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僧侣救死扶伤,中南海尴尬莫名(陈破空)

4月14日,青海玉树地区发生强地震。就破坏规模而言,是近年中国地震灾害中,仅次于四川大地震的又一场大灾难。截至4月20日,即地震后六天,中共官方公布的死亡人数为2039人,但境内外藏人表示,实际死亡数字要高得多,中南海隐瞒真相。
2010-04-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发生于藏人聚居地的这场地震,重复了两年前四川地震的几乎所有悲剧,当局更重复了其所有过失和隐瞒手段。
 
若干中国地震专家,如沈宗丕、余向红和张德亮等,早在几个月前,就预测并向当局报告,玉树地区可能发生地震,并指出大致时间,事后证明,他们的预测,基本准确。但由中共官僚把持的“国家地震局”,不仅置若罔闻,还于今年3月9日宣布:“我国大陆暂时不会发生破坏性地震。”
 
玉树地震震中,接近州府所在地结古镇,该镇85%的房屋倒塌,其中,大量学校倒塌,大量学童被埋或死亡,重演“豆腐渣”惨祸。人们记得,两年前,四川大地震之后,当局曾发文,要求各地学校建筑必须能够抵御7级地震;并要求各地尽快完成对所有中小学建筑的防震检查与加固。玉树地震后果显示,当局并没有落实这一口头诺言。官方公布震级为7.1级,刚好超过学校建筑抗震保障的7级,让许多人怀疑,这不过是当局为新一波学校倒塌埋设脱罪的借口。
 
玉树地震后,首先投入救援的,并非中共军人,而是来自当地寺庙的藏族僧侣。地震刚一发生,幸存的僧侣们,便都奔赴倒塌的民居,奋力救死扶伤。在一些福利院,老师们跑光了,看护孩子的,只有赶到的僧人。面对10万人无家可归和露宿街头的惨状,僧侣们每天都在路边用大锅熬粥,供民众排队领取。几日间,从周边藏区赶来近万名僧侣,几乎成为最大救援队伍。
 
一马当先、舍身救人、扶危济难,又主办法事、超度亡灵、安定众生的僧侣们,是藏区社会中坚,也是藏人精神支柱。足见宗教的正气与力量,及其对社会的重要性。中共推行的世俗化、汉化、赤化政策,历半个世纪,竟难以动摇坚若磐石的藏传佛教传统。
 
震后第二天,才有中共军人出现。中共总理温家宝,于地震三日后,才到达灾区,不得不说出“僧人表现很好”这类话。主管意识形态的“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却指示宣传部门:“大力宣传人民解放军、武警官兵和公安民警……大力宣传在党中央、国务院和当地党委政府领导下……”只字不提埋头挖掘、默默救难、贡献巨大的僧侣们。
 
中共总书记胡锦涛,于地震四天后,到达灾区,他提出六点“要求”,其中两点,竟然是:“加强宣传舆论工作,确保社会和谐稳定。”可见,任何时候,中南海都将其政权安稳,置于一切之上,置于民众的生命与财产安危之上。
 
胡锦涛口称“救人第一”,但却拒绝外国专业队伍参与救援。两年前,中共先是拒绝外国救援队伍,受到海内外批评,几天后才勉强接纳,却已错过拯救生命的“黄金七十二小时”。如今,中共再次拒绝外国救援队伍,不仅错过拯救生命的“黄金七十二小时”,最后,仅允许来自台湾的一个医疗队前往参与救援,对其他国家,抱持拒绝到底的立场。
 
拒绝国际救援,让世人见证,身处二十一世纪的中共,又回归唐山大地震时代的形象,固步自封,闭关锁国,毫不吝惜生命。进步,还是倒退?行迹昭然。
 
中共拒绝外国救援队伍,找的理由是“重灾区的空间都很集中,空间比较有限;灾区路途遥远,交通通达能力有限,外国救援队辗转到达后恐怕难以发挥应有的作用。”这些话,只能忽悠国内老百姓。稍具常识者,都知道,各国抗震救灾专业队伍,其训练目的,就是克服各种恶劣天候、地理和交通条件,实现最快到达、最有效救援,否则,何以称“专业队伍”?说“空间有限”,正适于人员精干、装备精良的专业队伍发挥,而无需大量缺乏训练的军人、公安,拥塞于途。(大量军人、武警、公安进驻,名为抗震救灾,实为监民防暴。)
 
中南海拒绝国际救援,目的明显:不让外界了解藏人聚居地真相,隐瞒地震惨况。除了豆腐渣、死亡人数、僧侣救人等,中共还要遮掩的真相之一是:许多藏人祈盼,此时此刻,他们的最高宗教领袖达赖喇嘛能够前来灾区,带给他们最大安抚。出生于青海的达赖喇嘛,公开发函,慰问受难灾民;遥为受灾同胞祈祷、超度;并表示,愿亲往灾区,安抚灾民。
 
中共不敢回应,兀自装聋作哑。其实,这恰恰是一个天赐良机,制造中南海与达赖喇嘛接触的机会,缓和共产党与藏民族的对立关系。但,这种正常思维,只能属于正常社会。与文明世界遥遥脱节、处处持“敌对”念头的中南海,思维完全相反:抵御达赖喇嘛的影响力,抹煞藏人僧侣的救渡功德,监控灾区藏民,防堵抱怨和抗议。为此,中共上下,紧张万分,毛发直竖;严防死守,不遗余力。
 
(4/20/10)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