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陳破空:伊朗總統墜機身亡,中南海沒有悲傷 但肯定害怕

2024.05.25
評論|陳破空:伊朗總統墜機身亡,中南海沒有悲傷 但肯定害怕 今年5月19日伊朗總統墜機身亡,包括隨行的外交部長共9人; 圖爲伊朗首都悼念集會
路透社

190402-RFA-SC07-陳破空今年5月19日,伊朗總統墜機身亡,包括隨行的外交部長共9人。這是近年來國際間罕見而震撼的消息。儘管伊朗是共產中國的盟國之一,但北京方面,卻在延遲到不能再延遲之後,習近平才發出了唁電,文字如下:

“我謹代表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表示深切哀悼,向穆赫貝爾第一副總統、萊希總統親屬以及伊朗政府和人民表示誠摯慰問。萊希總統就任以來,爲維護伊朗安全穩定、促進國家發展繁榮作出重要貢獻,也爲鞏固和深化中伊全面戰略伙伴關係作出積極努力。他的不幸遇難是伊朗人民的巨大損失,也使中國人民失去了一位好朋友。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十分珍視中伊傳統友誼,相信在雙方共同努力下,中伊全面戰略伙伴關係一定會不斷鞏固和發展。”

與其他國家領導人相比,習近平的表態顯得與衆不同。且不說其中濫用“中國人民”或妄自“代表中國人民”,且說其文風和意圖:首先,伊朗總統座機出事後,各國領導人表達關切

,但北京方面卻是沉默以對,等待結果並算計得失;其次,當伊朗總統墜機身亡的消息傳出後,北京方面仍然等待了大半天,靜觀其他各國的表態;再次,當習近平發出唁電時,不僅成爲最晚發出唁電的外國領導人,而且,唁電的內容生硬刻板、華而不實。

唁電中,習近平的慰問對象:把第一副總統放在首位,因他馬上成爲代理總統,代表伊朗政府和權力;然後纔是萊希親屬。顯然,習近平的重點不是哀悼和慰問,而是中伊關係,即兩國政府間的關係,所謂“中伊全面戰略伙伴關係”。在中方看來,萊希是死是活,對這一關係無關緊要、無傷大雅。習近平只是借哀悼和慰問之名,強調中伊關係的重要性而已

其他國家,與伊朗關係較好者如俄羅斯、土耳其等國,表達爲“巨大的悲劇”、“難以挽回的損失”、“深切哀悼”、“尊重和感激”等;關係疏遠者如歐盟,表達“對家屬寄予哀思”;伊朗的周邊敵國如沙特、科威特等,得知飛機出事後,表示“密切跟蹤有關報道,祝願他們平安”、“準備提供任何伊朗需要的幫助”……

對比之下,只有中共和習近平,故作“高大上”、實爲假大空,毫無個人感情色彩而充滿黨文化色彩:虛僞,算計,利益至上,功利主義,把國家和政權凌駕於死者個人和親屬的不幸之上,並竭盡利用死者的剩餘價值。精緻的利己主義,盡顯中共黨文化實質:要黨性而不要人性。這也是習母齊心對習近平長期的言傳身教和冷酷示範的結果,惡之花。

很明顯,對伊朗總統墜機身亡,中南海沒有悲傷,更不會掉眼淚,但他們肯定害怕。害怕有三:

其一,伊朗總統墜機身亡,儘管普遍認爲是意外事故,但也不乏陰謀論:懷疑以色列或美國幕後動手,也有人懷疑伊朗內部動手、有人做手腳。如果中南海也在一定程度上疑惑於這種陰謀論的話,那麼,以疑心重而著稱的習近平也有理由擔心:有一天,他的座機會不會被人動手腳?

其二,伊朗總統一行所乘座機,是美國製造的老式飛機貝爾212型直升機,原是美國贈送給巴列維國王政府的禮物。在1979年發生伊斯蘭革命、巴列維王朝遭推翻後,奉行政教合一的伊朗伊斯蘭政權接管了這架美國飛機。令人驚訝的是,幾乎半個世紀過去了,親俄親中的伊朗現政權,竟然沒有使用任何俄國或中國製造的飛機,竟仍繼續使用這架老舊的美國飛機。

這次飛機出事後,伊朗當局即向美國方面求救,美方有意救援,但因“後勤問題”無法提供援助。事實上,這架飛機在濃霧中撞上山峯,當即墜毀,機上9人在幾分鐘內就死亡。即便美國出手救援,也爲時太晚而無濟於事。

聯想到中共領導人的專機,沒有使用中國製造的飛機如運-20或號稱大飛機的C-919,也沒有使用俄國製造的伊爾系列,而是使用美國製造的波音747和737。中共領導人對美國飛機的迷信一如伊朗領導人對美國飛機的迷信。伊朗領導人墜機身亡,難免不讓中共領導人害怕 — 他們所乘坐的也是美國飛機啊!

其三,部分伊朗輿論認爲,總統墜機身亡與美國對伊朗的制裁相關,因爲這種制裁,使伊朗無法得到這架飛機需要維修和更換的零部件,年久失修,終於發生機毀人亡的慘禍。伊朗前外長爲此猛烈抨擊美國,把伊朗總統之死牽強附會地扯到美國頭上。聯想之下,因極端反美、威脅臺灣並可能武攻臺灣的中南海,應該擔心,面臨美國的制裁和將來(入侵臺灣後)升級的制裁,一旦波音747或737 得不到美國的零部件供應,同樣的慘禍隨時可能降落在中共領導人頭上。

(本文僅代表特約評論員之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