执政,遭报复的风险大大降低。

另一个附带的意义是,即便治国理政失败,习近平照样当权,其他人不可置啄,不得批评,因为那已经被定义为“妄议中央”、“政治腐败”,而且随时会遭到“反腐式”清洗。

过去五年,习近平是权力斗争的大赢家,但在治国理政方面,成效不彰,经济下滑,股市崩盘,金融混乱,企业困难加剧。外交方面,四面树敌,烽火连天,中美关系滑入谷底。“一带一路”处处受挫,损失惨重。习近平既然被树立为长期执政或终身执政的领导人,他就无须为这些错失负责。对错都由他了,党内莫可奈何,人民更莫可奈何。

此次中共修宪,严格说来,是习近平修宪,是中共上层统治集团达成的一场交易,肮脏的交易,见不得人、见不得光的交易。习近平原以为,只要上层达成交易就大功告成,他没有意料到的是,这次修宪,竟然遭到民间的强烈反对,在国际上遭致广泛批评。

即便在党内,也遭到中下层官员党员的层层抵制。以“中央委员会”名义发布的修宪提议,既不属于二中全会(一月中旬召开)的公报,也不属于三中全会(二月下旬召开)的公报,而且赶在紧急召开的三中全会前一天,抢先发布,实际上是绑架了中央委员会。

至于民间,公布修宪提议的当天,“移民”一词的搜寻量激增150倍。中共死封网路、严厉禁止议论、甚至把官媒相关社评、报道下的评论栏目封锁,又把“称帝”、“袁二”、“歪脖子树”等大批词汇列为禁搜词。所有这些,都证明,民意的反弹是何等强烈。而国内大学生挂横幅明嘲暗讽,国外留学生贴海报公开抗议,更为1989年六四事件后所首见。

曾因过去五年反腐(哪怕选择性反腐)而赢得一定民心的习近平,却因修宪、取消任期制而骤然失去民心。赢了权力,输了民心;得了皇冠,失了天下。从今以后,习近平面临的,将是当年意大利独裁者墨索里尼和罗马尼亚独裁者齐奥塞斯库所面临的窘境:人民背向着他,而他竟一无所知,或者,假装不知,不以为意。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